葛福临论从父亲而来的教导,福音派、政治与地狱

葛福临牧师2018年出版的著作Through My Father's Eyes(通过我父亲的眼睛)。

被20世纪最伟大的传道人养育成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葛福临(Franklin Graham)牧师题为Through My Father's Eyes(暂译为“通过我父亲的眼睛”)的新作讲述的就是这个主题。

该书定于星期二由托马斯·内尔森出版公司(Thomas Nelson, Inc.)发行,整整写作了10多年的著作聚焦于作者从父亲葛培理(Billy Graham)那里获得的教导。

“对所有阅读该书的牧师和基督徒而言,我想让这本书能强化他们的属灵状态。我从观察父亲那里得到的教导,也能运用到他们自己的人生之中。”葛福临告诉基督邮报。

在《通过我父亲的眼睛》发布之前一天,葛福临与基督邮报进行了交流。除了该书之外,他还谈到了宣讲地狱、“福音派”一词的争议以及自己涉足政治的情况。

以下是专访的选录

基督邮报:你决心写这本书的意义何在?

 葛福临:好吧,过去12年一直在写这本书。萨姆·摩尔(Sam Morre),托马斯·内尔森出版公司首席执行官)曾说:葛福临,你需要写写你从父亲那里学到的东西,没有别人能从住在他家里、与他一同工作的视角来看他,而你接手父亲创立的机构已经20年了。”他还说,“你拥有别人没有的视角。你应该把这些都写下来。”

差不多一年之后,我又跟他谈话。“葛福临,你动笔了吗?”“还没呢,萨姆,我还没写呢。”我最终决定还是要写这么一本书。过去12年我们一直为此工作。

所以这不是我们着急忙慌中拼凑出来的东西,是我们一起合作了很长时间的作品。

基督邮报:在前言部分,你的父亲写到:“葛福临现在正在实现着我自己异象,与此同时,还将其拓展到神放在他心中的异象上。”你觉得你父亲在谈到“拓展到神放在他心中的异象上”指的是你所进行事工中的哪些部分呢?

葛福临:“在911事件后,(在纽约)应对这城市所发生悲剧的牧师、传道人、神父或拉比的人手不够。我们开始招募牧师来到这里,去医院、去那些人群聚集的地方。”

人们依然在寻找所爱之人。他们希望自己所爱之人依然被埋在废墟下,能活着被解救出来。因此,许多人在双子塔废墟前聚集。

结果就是,我们机构内部设立了专门培养这类专职牧师的部门。

我们意识到,如果你没有许可证的话,你就进不到纽约城的现场。那你如何拿到许可证呢?我们明白,你必须受过训练,然后要被国土安全部、联邦应急管理局之类的机构认可。

所以我们开始了这个过程,到今天我们培训了超过2000名牧师,都是有证书的,所以如果有类似加州、罗森堡、圣贝纳迪诺那样的枪击事件,我们就能让牧者在一小时之内到达现场,因为我们的牧师遍布全国。

他们能够对危机做出响应,开始协助救援,给人安慰,所以我觉得这可能属于我们前面提到的内容。

葛培理牧师(右)与儿子葛福临(左)坐在木堆上的照片,1958年。

基督邮报:在关于你父亲的这本书里,你还纳入了关于你母亲的一整章内容。对你而言,增加这一章节有多重要?

葛福临:不是我母亲的话,(父亲的)的事工不会达到这种成就。

父亲在和母亲结婚时,他从未出过美国。他最远的行程是从夏洛特去芝加哥。我的母亲出生在中国,她见过亚洲,她和父母到处旅行。她见过日本入侵中国,看到过人被刺杀、被枪击。

我母亲对世界的视野是我父亲当时所不曾具备的。她给了他极大的鼓励,要把福音传到地极。在我父亲出差时,母亲留在家中照顾孩子。

谈到我父亲是不可能不谈我母亲,那是因为在早几年的时候,他所看到的许多东西,很大一部分都是通过我母亲的眼睛看到的。

基督邮报:你提到了父亲反对普救论(universal salvation)以及他强调在传教中论及地狱的重要意义。美国有许多牧师在话题上犹豫不决。你对那些在论述地狱信息上有所犹豫的牧师有何建议呢? 

葛福临:你必须宣扬神之话语的全部。耶稣就教导过关于地狱的内容。

罪是有后果的。圣经说我们都犯了罪,从神的标准而言,我们都有所亏欠。罪的惩罚就是死。这就是为什么我父亲在传教时会邀请人来在基督这事情上做决定,他会进一步邀请更多的人,在每次宣教时都有成千上万的人来。要他们认罪、悔改,将信仰并信心交托给基督。

罪的下场就是地狱,而神所赐的礼物就是拯救与宽恕。神将天国与永生赐给我们,但唯有通过基督才能获得。

耶稣是历史上唯一一个承担罪之赎价的人。穆罕默德没做过。佛陀不曾做过。除了一个人,历史没有任何别人宣称承担了世界之罪的赎价,而这个人就是耶稣基督。

我觉得对我们福音派而言,重要的事是聚焦于圣经,聚焦于圣经的权威,这是神的话语,每一个词都是真实的。每个词都有用处。

我们不应该为圣经的任一部分羞愧,而要传讲神之话语的全部。

葛培理牧师(右)与儿子葛福临在中国的长城上,1988年。

基督邮报:你写到了令尊如何下决心永远不让批评使他从传福音中分心。当你自己经历了批评,那你从令尊的榜样中学到什么呢?

