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拒绝基督教的三大理由

拒绝基督教的三大理由

在我看来,基督教有三个最顶级的绊脚石或者说“关机键”,我时不时从非基督徒和挣扎于信仰的基督徒中间会看到。当然,也还会出现其他一些理由——从最无关紧要到问题最严重的——这些我见识的实在太多了。

未被回应的祷告

在电影《上帝未死》(God’s Not Dead)中,有一个一直在攻击并嘲弄自己信基督教学生的无神论者大学教授,教授承认,母亲病故而当时还是孩子的自己祈求她治愈的祷告未得回应,这是让他成为无神论者的原因。当他与一个想要安慰他的牧师交流时,牧师说,神有时会对我们的祷告说“不”。然后,苦恼的教授说出了对我来说这部电影里最深刻的一句话:

“祂说不说太多了。”

如果只是祷告祈求得到一辆新车、考试成绩好,与你想要在一起的人出去约会,这样的祷告未得回应是一码事。但当你的灵魂伴侣或孩子得了癌症,当你要供养全家而失业很久,当你所爱之人似乎注定为了某些东西的滥用问题而毁掉人生,你反复、深切地寻求神的帮助,却在隧道尽头一点光亮都没有,这又是另一码事了。

如果圣经不包含神说他是一个慈爱之父会满足每一种需要、及时回应他儿女们的恳求并且他的旨意无法被撼动这样的应许,那也就不同了。

但当圣经说不要误会神的意思时(马太福音10章29节),说神迅速给他所爱的人申冤时(路加福音18章6-8节)、宣称没有什么能阻挡神的旨意时(约伯记42章2节),不信的人和基督徒们一样,当自己已经祷告交托到神面前、然而从天上等到的似乎只有沉默后,他们有时会有存在主义式地挣扎,并把这些艰难、痛苦拼成一个完整画面。

这样的事情也让像菲利普·燕希(Philip Yancey)这样的基督徒作家犹豫踌躇,他曾经好奇,祷告是否仅仅是“一种被神圣化了的自言自语。”

发生了一些邪恶的事情

查尔斯·达尔文(Charles Darwin)、泰德·特纳(Ted Turner)和巴特·埃尔曼(Bart Ehrman)有什么共同点?

尽管职业不同,但他们都聪慧过人,也都公开承认自己要么完全拒绝神、要么对神存在持不可知态度的理由就在于,他们无法将自己人生中所经历之恶或世界舞台上所展示之恶与最高之神存在这理念相调和。

对特纳而言,就是看着自己的妹妹死去,对达尔文而言,就是自己小女儿安妮之死,对埃尔曼而言,则是一般意义上的神正论。

如何将全能/全善神和生活中所发生邪恶与悲剧调和起来的问题,在非信徒和信徒之间引发了无休无止的讨论。没有哪个思考着的人能否认这题目中所暴露出的荆棘,当你孩子偶然中被杀害或慢慢死于疾病恶化时,或者你的特定族群被政治暴君系统化摧残或灭绝时尤其如此。

当恶触及自身,人们开始质疑神的存在并开始相信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们给出的无神论选项:“在一个由电子和自私基因、盲目的物理力量和基因替代所组成的宇宙中,有些人就是要被伤害,其他一些人则幸运一些,你在其中找不到任何逻辑或理由,也没有任何公正可言。我们所观察到的宇宙所拥有的恰恰就是我们所应该期待的特性,如果这玩意真存在的话,从根本上说,就是没有设计、没有目的、没有邪恶、没有善、除了盲目的无情的无动于衷,什么都没有。”

公开自己身份的基督徒们

美国只有30%的成年人对福音派有“正面”印象,这是巴纳集团(Barna Group)的调研结果。这样的结果也和甘地(Ganhi)著名的说法一致,他宣称他爱基督却不爱基督徒,因为他们的举动并没有反映出耶稣的样式。

基督教护教学家拉维·撒迦利亚(Ravi Zacharias)说过,在被问过那成千上万挑战基督教的问题中,最让他忧心的就是印度教徒朋友曾问他:“如果你所说这内容真是超自然的,那为什么在我认识如此多基督徒的生活中见识不到呢?”换言之,能让改变发生的神,应该让人拥有被改变的人生。

别误会,我们并不是说关于整体的基督教会。尽管有人试图重写历史,但无可计数的医院、孤儿院、学校、拯救灾难与饥荒组织、无家可归者的避难所、衣食供应者等等,都是由基督徒创立并运营,这些都给出了基督教向大众之爱的证据,并且以彼得早就说过的方式驳斥了那些批评:“因为神的旨意原是要你们行善,可以堵住那糊涂无知人的口”(彼得前书2章15节)。

