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日利亚会是下一个伊拉克吗?

蒂娜·拉米雷斯。

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到2050年将成为世界人口第三多的国家。单单基于这个事实,人们可能就想当然认为这个国家正繁荣发展。不过,事实却是,尼日利亚沦落到成为下一个而且是更糟糕版本伊拉克的边缘。

在尼日利亚,冲突——流血冲突——已成为常态,宗教和种族区别成为暴力事件周而复始的爆发点,该地区让西非地区的不稳定状况雪上加霜。

麻烦之处在于当地冲突与在伊拉克的大多数教派战争有许多相似点,或者也可以认为是由本世纪初的美国外交政策所导致。

尼日利亚危如累卵。而且,由此可见,对非洲大陆和美国也如此。

早在2009年,臭名昭著的“内衣炸弹人”——23岁的尼日利亚男子在圣诞节当天登上飞往密歇根州的飞机,他在内衣中携带的炸药足够杀死飞机上的289人。万幸,在我们这后911世界,他在犯罪发生前就被抓住,289人幸免遇难。

恐怖组织博科圣地(Boko Haram),其字面意义是“反对西方教育”,最近这些年在西北几个州兴起,杀害了超过20000无辜受害者,让至少两百万尼日利亚人流离失所,绑架了超过200名奇博克镇(Chibok)的女学生——这行为让他们在国际上更加臭名昭著。

一切听上去如此恐怖,因为事实如此。

尼日利亚这些非必要的暴力和流血时间反映了愈演愈烈的宗教冲突。现在就需要我们的关注——而非以后。

如前所述,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民主国家。事实上,尼日利亚的人口增长也映射了其在全球经济市场和地缘政治中影响力的上升。该国现在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最大的经济体而且经济总量占西非地区经济的75%。

一言以蔽之,尼日利亚政府失败——到处都是恐怖主义行为——极大影响整个大洲,更不要说全球受其波及了。从美国国内而言,尼日利亚的动荡局势也影响恶劣,考虑到我们的能源和石油利益——尼日利亚当前是美国排名第七的原油供应方。

内衣炸弹人和博科圣地事件是一个不稳定且进一步恶化尼日利亚的冰山一角。我们不能允许尼日利亚,我们的盟国,陷入成为恐怖主义跳板的漩涡。

现在,问题来了,那就是接下来该做什么?

布什和奥巴马政府平息伊拉克暴力的方法,让国际社会确信要重新评估如何打击宗教冲突。尽管美国为稳定伊拉克而注资上万亿美元,但除了恐怖主义持续不断的渗透、贫困的难民潮和经济崩溃之外并无其他果效。这样的做法不可接受。

要意识到,宗教歧视和暴力的根源在于不容忍——要理解金钱并非终结冲突的万灵药——这意味着要改弦易辙,探索新的策略来解决伊拉克、尼日利亚还有你能想到其他热点地区冲突的办法。

这样做的结果,而且是作为在伊拉克、尼日利亚并没有发生那些事情的回应,我领导了一个培训项目——全球接线项目(Hardwired Global)——这并不是拿钱当邦迪创可贴,而是帮助地方领袖去缓解、消弭冲突。具体来说,我们培养领袖应对极端主义,也就是那些残忍针对少数派信仰人群并消灭一切不同声音之人的兴起。

我们每天都在看到改变的发生。那些原先相互残害的社区,现在一起战胜他们的恐惧,启动艰难的让相互信任的工作,重拾宗教自由,获得政府信任的尊严。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彼此,认识到如果他们不这么做,他们最终都会死在不给宗教自由留余地的恐怖组织手上。

在尼日利亚北部宗教和种族冲突愈演愈烈的时候,全球接线第一次将穆斯林和基督徒牧师联合起来,以找到如何为彼此辩护的办法。

正如最近接受我们培训的一个尼日利亚人所说:“接线项目的动机是让这个国家伟大起来,在社区中拥有和平,而且不受歧视地信仰你的宗教。我们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思考、都有自己的良知,去实践他按自己宗教所想要做的事情……我想要一个更好的社会,我想要尼日利亚成为更好的国家,也希望世界更好。”

在接线项目中,我们也意识到,同情心是被极大低估的解决冲突的工具,同情心能改变公众见解,让他们能够接受种族和宗教区别是公正社会的基石所在。不过,通过人道主义援助而不是解决根本原因来支持这种症状的做法已经被证明会增加对军事解决方案的依赖。

许多援助组织试图培养同情心,如同我们在这支离破碎的社会中一窝蜂想要去做有氧瑜伽训练一样。尽管这些训练似乎感觉很好,但总有一些无法解决潜在、根本问题的时候。

同情心被用于在一个保护多元主义、接受宗教和种族区别的社会中建立相互信任时最为有力,而不是粉饰太平。在尼日利亚,接线项目将这些道理用于实践。而且,我们正在发现,承认并接受他们的不同正带来更加可靠的安全、经济繁荣以及更多元的社会构成。

另一种做法——什么都不做,忽视冲突的宗教维度——最终会让尼日利亚已然脆弱的民主制度更加摇摇欲坠。

不要让我们的无动于衷使尼日利亚成为下一个伊拉克。

蒂娜·拉米雷斯(Tina Ramirez)是人权组织全球接线项目((Hardwired Global))的创始人兼主席,该组织是具有联合国特殊咨商地位的非政府和非营利人权组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