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蒂姆·凯勒:文化在推销没有神的福音,主日学对基督徒孩子们远远不够

蒂姆·凯勒:文化在推销没有神的福音,主日学对基督徒孩子们远远不够

夏威夷,希洛(Hilo)的儿童事工。 | (图片: Unsplash/Erika Giraud)

当代世俗文化正迈上向基督徒传福音的征途,主日学、教会礼拜和青年小组已经不足以使基督徒的孩子们免受其没有上帝之新福音的影响,纽约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创始牧师蒂姆·凯勒(Tim Keller)发出如是警告。

星期三时,在Q观念(Q Ideas)创始人加布·里昂(Gabe Lyons)所主持的一次问题讨论会上,凯勒发出警告说,美国的世俗文化正处在这样一个节点,就是“唯一的罪就在于告诉别人他有罪,”而传统的新教教理指导需要让基督徒孩子们做好更好的准备,让他们能够应对一个自己会被社交媒体上新款世俗福音持续轰炸的世界。

“大致这么说吧,其余每一种文化总是在教导,真理是在我之外的一项东西,可能是家庭、神,为国家而死,成为一个有尊严有价值的人,真实等等,你必须找到真理然后让自己的感觉服从真理。现在的理解是,真理在你之内。你走到你的内部,发现巨大的深层内容,然后你出来了,你告诉其他所有人,你们现在要适应我。”凯勒说。

“这意味着,我们是第一种不仅不相信外在真理,并认为这一切都是主观的文化。此外,这也是第一种不仅仅认为基督徒错了,更认为他们是一种问题的文化。”他解释到。

凯勒说,当代的世俗文化,现在正处在这样一个状态,就是人们相信他们需要从自己需要从上帝而来的拯救这样的观念中被拯救出来。为了达此目的并且实现他们的拯救品牌价值,必须传福音给基督徒:

“后基督教文化基于脱离基督教。如果你去中国或者非洲,你对万物有灵论者或者儒教分子这类人交流,他们也许会认为你错了。他们甚至打算杀了你,因为他们觉得你是帝国主义者。但当代世俗分子真正想要说的是,我们需要从我们需要被拯救这样的观念中拯救出来。我们需要从我们需要被救赎的观念中被救赎出来。”凯勒告诉莱昂。

“唯一的罪就是告诉别人他们犯罪了,这意味着自由的唯一途径实际就是将你从基督教中解脱出来,这意味着我们世俗文化部仅仅是后基督教的。从一定意义上说,这相当像基督教,因为它拥有一切与基督教相同的价值观。但他们想要离开神而获得这些东西,并且需要去改造基督徒。”凯勒继续说到,“它以我们为目标。我们不能存在在那里,因为我们才是问题所在,所以从根本上说,它想要传福音给我们。也许我不该这么说:他们想要把我们转变为世俗主义者,极端重要的地方在于我们要皈依他们。”

尽管当代世俗主义者的教导互不相干,凯勒说,他们许多主题叙事被猛力推销到了基督徒青少年这里,基督徒青少年需要超越传统新教教理的全新保护以对此回应。

蒂姆·凯勒博士(Timothy Keller)在救赎主长老会(Redeemer Presbyterian Church)举行的全球城市运动日(Movement Day Global Cities)活动中发言,2016年10月27日,纽约市贾维茨会展中心(Jacob Javits Center)。

“查尔斯·泰勒(Charles Taylor),就是那位伟大的哲学家查尔斯·泰勒,他说世俗主义并非用论证的方式来向前发展的,而是用将一些事情自动当成理所当然的方式来推行。所以举例来说,他会说,他称呼他们为封闭的世界结构,而我称呼他们为叙事——身份叙事就是,你要真实地成为自己。你必须朝里面看,看看你是谁,并且真实面对自己。幸福的叙事则是,你永远不要为了任何人牺牲你自己的幸福。最终,你也不能为别人牺牲你的幸福。自由的叙事则是只要我不伤害别人,我就应该活我自己想要的生活,”他说。

“真理的叙事则是所有真理的说法都是由社会所建构的,唯有科学才是我们的救赎。道德主张则是所有道德都是社会建构的,然而我们需要为公正而努力。查尔斯·泰勒说,这些说法都不是论证。事实上,它们都是一些前言不搭后语的东西,不过它们被放在那里当成宗教信仰一般的前提,而且因为社交媒体的存在,这些玩意让你看着就是想当然如此,只有邪恶的人才会反对。”

“从这种意义上说,它们都是宗教。它们是基于信仰,而不是理性的论证。它们必须从信仰角度被接受。从一定意义上说,它们语无伦次。然而,如果你否认,那你就是在诋毁。”他继续说到。

“现在我们对孩子们听说些什么内容并没有太多控制……而且社交媒体则接受了上面这些信条,那成为自我意味着什么呢?自由意味着什么呢?幸福是什么意思?这些问题追逐着你的孩子们。所以,基本上说,它们被灌输了新的教条。因此如果你带孩子们去教会并去主日学或者青年小组,那和他们正在接受的东西不可同日而语。” 救赎主长老会的创始人解释到。

按照凯勒的说法,培养基督徒孩子们的办法已经过时了。

“我们所有的教理问答都是合乎圣经教义,你就是把这些东西放在那里。你说神是三位一体的,耶稣是神的儿子,但你并没有将这些内容与我刚刚提到的这些叙事内容联系在一起,所以你无法让你的孩子们也将这些内容联系起来。”他说。

“当耶稣说你必须失去自己才能找到自己,你必须背起你的十字架跟从我,这直接违背了身份叙事。这应该是我们做教义教学的核心,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实际上并没有以一种帮助他们分析文化的方式来教导我们的孩子。我们给他们的是这些抽象的那种三四百年前制定的教义。”他解释说,“我不会改变教义,圣经就是圣经。都是同样的教义,但你如何呈现的方式则必须改变,否则我们并没有真正给孩子们传承文化。我们没有把他们培养成基督徒。”

在同一次会议上,加州西米谷基石教会(Cornerstone Church in Simi Valley)的创始人陈恩蕃(Francis Chan)提到,尽管一些基督徒父母很担心未能在疫情期间将孩子们带去教会,他们需要在孩子属灵培养方面更多努力。

“我听说很多教会因为我们的孩子,他们又要一起聚会了。我就说:‘弟兄啊,上帝应该在那里叫醒你。父母应该教导他们的孩子。’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爸爸们,要站出来,相信永生神之圣灵在你的身体里,你可以带领这个家庭。如果他们没有装备好,那就想办法做好。父母们,你应该带领你的孩子。”陈恩蕃说。

皮尤(Pew)研究中心2019年10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现在只有65%的美国人自认为是基督徒,而那些认同为无宗教信仰的人(包括无神论者、不可知论者和不认同任何宗教的人)则膨胀到人口的26%。自认为基督徒的美国人数量的下降与10年前相比下降了12%。这种下降在多个人口统计中都能看到,但在年轻人中尤为明显。

公共宗教研究所(Public Religion Research Institute)在2016年就美国人为何要离开宗教而进行的研究也表明,越来越多的美国成年人加入到没有宗教信仰的队伍中,并称这是 “由那些从小有宗教身份的人的出走所导致”。如今年轻的美国人也比老年人更有可能在没有宗教身份的情况下长大。

最受欢迎

更多教会与事工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