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基因研究证实圣经对非利士人起源的介绍

1997至2016年间,研究者们在以色列国亚实基伦(Ashkelon)附近的一个挖掘点检测了超过100具主前12至6世纪的人类遗骸。研究者们想要通过这些人的DNA来回答这样一个古老问题:谁是非利士人?他们从何而来?

结果证明,非利士人恰恰就是圣经里所说那样的人,来自于圣经所说的所在。

阿摩斯书9章说到了神从迦斐托领出非利士人,正如他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一样。申命记2章告诉我们“从迦斐托出来的迦斐托人,将先前住在乡村直到迦萨的亚卫人除灭,接着居住。”

这显然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迦斐托在哪里?”我们无法确知,但圣经确实提供了一个有意思的线索。耶利米称非利士人“迦斐托海岛余剩的人。”希伯来语里,“海岛”也作“沿海一带”。

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许多考古学家得出结论说圣经里的迦斐托就是克里特。确实,一些当代圣经译本把“迦斐托”翻成了“克里特”。我们对此不能完全肯定,但圣经确实告诉我们除此之外关于非利士人的三件事。第一,他们不是铁器时代迦南地的原住民。第二,他们取代了该地的原住民。还有第三点,他们是从海上而来,也就是说,从地中海而来。

这让我们回到了亚实基伦的挖掘点了。在研究了遗址出土的DNA之后,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的考古基因学家米夏尔·菲尔德曼(Michal Feldman)以及这次考古挖掘行动负责人丹尼尔·马斯特(Daniel Master)揭晓了研究结果。马斯特宣布:“我们的研究第一次证明了非利士人是在公元前12世纪移民到了该地区。”

他们从何处移民而来?按照菲尔德曼的说法:“[DNA]的祖先成分来自欧洲,或者更具体说,是南欧,所以非利士人的祖先必然是越过地中海抵达亚实基伦,时间是青铜时代末期到铁器时代开端之间。”

久而久之,该“祖先成分”被稀释了,因为非利士人与当地人口混居。

所有这一切都与圣经叙述相当一致。非利士人是士师期间还有王国早期时代古代以色列人的主要敌手,这也和菲尔德曼和马斯特所提及的时间框架一致。随着圣经叙事的推进,非利士人与他们的迦南邻居的区别越来越小,基本就淡出画面了,除了一些比如耶利米书那样对历史记述中还会被提及。

无论最近的考古证据如何证明部分圣经叙事的真实性,我们都被告诉说,这并没有证明圣经是“真的”。 比如在今天所提这个例子中,我很怀疑这些批评家们打算说,确认圣经对非利士人起源记载的真实性并不必然意味着圣经其余部分的真实性。

当然,确实如此。不过圣经在这里相当靠谱,不是吗?而且,每一次的发现都将圣经叙事与其他宗教甚至古代历史文本进一步区别开。圣经作者并不是在创造神话或重述传奇。他们所讲的是历史。

和所有历史一样,其所描述的事件在以色列更大历史的背景下被解读,不过事件显然并非凭空捏造出来以适合自己的目的。这些事件要么是亲眼所见,要么来自于可靠源头。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必须说,圣经的信仰是合乎历史的信仰。许多其他信仰只是“生活方式”或者“通往光明之路”这样的东西。圣经与此不同。圣经讲述的是在人类历史中神对待属他之民的故事。其细节根植于真实的事件,而不是神话式的“很久很久以前。”

而且,在这一路上我们看到许多其他演员。你知道的,就跟非利士人一样。

点击此处下载MP3音频

参考内容

古代DNA或展示非利士人起源,克里斯丁·罗梅伊,国家地理杂志,2019年7月3日(Ancient DNA may reveal origin of the Philistines, Kristin Romey, National Geographic, July 03, 2019)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