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调:近四分之一共和党中期选民2020年“不太可能”投票特朗普

(图片:路透社)2016年2月9日,选民高举牌子支持特朗普。

华盛顿——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近四分之一在2018年国会中期选举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选民表示他们“决不会”或“可能不会”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给唐纳德·特朗普总统投票。

上周,在“美国原则项目基金会”在五月花酒店举行的第五届年度红白蓝联欢会午餐会上,德克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Texas)奥斯汀分院的社会学教授、作家马克·雷格纳鲁斯(MarkRegnerus)展示了一项广泛调查的数据结果,该调查旨在研究家庭结构对2018年中期选举的影响。

这项调查是为奥斯汀分院研究家庭与文化而进行的,调查对象是具有代表性的5285名美国人,他们在11月8日投票后接受了调查。

雷格纳鲁斯对参加这一活动的捐赠者和其他支持者说:“我们在选举几天后就实施调查,可能在一周半之后结束调查,这些数据是上星期才得到的。我向你们展示的结果还没有几个人看到。”

根据雷格纳鲁斯的说法,调查结果发现,已婚美国人在2018年中期选举中贡献了共和党众议院的“大部分”得票,只有27%未婚以及27%同居的调查对象在2018年众议院投票中支持共和党。

雷格纳鲁斯说,调查还发现,79%已婚美国人说他们确实计划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投票,这将成为他们的最高投票率。他还说,美国已婚人士的投票率2014年和2018年也创下新高。

此外,在这些调查结果中,在2016年大选中投票支持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的受访者中有84%表示,他们还打算继续在2020年的总统选举中支持他。

同时,有13%的受访者表示虽然今年为众议院的共和党人投票, 但“决不会”在2020年为特朗普投票。此外,今年为共和党国会议员投票的受访者中有10%表示,他们在2020年“不太可能”给特朗普投票。

雷格纳鲁斯解释说:“如果你把这些加在一起,那么几乎有四分之一的共和党选民会说:‘我不知道下届的总统是谁’。”他解释说,一旦对2020年民主党候选人有了进一步了解,结果可能会有所不同。“只有53%的共和党中期选民表示,他们肯定会在2020年为总统投票。”

此外,特朗普的2016年选民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在2018年众议院选举中投票民主党,他们说,在2020年“不太可能”为特朗普投票。

调查还发现,2016年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的受访者中,只有2.3%的人表示他们计划在2020年投票特朗普。

雷格纳鲁斯说:“我不会过于看重此调查结果,因为目前还没有一个民主党候选人,除非你有一个,否则你就是在问一个无的放矢问题:‘你觉得现任总统怎么样?’”

调查还询问受访者是否认为婚姻制度已“过时”。

2014年,只有9%的美国公众认为婚姻在某种形式上已经过时,而另外23%的人表示“不确定”。但在2018年,12%的受访者说婚姻已经过时,25%的人说他们不确定。

“因此,有37%的公众或认为或不确定婚姻已过时,”雷格纳鲁斯解释说。“在中期选举中,这两组人团结在一起。他们均未高过22%的比率支持众议院共和党候选人。这是非常大的变化。”

“那些说婚姻绝对没有过时的美国人以58%的投票支持共和党,”他补充道。“在那些认为婚姻绝对没有过时的白人中,70%的人支持共和党。”

根据雷格纳鲁斯的说法,有几个影响因素可以表明一个人是否认为婚姻已经过时。

“如果他们认为婚外性行为有时是可允许的,……如果他们认为色情没问题,如果他们认为青少年变性亦可以……凡认为这些正常的人更有可能认为婚姻已经过时。”

他补充道:“只有31%的年轻男性(20-24岁)和48%的女性强烈反对婚姻过时的说法。”

“因此,相当一部分女性仍然认为它(婚姻)是好的,而更少的男性认为它是好的。”

雷格纳鲁斯解释说,非白人更有可能认为婚姻过时且不幸福,同时赞成堕胎。

他补充道:“这些都是让人们共同思考婚姻是否会长久存在的原因。”

雷格纳鲁斯说,40%“强烈赞同”婚姻未过时的人说,他们不打算在2020年投票给特朗普,即使他们中的许多人在2018年的众议院竞选中投票给共和党人。

“这很好地预测了他们在中期选举中的投票情况,但这并不能很好地预测他们在2020年的想法,”雷格纳鲁斯说。“这存在某种程度的关联,但这并不能说明不喜欢我们现任总统的人不多。”

今年民调新增的问题是,受访者给出1-4的四个等级来回答是否感到“安全”。

调查发现,自称感到“非常安全”的美国人,比那些自称“非常脆弱”的民众,在众议院选举中投票支持共和党人的可能性高出2.4倍。

雷格纳鲁斯说:“不过,当我们从婚姻状况来看安全问题时,已婚受访者是感到最安全的。他们也是最健康的。他们也是最幸福的,也是最有可能投票的。婚姻带来这些益处。”

调查还询问了受访者他们是否支持“自由市场”。

“几乎90%支持自由市场的人在选举中投票支持共和党众议院候选人,但结果并不顺利,”雷格纳斯鲁说,“结论是,有相当数量的美国人——因为共和党人基本上表现得差强人意——有迹象表明正在逐渐远离对自由市场的支持。”

他补充说,与2014年相比,2018年自由派美国人对自由市场的敌意明显要大得多。

雷格纳斯鲁说,尽管许多问题造成了美国人政治分裂,但新的数据表明,对于多重(伴侣)关系以及变性手术的观点是两个最能“预测两极化的因素”。

雷格纳鲁斯最后总结说:“婚姻是一揽子的事情。”

他说:“它给人们提供安全感。使他们更少感到脆弱和无助。这是稳定繁衍、社交、就业、保守主义以及避免外部威胁的基础。”

“我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事物相互独立,但围绕着人结合在一起,有的人觉得仅仅支持自由市场是不够的,要在所有这些东西上成为自由市场——性生活和婚姻问题上成为自由市场,经济上成为自由市场。但若不是削弱了我们如何支持自由市场以及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的想法,我们不可能不在乎婚姻和家庭。家庭和婚姻是健康经济和健康社会的基石。我们可以从这些数据中看到。我们在2014年就看到的。”

作为社会学副教授,雷格纳鲁斯的研究方向是性行为、家庭、婚姻和宗教。他还是奥斯汀家庭与文化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也是牛津大学出版社三本出版物的作者,包括2017年的《廉价的性:男人的转变、婚姻和一夫一妻制》(Cheap Sex: The Transformation of Men, Marriage, and Monogamy)。

(翻译:育燕)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