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被屠:受召悲痛

(图片:Carl Court/Getty Images)一位女士在棺材入土仪式上抱着一位哭泣的婴儿,该葬礼为复活节袭击事件中的罹难者举行,2019年4月23日,斯里兰卡尼甘布。

复活节主日,将近300位斯里兰卡的礼拜者在恐怖袭击中丧生,还有约500人受伤。当基督徒在家中安然享受节日时,看到新闻跟进报导这场发生在原本应该是安全并神圣之日所发生袭击事件是何等可怕的事情。从该起事件之后,我看到了许多仁慈慷慨的基督徒团体发出声音,讲述我们需要如何援助斯里兰卡。我当然赞同我们要用实际并祷告的方式来伸出援手,也觉得在整件事情中我们忘记了一个前提,这是我们基督徒常常忘记的事情:受召悲痛。

今时今日,是不是这样的悲剧已经如此普遍,让我们的文化都不会暂停一下了吗?我们真有没有停下来为丧生的基督徒,仅仅是因为信仰而被杀者们哀恸呢?当我们的弟兄姊妹为信仰被杀戮,而我们自己在美国却身处安然时,我们是否有沉重的悲痛之感呢?我们理当如此,因为耶稣就曾这样。

有种说法是,最有名的圣经经文是“耶稣哭了”,这向我们展示了悲痛的属神榜样。这段经文是耶稣听到他朋友拉撒路得了重病后的事情。对于拉撒路生病一事,耶稣的回答是:“这病不至于死。”最终,这病不至于死是因为耶稣让拉撒路从死里复活,将悲剧变成属神荣耀的见证。然而,当耶稣到达拉撒路家乡时,他知道了自己的朋友已经死并埋在坟墓里。他,耶稣,神的儿子,“就心里悲叹,又甚忧愁。”然后,他与拉撒路的姊妹同哭,为那没有他亲密朋友的世界而悲痛。

这只是圣经记载的许多悲痛实例中的一个。我们绝对是受召来信靠并寄希望于主,但如果我们相信眼泪并非治愈过程的一部分,或者认为成为好基督徒就意味着因为逝者已经去了更好的地方而要假装死亡并不可悲,那就大错特错了。恕我直言,我觉得如果神的儿子也嚎啕大哭,那我们也应该这样。

马太福音5章4节告诉我们:“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我相当确信,神并不会在他不宽恕的事情上给予祝福。那他为什么这么说呢,除了像“神亲近那些伤心之人”之类,如果向悲哀之人表示慰问不重要,那神又何必说这个呢?

在旧约中我们也能看到这点,伟大的国王、诗篇作者大卫写过:“他医好伤心的人,裹好他们的伤处。”我能列举更多例子,但圣经向我们展示了神并不受我们悲痛的影响和打扰,因为哀伤并不是罪。他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如果我们是按照他的形象所造,那我认为神也就会感受到公义的愤怒、哀伤和悲痛,就像我们一样。

耶稣是完美的,他的人生是无罪的人生。所以,如果在得知拉撒路死亡之后对耶稣而言最好的反应就是立刻去拉撒路那里并治愈他,那耶稣一定会这么做。但并非如此。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与拉撒路的姐妹们一起悲痛,然后再行一个神迹。当耶稣哭泣而旁观者看到的时候,犹太人是这么评价耶稣和拉撒路的关系的:“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

要帮助我们在斯里兰卡的弟兄姊妹们是好的。是的,我们应该伸出援手并且为那些受迫害的人祷告。确实,正如雅各所说:“信心若没有行为就是死的,”因为当有人向我们寻求帮助时,仅仅祷告而不去满足他们的物质需要是不好的。不过,如果我们没有展示出神充满爱的仁慈,那他们又如何因着我们看到神的爱呢?

我不认为我们也能全然肯定地说耶稣只是流出了同情的眼泪,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他内心有多忧虑。看到他向着拉撒路和他家人的温柔与同情,这也让我想起主在最后通往十字架上之死过程中所承受的无比痛苦。他在客西马尼祷告数个小时,甚至血如汗滴下!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觉得能看到我们完美的神体验到一个人所能知道的最紧张的情绪,这是何等美好而感人的事情,而且这丝毫无损他的神圣。

我为我们已逝的斯里兰卡弟兄姊妹悲痛,效法基督的榜样。我心因这袭击中严重不公而沉重,我灵因我们周围的邪恶压迫而不安。我希望我们都能热切帮助斯里兰卡,让我们的信心付诸行动,但我们不能无视要我们悲痛的呼召。如果我们的关爱和同情并不显著,那对我们的善工会有何影响呢?我首先选择哭泣。

Autumn Miles是Autumn Miles Ministries创始人,该机构致力于提升女性的思维方式。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