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一次“纽伦堡审判”(第一部分)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一次“纽伦堡审判”(第一部分)

在每一次灾难性的领导失败之后,总有看上去无法挽回也不能解决的灾难式决定。

我知道的,因为我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初始阶段,就经历过似乎是天崩地裂式的失败。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 | (图片:Scott Belin)

1965年的时候,与属神的建议背道而驰,我带着自己年轻的妻子和襁褓中的女儿离开了德州沃斯堡(Fort Worth)以及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那时我还是个2年级的学生,结果成立德国纽伦堡一家说英语教会的牧师。

埃朗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Erlangen)就在旁边。我希望在那里继续学业。我自己的结论是这做法一定是神的旨意。毕竟,我已经在大学额外学了两年德语,而我在欧洲有维生并学习的办法。

这一定是“属神的事情”。

我所需要的就是迈出那一步的信心。

然而,短短四个月不到,我就在这座以审判纳粹战犯而闻名的城市里经历了自己的“纽伦堡审判”。

我将自己的自大和冒险冲动与神的旨意混淆了。

我算到了一切,除了一年前美国国会通过的东京湾协议(Gulf of Tonkin Resolution),授权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总统让美国军队不经正式宣战就可以在越南作战。

纽伦堡的那家教会主要由美军及其家属组成。当我们抵达纽伦堡时,美军士兵已经收到离开的命令了。

最后,该教会的一位执事告诉我,剩下的一小群人无法继续付我们工资。感谢神,我们有足够的账户余额可以回家——但还得加上从一位家庭成员而来的借款。

1966年4月1日,我们在一个下雪的日子离开德国,许多小时之后,经停爱尔兰和纽约,飞机在亚拉巴马州一个温暖而阳光明媚的春日降落。

但我灵魂并无光明。

当我走下飞机跑道时,强打精神,知道我们的亲戚会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告诉过你了”。相反,他们给予了宽容,其中一些人甚至允许我们搬进去,直到我们能够站起来。

但这并不能阻止那些艰难的问题对我迷茫、屈辱的心理进行抨击。

亲人已经原谅了我,但其他人呢?我的名誉……我的教育怎么办?(几十年后,我回到神学院,并以硕士学位毕业)......我的呼召和事业呢?我曾如此肯定的神的旨意呢?我如何克服我的耻辱?我的信心是否太弱?在未来的岁月里,我怎样才能相信自己和自己的动机,真正跟随圣灵的带领?

从我的角度看,我只能看到灾难性的失败。我辜负了我年轻的妻子和孩子,辜负了我们的大家庭,辜负了我去德国服侍的教会和整个团契,辜负了在美国慷慨解囊帮助我们最初搬到沃斯堡和上神学院的人,辜负了我有幸担任青年牧师的那个城市的优秀教会。

最重要的是,我认为我辜负了主的期望,他可能对我已经失望了。

回到阿拉巴马州不到三天,我就在一家纸箱厂找了份工作。一天下午,当我在生产车间的地板上扫地时,我看着手指上缠着扫帚的那枚大学的大戒指。我决定放弃戴它。妻子辛辛苦苦供我上大学,买了那件让人印象深刻的首饰。想到自己上了那么多年大学,却成了工厂的扫地工,我的心都碎了。

然而,我正处于学习的边缘,这些教训将决定我的命运。我将在本系列今后的几期中与你们分享其中的一些教训。

最大的一个让我至今记忆犹新的是。 上帝不仅在时代中救赎人,而且通过人救赎时代。

“你们要谨慎行事,不要像愚昧人,当像智慧人。要爱惜光阴,因为现今的世代邪恶。”(以弗所书5章15-16节)“爱惜”(救赎)也是释放奴隶的同一个词。“光阴”原文的希腊词是kairos,是神的“良机”,这是相对于单单表示无限时间的kronos而言。这种“时间”的转变,以及生活在其中的个人,都是在我们 “谨慎”、深思熟虑地、怀着上帝和他的目的而行时发生的。

转变并不是被动发生的,当我们像保罗那样行——“向着标竿直跑”(腓立比书3章14节)。我们应当谨慎行事,而不是百无聊赖地干坐着。

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我要尽可能做任何工作来养家糊口,并把自己投在罗马书8:28的应许上,相信神会把我在“纽伦堡的审判”中的所有艰难都变成美好的事情——他会把那充满失败的时间转化成命运的良机。

过了好一阵子,我才领悟并行出这个应许。

要亲自把握这一点,我们必须从克洛诺斯式时间的山坡上,在我所说的“胡里山”上登高望远。

好消息是,你走得越高,事情就越清楚……只要你不让你的灾难性失败让你远离上帝,如果你继续在神面前(Coram Deo)攀登,用你的眼睛聚焦于他。

迷雾有时会遮蔽你对主的视线,疲倦会试图压倒你,偶尔你会被绊倒,从刚刚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走过的崎岖地势上滑回,但如果你坚持在旅途中,当你登上山顶,拥有整个旅程的全景时,那一刻就会到来。

关于这次攀登 “胡里山”,我们将在第二部分中详细了解。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