 葛福临:我父亲总是说“没有冒犯,就不用防范。”在别人攻击你的时候不用反唇相讥,继续原来的事情就可以了。我觉得这是好建议。

我知道,有许多次自己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被批评。我只是继续做下去。有时批评是言之有理,有时却并非如此。如果你想要跟他们对抗、争辩,那就会带来很大的分心。

保罗在圣经中就无用的争论发出过警告。我觉得重要的是继续做神呼召我们所做的工。

我认为我们应该在一些事情上发出声音来,尤其是道德问题,我们为此被批评,不过这些是道德问题,而我认为既然我作为牧师,那就有权在道德问题上发出声音。

基督邮报:在第八章里,你记叙了令尊在苏联的传教事工以及当时他如何担心自己的访问被用于政治宣传的目标。你如何确保自己的事工不会被政治宣传的目标所绑架呢? 

葛福临:这是我在论及祷告那章里提到的内容。我们做的一切事都要在祷告中去做。我父亲总是相信“祷告、祷告,还要祷告。”我们应该谦卑地祷告,我们应该带着感恩祷告,我们应该以信仰祷告。

魔鬼想要劫持我们的事工。他想要然我们改弦易辙。我相信我们要靠祷告保护自己,请求神来带领、指引我们人生中前行的脚步。

基督邮报:稍微谈谈书以外的话题,从2016年开始,就“福音派”这术语本身有许多讨论,感觉有些人就这词的使用有“争议”。你对此看法如何? 

葛福临:这对我并不重要。我会继续做我要做的事情。那就是传道。耶稣给出了命令,那是在他离世的时候,要我们去万邦给人施洗,让万民成为门徒,去传讲福音。这些命令并没有被撤掉。在今天依然有效。

我打算继续传道,告诉芸芸众生们神爱他们,神终有一天要审判我们,神愿意赦免了我们的罪,他愿意邀请我们与他共渡永恒。

作为福音派,我相信自己的责任在于向一个病态、病死、充满妥协的世界宣扬耶稣基督的福音。

基督邮报:葛培理常常强调,一切都在于福音,没什么该让我们从福音上分心。对基督徒或者说尤其对福音派而言,在今天是不是更要恪守这条建议呢?

 葛福临:世俗文化变化如此迅速,所发生的一切正如耶稣所说的那样,我们生活在世界之中,但我们不应该成为世界的一部分。今天有许多教会、许多基督徒想要适应世俗文化,觉得他们能够调整自己的侍奉、自己的外拓事工,在看上去、闻上去、尝上去更像世俗文化一样,这样才会更吸引人。

我们需要告诫自己,不要效法世界。我们不一样。我们要宣讲真理。我们要宣讲圣经的全部。

葛威尔(Will Graham),葛福临、葛培理。

基督邮报:2011年时,令尊在接受《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采访说,如果他能改变自己传教生涯中的任何一件事情,他会“与政治划清界线。”还说“回顾既往,我知道有时候我越线了,我现在就不会做那些事。”10多年过去了,你是否想过自己也会说同样的话呢?

葛福临:毫无疑问。我觉得这是一直徘徊在我脑海中的事情。

2016年时,我拜访了每个州的首府,举行祷告拉力活动。我并没有给唐纳德·特朗普背书,我也没有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在我们出发时,共和党的候选人还没决定。不过我鼓励人们祷告。我对共和党并不抱希望,我对民主党或其他任何人更不抱希望。我对这个国家所抱的唯一希望是神。

我想要人们为这个国度祷告,然后我鼓励他们去投票。我并没告诉他们要给谁投票,但我鼓励他们去投票。我想,也许在许多许多年里,这次选举中基督徒投票数量是最多的。

我想要人们继续去投票。我们的国家处在麻烦中。这是道德、属灵上的困境,我们需要男女基督徒来竞选公职。

我也鼓励基督徒竞选学校董事会。我们需要夺回学校。我们已经把学校丢弃给了世俗派和进步派。我想要基督徒们竞选学校董事会。

如果我们能在本地夺回学校,过段时间我们就会夺回大学,然后就会对这个国度产生巨大的影响。

基督邮报:你希望读者能从书中收获哪些启示?

 葛福临:神能在一个人的人生中做成什么。如果你愿意信靠神,相信他、追随他,而且,这一步步的足迹,看着我父亲,他在人生中的一个个足迹,他追随在天国之父神的足迹。这引领着他,指示着他。

我父亲的人生道路由神指引。我觉得,如果有人翻翻这本书,阅读一下,那他们会看到并且理解,那并不是葛培理,在他的每一步之后都有神在。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