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还能相信奇迹吗?

最近一项研究表明,有79%的美国人相信奇迹。哪怕对那些很少或从不去教会的人而言,也有70%的相信奇迹会发生。

几乎每个人都有过认为是奇迹的经历,不过科学世界观却让我们很难将自己的故事告诉别人。

我们的不情不愿让奇迹做的比我们说的还多。正如路易斯(C. S. Lewis)所说,否认日出的人并不会伤害到太阳——只是自证其蠢罢了。

从文化对奇迹的观点中,我们能学到什么呢?我们自己又如何呢?

为奇迹疯狂

绝大多数词典都认为“奇迹”是一则显然与我们对科学法则理解相矛盾的事件或者行为。

有些时候,我们经历到的是巧合的奇迹,就是说发生一些不太可能但也并非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比如说,一个朋友出乎意料地给你打来电话,而你这时正想与她联络。

还有一些奇迹则真正违背了物理法则,比如说,朋友从断线的电话上给你打电话。

这两种奇迹在圣经记载里都经常发生。

摩西、约书亚、参孙、撒母耳、以利亚、以利沙、以赛亚、彼得和保罗都经历奇迹过也行过奇迹。耶稣奇迹对他的传教非常重要。奇迹确证了耶稣的弥赛亚地位(马太福音11章4-5节),表明耶稣从神而来(约翰福音5章36节,14章11节),奇迹的目的是带领人相信拯救的福音(约翰福音20章30-31节)

然而,奇迹本身并不能让见过奇迹的人相信(参见约翰福音15章24节,路加福音16章31节)。

问题在于我们的世界观。

正如密尔(J. S. Mill)在1843年所说:“如果我们不是已经相信了超自然的作为,那没有什么奇迹能向我们证明其存在。”我们要么是没有看见我们认为自己曾经看见过的东西,要么是对奇迹有了别一种解释。

许多人都曾站在怀疑的立场上:

本尼迪克特·斯宾诺莎(Benedict Spinoza,逝世于1677年)认为,自然规律是不可能改变的。哪怕一件事似乎是奇迹,那只是因为我们没找到自然的解释而已。

伊萨克·牛顿认为时间和空间都是绝对的属性,所以从定义上说,奇迹是不可能的。

大卫·休谟(David Hume)则说,我们不能证明任何原因和效果,更不要说被称为奇迹的原因了。他相信我们应该用自己的个人经验去验证一切被报告的事件。如果你没有经历过奇迹的事情,那你就不能相信其他人对其的证实。

恩斯特·特勒尔奇(Ernst Troelsch)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他将休谟的立场更推进一步:没有哪个历史作者应该将我们今天不会经历的事情记载下来。如果人们现在不再走在加利利海上,那耶稣也就不曾走过。

卡尔·马克思更是说,相信奇迹只是超自然的愿望,除此而已什么都没有。

你也许会惊奇地发现,一些基督徒同样对奇迹有所怀疑,尽管理由不同。一些人相信奇迹在早期教会时代就终结了。还有一些则认为奇迹不再会发生,需要奇迹是为了建立启示,而现在已经过掉这个时代了。

奇迹的逻辑

对上面这样的疑惑,有答案吗?

绝对有。

绝大多数批评者都认定了奇迹从定义上就是不可能的,尽管他们并没有经验或理性的理由去这么做。许多人拿自己缺少体验奇迹的经历作为理由来否定整个范畴本身。

不过,生活在温暖气候中的人会相信冰的存在吗?我们应该相信一个否认这样经验之人的经验吗?

科学依据概率,而不是绝对的逻辑证据。那些为奇迹而寻求无可争议证据的人实际是在寻求一个依照他们自己所宣扬真理所无法满足的标准。

举例而言,当实验者用一种方法测量光时,他们认定光的传播如波一样。用另一种方式来测量,那么光就以粒子的方式传播。这两者不可能同时为真,但每一项又不能被证实并证伪。尼尔斯·波尔称这现象是“互补原理。”亚里士多德称之为矛盾。

牛顿认为宇宙是一台机器,无法在自然法则的参数之外有任何行为。爱因斯坦之后,科学分析的时代已经结束。我们现在知道观察和测量一项事物都会改变它。可预测性不那么可行了,反对超自然存在的假设也不那么可信。爱因斯坦甚至都说过:“我认为,世界可被理解本身就是一项奇迹。”

这都取决于世界观。

如果神创造并设计了宇宙,那他就有按照自己意愿进行改变的自由。他也许会按照我们在宇宙运行方式中所理解的“法则”行动,也可以不那么做。对我们来说是奇迹的事情对神不是。

我正在写作的这台笔记本电脑,它所运行的法则全都不在我父亲手工打字机运作的范围之内。但它的“神奇”却也显而易见。

结论

今天的我们应当如何判断被称为奇迹的事件呢?

首先,我们接受圣经的世界观,认定神创造了存在的一切,也有自由在他的创造物内拥有按自己意愿行事的自由。

第二,我们认定那些有疑问的事情不能单单基于自然原因来解释。

第三,我们考察宣称奇迹发生消息来源的可靠性。

第四,我们使用概率理论:考虑现有证据,这奇迹的发生是否更可能基于客观背景还是并非如此?

最后,我们要让信仰成为个人的一种关系。所有的关系都必须由经过被“证明”的阶段,是自行证实的。你无法向盲人解释日落。也没办法向拒绝信仰的人解释自己的拯救。对他们而言,这就是奇迹。

他们是对的。
 

此文源自吉姆·丹尼逊(Jim Denison)博士的每日文化评论(www.denisonforum.org)。吉姆·丹尼逊,哲学博士、文化型护教学家。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