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发现指向圣经所载的约西亚王

没有谁给儿子起名叫“约哈斯”(Jehoahaz)。发音太难了。另一方面,我们中大部分人都认识一个、两个叫约西亚(Josiah)的。不仅仅因为这名字读起来顺口,还因为我们在列王记下22章里读过:“约西亚登基的时候年八岁,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一年……约西亚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行他祖大卫一切所行的,不偏左右。”

看,约西亚王在犹大国最后几位王中鹤立鸡群。他不仅仅不参加偶像崇拜,还拆毁了邱坛和亚舍拉柱,并且恢复了对真神的敬拜和聚会。

按照圣经记载,约西亚做这一切是因为在圣殿里发现了被长期忽视并遗忘的一卷律法。他为犹大国的悖逆而哭泣,并且重新将他的国家和人民交托给这卷轴中所记载的约。结果就是神应许,他最终将要带来的那审判并不在约西亚活着时进行。

一项相当近期的发现让列王记下的这段内容更加明晰。以色列的《时代》(Times)期刊描述了在大卫城出土两件东西:一块玛瑙石以及一块烧过的粘土,这两件东西上都有希伯来文字的介绍,是两个人名——马坦亚胡的儿子伊卡(Ikkar son of Matanyahu)——以及拿单米勒(Nathan-Melech),王的仆人。谁能告诉我这两个名字中哪个出现在圣经里,谁就得到本周的圣经小测验奖励。

这些都是印迹,你看——都是印在蜡上或者蘸墨水敲信笺上的。按照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伊法塔·沙莱夫(Yiftah Shalev)的说法,发现这些印迹是被考古学家认为已有2600多年印章的一部分。出土地很可能是一个能追溯到主前8世纪的行政大楼。

文物市场里有许多这样的玩意,但通常没有谁真能肯定其渊源来历。然而,其渊源来历在“它们真正的考古背景”下才能被发现。

顺便说下,对经文敏感的学生也许已经注意到了那个名字了,拿单米勒,他是在列王记下23章11节中被提过一笔的官员。在圣经之外,这块小小的粘土是对这人存在的第一个确证。

说明白一些,正是这名字的晦涩——在历史和圣经并记载中的晦涩——应该让我们眼睛一亮。

在圣经考古中,我们常常是寻找那些大人物——摩西、大卫王还有保罗等等。去年宣布找到有本丢·彼拉多名字的戒指可是大新闻了,理当如此。这可是我们每次背诵使徒信经时候都要提到的名字啊,表明耶稣的救赎之工在历史上真发生过。

然而,像拿丹米勒,王的仆人之类的名字,也能提供一个更确凿的证据表明圣经所记载的事件确实都发生过。这个列王记下中似乎无关紧要的名字告诉我们,在圣殿中重新发现律法的约西亚王并不仅仅是神话故事人物。他是历史上的人,他有宫廷官员,有行政部门,他所属的家族通往了另一位君王——坐在犹大宝座上的狮子,正展开那个王国——这国度与古代的耶路撒冷不同——永远不会被征服。

当然,我们不会仅仅因为有人出土了一块粘土上有个模糊的名字就相信这么大的一个故事。但看到圣经里哪怕最小的细节都能在考古挖掘并研究审查中得到支持,也非常令人振奋。

请移步BreakPoint.org网站,我们会带你看更多这振奋人心的考古发现中更多难以置信的故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