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巴勒斯坦的事实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基督邮报或其编辑的意见。

(图片:路透社/AMMAR AWAD)耶路撒冷老城圆顶清真寺(左)和西墙(中)的全景照片。2017126日。

谁是这块世界上最有争议土地的合法拥有者?每个人对这举世瞩目的问题都有自己的看法。圣经预言了将有这么一个日子,以色列国,特别是耶路撒冷,会成为地上各国的重石头。在最近这些政治事件中,我相信我们正看到撒迦利亚2600年前所写内容的展开。媒体、政客、流行文化再一次又把犹太人挑出来归咎于他们。这是因为许多人选择去相信一个流行的谎言,无视关于巴勒斯坦的事实。

撒迦利亚书12章3节:那日,我必使耶路撒冷向聚集攻击她的万民,当作一块重石头;凡举起的必受重伤。

当你把以色列-巴勒斯坦降格到荒唐的境地,你才会发现其根源所在。原因就在于关于所有权的谎言,而我会特别称其为“巴勒斯坦谎言”。

巴勒斯坦谎言的前提很简单:谎言重复次数足够多,大家就都相信了。这策略非常有效,有效到了甚至很少能找到一个人来诚实回答这三个根本问题的程度:

谁是巴勒斯坦人?他们从哪里来?他们宣称拥有圣地的诉求合法吗?

在我们深入研究之前,我想先提出一个重要观点。本文并不想要妖魔化所谓的巴勒斯坦人。本文的目标在于关注造成中东当前局势并使之不断恶化的谎言,以及这谎言最终会成为让所有国家都反对以色列的炮弹。在你阅读的时候请明白这一点:神差遣他的爱子为所有人而死,包括以色列人也包括外邦人。神也爱着这块争议土地中心的阿拉伯人。

巴勒斯坦谎言其实相当简单:人们反反复复重申存在一种叫巴勒斯坦人的人,并且以色列是占领军的谎言。你如何反驳一条谎言呢?你用真理直面谎言。这不仅仅是个人意义上的真理,而是根植于历史、文献以及可验证事实的真理。考虑本文读者的时间,我并不打算用一篇博士论文那么长的东西来讲圣地属于谁,不然太冗长了。我鼓励你亲自来研究一下,为你自己来考究一下事实,得出合乎逻辑的结论。我也想要简单提一下能够回答这三个根本性问题的几点历史、圣经的事实。

巴勒斯坦人是谁?

巴勒斯坦、巴勒斯坦人这词最早可以追溯到主后第二世纪。这是文献确凿的历史记载,事实就是罗马帝国及其统治者哈德良想要让这块土地上摆脱犹太人身份认同。他使用以色列古代敌人非利士人(Philistines)的名字来将这块土地重新命名为巴勒斯坦(Palaestina)。非利士人的土地原本位于现在以色列的北方,也就是黎巴嫩和部分叙利亚的靠海地区。

直到1948年以色列宣布独立建国之前,巴勒斯坦这术语很少被使用。直到1960和1970年代,这个词依然没有被广泛使用。亚西尔·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是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的主席,他的目标是要让没有历史先例的人和目标合法化。巴解组织想要通过武装斗争解放“巴勒斯坦”。1994年起,巴勒斯坦权力机构((Palestinian Authority)就开始统治所谓的巴勒斯坦人。

巴勒斯坦人从哪里来?

纵览历史,从来没有什么单独的巴勒斯坦人群体。这是阿拉伯人生造出来的词语,指称那些占领加沙地带、西岸和以色列其他部分的人。这些是来自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和其他周边国家的阿拉伯人。有争议地区的阿拉伯人都能将自己家族最近的历史追溯到以色列的邻国。尽管说这些阿拉伯人的孩子出生在有争议地区没错,但他们是生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而不是生活在被占领区域的巴勒斯坦人。

这些所谓巴勒斯坦人宣称拥有圣地的诉求合法吗?

简单回答就是:不。诉求如若要合法,那你必须有历史先例在,但以色列的土地上从来没有存在过什么巴勒斯坦人。问题在于:我们回到讨论合法性的原点,如果你将一个谎言重复言说了足够多的次数,那人们就会相信的。

像亚西尔·阿拉法特,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还有欧盟、联合国这样的个人和机构都在推行一个扭曲的历史观,主办基于错误前提的谈判,其虚假的前提就是阿拉伯人(在没有历史依据下)应该获得合法属于犹太人的土地。让一切雪上加霜的是,还有一些打着福音派基督教旗号的领导人想要让巴勒斯坦人的目标合法化,比如像检查站的耶稣(Christ at the Checkpoint)等组织。

数年之前,教宗方济各做出了一个非常令人遗憾的举动,他正式签署了承认巴勒斯坦国家地位的文件,并由梵蒂冈当局使之立刻生效。还有报道说教宗称马哈茂德·阿巴斯为“和平的天使”。这说法至今依然被媒体质疑、考究,所以我们不会基于此内容发表评论。事实就是,当教宗作为一位全球焦点人物,与一个像所谓巴勒斯坦人这样无法理依据的组织签署条约时,该组织就立刻在数百万人中获得了公信力,无论事实本身如何。再加上社交媒体的喧嚣和美国许多大学校园里的反犹活动,你就赢得了基于谎言而没有任何其他依据的目标。

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被平等对待,阿拉伯劳工则成群结队去以色列的工厂工作,他们的状况与那些在西岸的阿拉伯人截然相反,工资有时是阿拉伯雇主出价的两倍。以色列的阿拉伯公民享有当代社会的各种便利条件以及稳定的政府。相形之下,巴格达、大马士革或者开罗那些可怜的境况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统治机构拿走了西方原本用来改进所谓巴勒斯坦人生活条件的援助。绝大多数的钱都流进了政府官员的宦囊,也有被用来购买武器,发动伊斯兰圣战,袭击以色列公民和居民。哈马斯暴徒的常规操作就是把自己的武器放在操场、清真寺和平民家中。所有这些行为的潜台词就是要迫使以色列坐在那些叫嚣要消灭以色列组织的谈判桌对面。

关于两国方案:以色列在谈判桌上提出了许多主张都被巴解组织断然拒绝。土地换和平不可能有用,因为阿巴斯和哈马斯归根结底不想要两国方案。他们的目标就是要掌控一切,主宰耶路撒冷,使之成为自己的首都。

这块土地上的犹太历史又如何?

