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方济各的死刑宣言是基督徒们的一个良机

(图片:路透社/TONY GENTILE)教宗方济在保罗六世大厅各带领会众,2017年2月8日,梵蒂冈城

教宗近日做了一件唯有教宗才能做的事情,他发布教宗公告以改变罗马天主教会的一项官方立场。教宗2016年呼吁全球废止死刑,现在已经进展到了要改变官方教义,宣布死刑是“对于人的不可侵犯与尊严的攻击”。

现在,在你让自己陷入关于教宗是不是无谬误或者教宗是不是能对各个根本不承认神、圣经或教会的国家、人群发布这样的公告这类争论之前,我们先考虑这三个内容:

今天,全世界都在问:“圣经是怎么说死刑的呢?”十诫将被公开朗诵,那些赞同教宗的人会引用马太福音5章17节、约翰福音5章39节、路加福音24章27节以及罗马书12章19节。他们会谈论耶稣。在与引用这些经文之人的对话中,那些相信神曾清晰表达过对死刑授权的基督徒则会引用创世记9章6节和罗马书13章1-7节。在我们文化对话的背景下思考片刻吧。这是基督徒的良机,可以谈论神——以及那些按照神之形象所造的人——作为道德的人,必须在道德上有所负责。这是谈论公正的良机——永恒的公正与暂时的公正。这是谈论在天国运行原则的良机,并将其运用于此以及如何运用到世间这些国家的良机。这才是“使者”该做的,而我们也就是这使者。

第二,修改的《天主教教理》( Catechism of the Church )文本说死刑是“对于人的不可侵犯与尊严的攻击。”这是什么意思呢?这意味着每个人的生命——从怀孕到自然死亡以及永恒——都有其固有内涵、尊严和价值。没有什么人或组织有拥有夺取他人生命的权力,无论我们觉得自己可以变得多好、多伟大、多有价值。这会让我们深入到关于如何对待罪犯的对话,也敞开了谈论人类生命独一性以及死亡文化的对话。

第三,关于刑罚的对话是关于公正的最终对话。公正是什么?谁有定罪的权力?基督徒在这里能发现谈论神作为生命、法律赐予者、坐在最终审判台上这类话题的良机。这对话必然包含对美国体系中系统性不公正的确认与坦白。基督徒在现实世界中有真正的工作要去做,以保证所有人都获得自由与公正。

触及问题关键所在

教宗的立场基于十诫之“不可杀人。”如果将其绝对化,我们又如何理解摩西律法里其他那些概括了人因为罪不仅要从社群中被剪除、并且要剥夺生命的律令呢?耶稣被定十字架,这就是罗马政府所使用的一种死刑,被认为是神用来进行永恒救赎计划而所做的工。这是不公义、不正当的吗?是的。这也是神的旨意,以此让罪对生命的权势、罪在死亡中的刑罚得到永恒的满足吗?是的。从最不公正——死在十字架上——而来的公正,恰恰是问题关键所在。

我们生活在一个堕落的世界,人们相互做着恐怖的事情。当保罗写信给罗马的基督徒说神授权给政府佩剑时,他这么做的时候知道基督徒正每日每天因为这剑而丧生。所以,结果就是,他也将死于这刀剑下。不过,不公正地使用权力并不会改变政府乃是为执行公正、抑制邪恶的目标而挥舞刀剑这一事实,必要情况下也包含死刑。对罪的刑罚就是死,尽管耶稣一劳永逸地付清了罪的赎价,然而并非所有人都屈膝在耶稣权柄、作为主权柄之前,也不服从他对人生的主宰。与此同时——也就是此时此刻——存在许多政府、统治者、掌权者和势力。他们并不都是公义地挥舞刀剑,但他们也不是空空的佩剑。

就关于死刑的对话而言,基督徒需要与同为信徒的人、非信徒的邻舍并今世掌权的进行:

·我们需要谈论道德、法律、公正以及这些观点和观念从哪里、从谁那里而来。罪、无辜、认罪、悔改、对社会的亏欠、妨碍,以及公正,这每一项都需要被讨论——在每天都承受着永恒。我们需要谈论国家政权在执行公正、控制邪恶时的合法角色。这里,我们也必须谈论现实中的不公正——个人的和体制的。我们不能在美国背景下谈论死刑同时却不坦白这观念在我们自己历史中的误用。

 ·我们需要加入关于罪及其后果的对话——关注那些受到罪伤害的人。对于谋杀、大规模谋杀或屠杀无辜者之罪的惩罚应该是什么?如果死刑永远不合公正,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公正,那我们应该如何生活——应该和谁生活在一起呢,关爱谁,为谁提供财务支持——为这世界上的希特勒们?当然,神说过“伸冤在我,”但并非所有人行事为人的方式都如同神存在一样,更不要说神会必会将公正带给所有人。

·论及圣经,我们也必须谈论罪的工价——那就是死。基督徒明白,每个人,在每时每处,都因违背了神之荣耀与意志而背负着极大的罪。我们也明白,这刑罚已经由基督偿付,挽回已完成,债务付清,咒诅被打破,愤怒被平抚。不过重申一下,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世间的神国。尽管我们都认同,神的国度由复活的基督所创制,但我们也明白我们并没有生活在腓立比书所应许那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基督为主的时代。我们还在等待那一天,今世的这些国度都要向我们基督屈膝的那一天。那天来临之前,神允许盗贼死在十字架上——即便对这盗贼,神也提供拯救的恩典以及天国的应许。

·这让我们能进行关于十字架的对话,而这是问题的核心所在。虚假的指控、虚假的监禁、错误的定罪以及大规模处决无辜者,这些现实让我们想到耶稣的经历。为什么耶稣故意面向耶路撒冷,这块他知道并预告自己要受难并死亡的地方——这块他奇妙地应许自己要复活的地方?谁是耶稣?他现在何处?他正在做什么?耶稣是我生命之主这一事实如何影响我对生命本身的看法?由于我是天上国度的使者,我如何看待这世界、这世上国度又有何不同?我如何将天上的法则带到此地、此刻、这正在进行的对话中?愿这是神回答祷告“原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方法之一吗?

有许多关于教宗、教宗公告和罗马天主教会道德权威的谈话,是你今天不想涉足的。不过,事实就是世界正在进行关于人类生命尊严、对罪惩罚、死亡的最终性的对话,这让基督徒有机会让神回到对话之中。

(翻译:尤里)

卡门·拉伯奇(Carmen LaBerge)是Reformation Press主席,广播节目《Connecting Faith with Carmen LaBerge》主持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