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福临为特朗普背不出使徒信经辩护:“法利赛人正盯着美国总统”

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和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比尔·克林顿以及其妻子们站立背诵使徒信经,这是他们共同出席在哥伦比亚特区华盛顿市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的乔治H.W.布什总统葬礼,2018年12月5日

著名的福音派人士葛福临(Franklin Graham)为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无法在前总统乔治H.W.布什于星期三举行的葬礼上背诵出使徒信经而辩护。

葛福临是已故传道人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儿子,葛培理布道团(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主席,他在自己的脸书上撰文回应那些指出特朗普是唯一一个在华盛顿国家大教堂举行仪式中背不出使徒信经的美国总统。

葛福临已经多次发声支持当前政府的政策,过去也曾在脸书上为特朗普辩护,他将特朗普未能背出使徒信经(宣布对天父、基督和圣灵的信仰)与自己不愿在教会里唱歌相提并论。

“猜的到吗——我通常不在教会里唱歌。为什么?因为我找不着调门!而且,我没节奏感。”葛福临写到,“我必须看着有人打拍子,否则就走调了,所以通常只是袖手旁观。有时候你也可以环顾一下教会——许多人其实并没有在歌唱。”

葛福临然后责媒体因为特朗普无法背诵信经而发动暴风骤雨式的进攻。

“媒体和憎恨特朗普的人就不觉得羞耻吗,不能放过一位备受尊敬的前总统的葬礼,别在这上面找特朗普总统的茬了吗?”葛福临问。“可耻的是这些人。找茬的人总会指指点点。相反,我们要感谢总统为我们国家所做这一切(有非常非常多)无与伦比的好事,要在我们的祷告中提到他和梅兰妮亚(Melania)。”

因为特朗普政府的反堕胎政策、任命保守派法官并誓言保护宗教自由,他被一些保守派福音领袖视为史上最“对信仰友好”的总统,而许多媒体工作的人则聚焦于总统在信仰生活中的不完美之处,质疑福音派为何支持他。

紧密团结起来、并以非正式方式支持特朗普政府的保守派福音领袖们,在过去两年中不得不回应对特朗普信仰生活、道德缺陷以及在教会中失误的批评。

“嗨,葛福临,这就是你的’福音派总统’,甚至在你父亲好友的葬礼上都背不出使徒信经,”当下的流行歌手理查德·马克思(Richard Marx)在推特上说,“也许他认为那是下一部史泰龙和麦克·B·乔丹的电影名字吧。”

自由派谐星史提芬·科尔伯特(Stephen Colbert)也在CBS台的星期三晚的“晚间秀场”(The Late Show)上嘲笑特朗普总统。

葛福临还在自己的推特网页上提到了许多评论。

“法利赛人们正紧盯着总统,因为他没有在老布什总统的葬礼上唱歌或者背不出使徒信经。”年已66岁的葛福临写到。

老布什葬礼后,葛福临并非唯一一个站出来为特朗普总统辩护的福音派领袖。

“我曾站在特朗普总统身边,听到他背诵主祷文,葛培理葬礼时我坐在他身后,看他和第一夫人唱‘颂赞耶稣圣名’(All Hail The Power of Jesus’ Name)。”特朗普总统最忠实的福音派支持者之一,达拉斯第一浸信会(First Baptist Dallas)牧师罗伯特·杰夫里斯(Robert Jeffress)告诉基督邮报。

杰夫里斯宣称,媒体紧咬着特朗普没背诵信经不放是“故意制造争议”以及“由特朗普总统憎恨者们烹制”的“乌有饼”。

杰夫里斯还说,有时他在自己的教会里也会因自己的想法“太心烦意乱”而无法唱赞美诗或者背诵经文。

“我可以想象,自由世界的领袖在脑子里也会有这么一些事情。”杰夫里斯解释到。

保守派人士,弥赛亚犹太人(Messianic Jewish)、电台主持人、作家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在一篇专栏文章中写到,无论总统是不是背诵了还是背得出背不出使徒信经就根本不应该是值得关心的事情,因为特朗普“既非我们的模范基督徒领袖,也不是我们的基督徒榜样。”

“他的沉默与我毫无关系,因为我宁愿有一个信守对福音派承诺却没有公开敬拜的总统,而不需要一个公开敬拜却对我们言而无信的人,”布朗写到,“一个热情、忠诚、稳重、成熟的福音派基督徒会比像特朗普这样有坚强、决心的总统更好吗?”

他还说,只有神知道特朗普不背诵信经的理由。

“哪怕是最糟糕的情况,也就是说,就算他的沉默是因为他并非耶稣真正的信徒,那也只是确认了关于他是‘居鲁士’的预言,”布朗写到。“(也就是说,神兴起他是为了神自己的良好用意,哪怕特朗普自己并不认识神,就像神曾兴起居鲁士一样,居鲁士是崇拜偶像的异教君王,参见以赛亚书45章1-4节,并且尤其要仔细关注第4节最后几句话。)”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