重申一下,单独就这块土地上的犹太历史而言,我能写下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事实甚至可以追溯到摩西之前的时代,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之时。但为行文简洁,我还是扼要讲讲吧:

神将这块土地应许给了亚伯拉罕和他的后裔。

创世记15章18节起:当那日,耶和华与亚伯兰立约说:“我已赐给你的后裔,从埃及河直到幼发拉底大河之地,就是基尼人、基尼洗人、甲摩尼人、赫人、比利洗人、利乏音人、亚摩利人、迦南人、革迦撒人、耶布斯人之地。”

出埃及记6章7节起:我要以你们为我的百姓,我也要作你们的神。你们要知道我是耶和华你们的神,是救你们脱离埃及人之重担的。我起誓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那地,我要把你们领进去,将那地赐给你们为业。我是耶和华。

撒母耳后记7章10节起:我必为我民以色列选定一个地方,栽培他们,使他们住自己的地方,不再迁移;凶恶之子也不像从前扰害他们,并不像我命士师治理我民以色列的时候一样。我必使你安靖,不被一切仇敌扰乱……

犹太人在圣地持续存在了超过3500年,比伊斯兰教早2000年。圣经至少提到耶路撒冷806次。古兰经提到耶路撒冷0次。耶路撒冷被称为伊斯兰教第三大圣城只是当代编造的神话,目的就是给没有历史依据支持的诉求以合法性支持。在奥斯曼帝国统治这块土地期间,耶路撒冷处在完全的衰败之中。确实,在主后132年的巴柯巴(Bar Kokhba)革命后,只有很少的犹太人居住在这块土地上,但也的确有少数犹太人成功地居住在以色列地。整个中世纪,小的犹太社区一直存续在隐基底(Ein Gedi)和戈兰高地(Golan)上。

今天的政治势力似乎倾向于分割神的应许之地。圣经反复警告说,在未来的日子里,列国想要毁掉神所成就的事情。

约珥书3章1节起:到那日,我使犹大和耶路撒冷被掳之人归回的时候,我要聚集万民,带他们下到约沙法谷,在那里施行审判;因为他们将我的百姓,就是我的产业以色列,分散在列国中,又分取我的地土,且为我的百姓拈阄,将童子换妓女,卖童女买酒喝。

创世记12章1节起则写到:耶和华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

与政治势力间的协议和人的诺言不同,神的话语永远真实,他的约与他的圣名一样确定不易。很明确的是,欧盟、联合国,不幸的是还有美国正对以色列施加极大压力,逼迫其放弃自己的土地。与敌对的政治大环境沆瀣一气的还有教宗对巴勒斯坦的立场、消灭以色列的叫嚣以及大学校园里的反犹主义、许多领袖在社交福音领域的洗脑,以及教会中发生的运动,这些构成了完美的风暴。不难看出,在不远的未来,耶路撒冷确实为成为一块重石头。

朋友啊,当你看到充满仇恨、无知、偏见的反以色列反犹太宣传时,要明白其源头何在。撒但仇恨以色列,仇恨以色列民,仇恨以色列的神。诸先知、圣经、诸使徒和早期教会都在这块土地上诞生。福音从那里被传扬开去。大宣教使命的起点就在橄榄山上,在但以理说的第70个星期中,将增到有144000位犹太福音派来宣扬因信耶稣而得拯救。像法老、哈曼、希特勒这类人,还有即将要到来的敌基督,都曾试图或者将要努力废弃神的应许。圣经告诉我们,在圣地归属问题上,神将最终决定一切。

基督徒们现在应该做什么?

要明白,中东政局动荡只是表明主再临的一个标记。我们应如其所是地看待以色列-巴勒斯坦问题:这是有人企图颠覆神的作为。无论各派或社交福音团体如何叫嚣反犹论调,我们都能选择保持沉默。

我们应该带着爱去接触所有犹太和阿拉伯人,成为基督福音的勇敢见证。基督徒应该支持以色列,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向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展示出同情心和爱。坚定地支持以色列也许政治不正确,但历史会证明这才是应该做的事情。

我觉得很可悲,而且坦白说,在良心上很难认同的事情就是,犹太人在全世界被折磨、流放、迫害了2000多年,当他们回到自己正正当当的故土之后,世界上大部分人还想要驱赶他们。

在考察了相关证据并看到了关于巴勒斯坦的事实之后,我们一定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从来就没有什么巴勒斯坦,也不存在巴勒斯坦人。

归根结底:关于巴勒斯坦人的谎言似乎已成为让全球舆论哗然的焦点问题之一,最终会让耶路撒冷成为圣经所说的那块重石头、那令人昏醉的杯。全世界似乎都在叫嚣要让犹太人从应许之地消失,把阿拉伯人当成合法的主人。我们当前所看到的一幕正是以色列和耶路撒冷成为地缘政治焦点的末日景象。没有谁知道主再临的日子与时辰,但从最近的这些事情来看,我们似乎比以往更接近那一刻。主必要来。

霍华德·格林(Howard Green)带领圣经教导和福传事工Concerning The Times。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