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撒勒人耶稣的教育

(图片: LightWorkers Media),《上帝之子》(Son of God)剧照。

通常情况下,吹毛求疵的学者们总给拿撒勒的耶稣塑造一个没受过教育、不懂世故的乡巴佬形象。然而,仔细审视耶稣的生平和教导风格,那就很容易发现拿撒勒的耶稣是一流人物,其言谈和教导都带着极大的权威并智慧。犹太人领袖们对耶稣大为赞叹,他们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约翰福音7章15节)尽管作者认为耶稣是上帝神圣的儿子,但就耶稣作为人的一面而言,并没有说他是个没接受过教育的乡下人,相反,耶稣至少接受过一些正规教育。如下是五个可以相信耶稣曾接受过良好教育的五个理由。

1.耶稣能识文断字。对观福音书都记载了耶稣曾站在拿撒勒的会堂中。路加记载的是“耶稣来到拿撒勒,就是他长大的地方。在安息日,照他平常的规矩进了会堂,站起来要念圣经”(路加福音4章16节)。这段经文表明耶稣朗读了以赛亚书。在犹太文化中,希伯来男孩应该要学会读圣经。在耶稣这里,很明显,耶稣拥有超过当时社会中90%人的阅读能力。由于强调会堂教育,至少男孩要接受这样的教育,因此犹太人的识字阅读水平比古希腊-罗马世界要高许多。

2.耶稣可以在某种程度上进行写作。尽管约翰福音7章53节-8章11节在约翰福音最早期的一些手稿中找不到,但也被普遍认为是真实的内容,因为这段内容拥有耶稣所讲述故事的所有特征。这段经文的奇妙之处就在于,记载了两次耶稣在沙土地上写字(约翰福音8章6节、8节)。用来描述耶稣写字的词并不是什么抽象的圈圈划划,而是在书写文字。Graphō这个词是用来形容在书籍或者卷轴上的书写。按照卢和尼达(Louw and Nida)的说法:“由于写作的知识几乎是普遍存在,所以通常不难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写作术语。”(Louw & Nida著新约希腊语-英语词典,395页)

3.耶稣是按照拉比式的风格进行教导。耶稣也会使用拉比式的教导风格。耶稣常常用提问的方式来回答问题。当那个富有的年轻官员问耶稣,自己要做什么才能承受天国和永生,并称呼耶稣为良善的,耶稣用提问的方式回应:“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路加福音18章19节)还有一次,耶稣被问到人是不是要纳税。耶稣拿着一个银币,然后这么回应:“这像和这号是谁的?”(路加福音20章24节)

耶稣还使用另一种拉比式的教导方式,叫做“预表解释”(remez),即暗指某一段经文。预表解释是一种犹太解经方法(haggdic)。既然许多人都熟记圣经,那就不需要引用圣经的整段章节。相反,人可以只提到经文的部分段落或者暗指经文中的内容。当对经文的暗指被提出,那等于是引用了整段经文。在耶稣回答施洗约翰门徒,自己是不是就是弥赛亚时,耶稣回答说:“就是瞎子看见,瘸子行走,长大麻疯的洁净,聋子听见,死人复活, 穷人有福音传给他们。凡不因我跌倒的就有福了。”(马太福音11章5节)在这句话里,耶稣引述了以赛亚书29章18节、35章3-5节、42章7节以及61章6节。施洗约翰会理解耶稣所引述的内容(罗伊·布利泽德和大卫·比温,Blizzard and Bivin, 发表于BibleScholars.org, 2013)。

耶稣不仅仅广泛使用了拉比式的技术,也在自己的教导里使用了极其可观的逻辑方法和各样修辞表达,其中有明喻(马太福音7章24、26节)、暗喻(马太福音13章19-22节),借喻(在言说时对比两个不相关的事物,路加福音13章32节),转喻(词或习语直接用于替换与此相关的词或习语,马太福音10章34节;11章21节、23节),提喻(和转喻类似,但用一部分来借代整体或反过来,路加福音23章29节),夸张(用夸张手法来说明观点,马太福音5章29-30节),拟人化(把物品或事件赋予人的特征,马太福音6章3节、6章34节、11章2节),人格化(像对人说话一样对一样物体喊话,马太福音11章21节、23节;路加福音10章13节),委婉用词(用不那么冒犯人的说法来替换直白莽撞的说法,马太福音9章24节,约翰福音11章11节),讽刺(马可福音2章17节,马可福音7章9节),悖论(马太福音5章2-5节,马太福音19章29节,马太福音23章11节),双关(路加福音21章11节,约翰福音3章3节),幽默(马太福音6章2节,7章3节,19章24节),解谜(马太福音8章22节,马太福音10章34节),格言警句(马太福音5章13-14节,6章34节,路加福音12章34节),排比(登山论福中的“有福了”,马太福音18章3、10、18-19,22节;26章21、29、34节的“我实在告诉你们”),更充分理由式论证(马太福音6章26节;10章29-30节),归谬法(马太福音5章46-47节,12章24-26节),排中律(马太福音12章30节,21章25-27节),非矛盾(路加福音6章39节),类比(马太福音12章40节),对比(马太福音23章23-34节)以及希伯来语诗歌格律(马太福音10章24、26节)(详见罗伊·祖克Zuck, Roy B著:像耶稣那样教导Teaching as Jesus Taught)。就如此高等的逻辑和推理,还有拉比式的教导风格而言,这似乎能够表明拿撒勒人耶稣接受过非常精良的教育。