不,与此相反的是,给人们带来坏印象的是那些人个人的行为,就像电视里的福音传道者,当腐败和盗窃的指控被证实时穷人的公开眼泪就流干了,还有那些在办公室诽谤人、背后捅刀子的基督徒,被指控犯下儿童色情与性虐罪的神职人员,打广告说自己是“基督徒拥有并运营”却经常卖假冒伪劣的公司,还有那些有霸凌行为、欺骗并对自己妻子恶言恶语的教会执事们。

圣经里通篇都是这三类事情

面对这三个基督教的阻碍时,我想提出一些建议供大家参考,我还没有看到其他人提出与这些问题有关的说法。

每个阻碍的部分问题在于,它们似乎以与圣经所教导内容相矛盾的方式存在。从本质上说,人们在圣经和我们所经历的生活中看到了不相匹配的内容。但这样的想法本身就错了。请停下想想……

在圣经里,有时好弟弟被坏哥哥所杀(创世记4章8节),饥荒会发生(创世记41章27节),像拉结那样受宠爱的妻子会难产而死(创世记35章19节),民族会被自己更邪恶的国家所征服(但以理书1章1-2节),神所说活着人中最伟大的人却被一个邪恶女人谋杀在监狱里(马太福音11章11节,14章1-12节),公义之人讲述真理的布道却被世俗文化所拒绝,甚至还将这人杀害(使徒行传7章),有一些祷告被听取,拯救了一些伟大基督徒的生命(使徒行传12章5节、12节),还有一些祷告则未得听取(使徒行传12章2节)。

我们也别忘记这些内容,那就是一个无辜、无罪之人想要避免死亡的祷告似乎是被忽视了(马太福音26章42节),而他最后被与一个知名的杀人犯所交换(马太福音27章21节),然后就被钉十字架了。

论及神/基督信徒们的生活方式,圣经也毫不掩饰里面“英雄”并其他公开信仰者的行为,比如亚伯拉罕因自己的妻子说谎(说谎两次,创世记12章13节、20章2节),雅各欺骗自己的父亲以夺取以扫的祝福(创世记27章),大卫承认犯奸淫的罪然后谋杀了情妇的丈夫(撒母耳记下11章),犹大出卖耶稣(马太福音26章47-50节),门徒离弃耶稣(马太福音26章56节),彼得不认耶稣(马太福音26章69-75节),约翰-马可离开自己传教的同伴(使徒行传13章13节),底马离开保罗(提摩太后书4章10节)等,还有很多。

这可不完全是你在儿童童话中看到的那种糖衣包裹的幸福生活和毫无瑕疵的角色。

关键点在于,恶的存在,没有得到人所渴望的祷告结果,神之信徒有缺陷的品德,这些内容遍布圣经。圣经中确实讲述了许多——有时毫无遮拦地——讲述了我们每天所见识那些看似不公平的现实。圣经与人生不存在不匹配的问题。

既然这是真的,那我们该怎么想?我的答案是,圣经与我们现实这种一致性应该给我们希望。在圣经里,我们看到上帝从邪恶中施行救赎这伟大的善,在一些情况下,比如一个无辜无罪的人的救赎祈祷没有得到回应,他的亲密朋友背叛他,而他也似乎成了邪恶的悲剧受害者。

圣经告诉我们,三天后,为什么一切都发生了。

在圣经书页上,我们找到了答案,那就是恶为什么存在以及神终有一天会消灭恶,祷告为什么不像一台自动售货机一样运作,为什么有些人公开说自己是基督徒却并不是他们自己所宣称那样,以及为什么那些真信徒的行为并非像他们应有那样。

问题在于,我们会接受那些答案吗?最终,有时真的需要靠信心而行,而不是靠眼见而行,因为我们无法像神那样看到路的尽头究竟如何。

有时很费劲?你说的对。克服这些问题还有更多问题的关键在于,当这些问题发生在我们身上时,我们要将的目光聚焦于基督,他在自己的人生中担负着基督教这“大三样”问题,而且我们要带着对于比这一切都大的神的盼望与信心,坚持下去。 

罗宾·舒马赫(Robin Schumacher)是一名软件主管和基督教护教学家,他撰写过许多护教文章,拥有基督教护教学硕士学位和新约研究博士学位。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