4.耶稣熟悉希伯来圣经。这点就不需要扩展说明了。很明显,哪怕随便读几段福音书,就知道耶稣很了解圣经。他对圣经的分类也经典方法一致:律法书、先知书以及诗篇(路加福音24章44节)。耶稣曾频繁引用申命记、以赛亚书、诗篇和其他先知书,这表明他记住了许多圣经段落。

5.耶稣生活在一个有学校的地区。最后要注意的是,按照希穆尔·撒法莱(Shmuel Safrai)教授的研究,加利利地区拉比的数量在第一世纪时让犹大地区相形失色(撒法莱著:第一世纪时的犹太人,Jewish People of the First Century)。考古学家曾在加利利地区发掘过数个第一世纪时的犹太会堂。耶稣除了向自己地上的父亲拿撒勒人约瑟学习之外,也可能在这样的会堂里接受该地区拉比们的教育。尽管对约瑟生平所知不多,但如果耶稣的同母弟弟雅各能作为参考的话,那似乎约瑟也是一个自己对经文非常了解的人,由他所传承给耶稣、雅各的教育也能证明这点。

当耶稣被称为“没有学过”,很可能是犹太领袖们是在说耶稣没有在犹大地区受许可的学校里学习过。然而,耶稣却是在加利利接受的教育。每个会堂都有自己的犹太学堂 (bet-sefer),那是一种学习的学校。尽管耶稣没有接受过那种可以在耶路撒冷为成为文士做准备的训练,但耶稣阅读、写作和教导的技巧也证明了耶稣在早年必定接受过教育。许多人会问:“耶稣早年在干什么呢?”我觉得答案很简单。耶稣在记忆、学习圣经,为他将要到来的传道事工做准备。如果神子耶稣都需要学习圣经,那是不是说我们更需要学习圣经了呢?

参考资料

罗伊·布利泽德和大卫·比温(Blizzard, Roy B., and David Bivin)著:耶稣作为拉比的研究(“Study Shows Jesus as Rabbi.”), 于2019年4月29日存取于Bible Scholars.org网站:

https://www.biblescholars.org/2013/05/study-shows-jesus-as-rabbi.html

约翰内斯·卢和尤金·阿尔伯特·尼达(Louw, Johannes P., and Eugene Albert Nida)著:新约希腊语-英语词典:基于语义域。(Greek-English Lexicon of the New Testament: Based on Semantic Domains)纽约:United Bible Societies,1996年

希穆尔·撒法莱(Safrai, Shmuel)著:第一世纪时的犹太人:历史地理、政治历史、社会、文化以及宗教生活与机构,第二卷(The Jewish People in the First Century: Historical Geography, Political History, Social, Cultural, and Religious Life and Institutions),波士顿Brill出版社1988年

罗伊·祖克(Zuck, Roy B)著:像耶稣那样教导(Teaching as Jesus Taught) Eugene, OR: Wipf & Stock,1995年版

布莱恩·G·奇尔顿是BellatorChristi.com网站的创始人,也是Bellator 基督播客的主持人。他在自由大学获得了神学硕士学位(最高荣誉);他在加德纳-韦伯大学取得了宗教学和哲学专业的理学学士学位(成绩优异);此外,他还在拜厄拉大学取得了基督教护教学的专业认证。布莱恩现在正在参加利博帝大学神学和护教学的博士学位项目。他还是国际基督教护教会和基督教护教学联盟的正式成员。布莱恩做牧师已经超过15年,还在北卡罗莱纳州亚德金维尔的亨茨维尔浸信会教堂担任牧师。了解更多内容,请访问©2018. BellatorChristi.com。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