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剧增,并非人口炸弹

在突破点(BreakPoint)过去一篇文章中我们曾提过“僵尸堕胎争议”(zombie abortion arguments)。你知道吗,这种争论停不下来的。他们会在早已“盖棺定论”之后依然反复存续很久。这些争论就像电影里的僵尸一样继续蹒跚逡巡,对自己已死的事实似乎无动于衷。

堕胎不仅仅是被“僵尸争议”所困扰唯一问题。还有与所谓“人口过剩”相伴随的一整套“早就该灰飞烟灭”的观念。我说“所谓”是因为保罗·恩里希(Paul Ehrlich)50年前在著作人口炸弹(The Population Bomb)里所做的每一个蹩脚预言基本都错了。事实就是,预测错误。但恩里希的理念继续成为许多人的信条——真的如信条一般。

在连续剧《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里,唯一能消灭僵尸的办法就是冲着僵尸头部来一枪。好吧,应该写本新书给恩里希的观念来那么一下。不幸的是,许多人的世界观已经僵硬如意识形态的防弹头盔一般。

我所说的著作叫Empty Planet: The Shock of Global Population Decline(暂译为《空空如也的星球:全球人口衰退的惊人事实》),作者是达雷尔·布里克(Darrell Bricker)和约翰·易比逊(John Ibbitson)。

说得更清楚一些,在《空空如也的星球》书中,“惊人”的远远不止一件事情,而这一切都是从一个简单的事实而来。与人们几十年来被教导所灌输的内容相反,“我们面对的人口挑战并非人口剧增——而是一个残暴无情、一代又一代地人口淘汰。”

国籍为加拿大的两位作者表示,全世界越来越多的人口学家相信,联合国估计世界人口会在2100年时达到110亿峰值的数据,是被过高估算了。他们认为更可能的结果,是“全球人口峰值在2040-2060年之间达到90亿,然后开始下降。”按照布里克和易比逊的说法,“一旦下降开始,就永无止境。”

他们的观点令人震惊而又值得称道。他们在称这衰退为“21世纪最具决定性事件”以及“人类历史最具决定性的大事”时并没有夸大其词。

在突破点网站上,我们讲过许多发达国家出生率下降的事情:西欧、日本和美国。我们也介绍过这种下降所导致的可悲经济和社会后果。

《空空如也的星球》一书讲得很清楚,这种衰落不仅仅限于常规层面。韩国正走上和日本一样的人口灾难道路。更为不幸的是,类似的潮流也出现在了发展中世界。在本世纪中期,巴西、印度尼西亚、中国甚至印度就会开始看到人口下降。

这种下降背后的理由,毫无意外可言,绝大多数都是文化造成的。作者在精彩的分析中指出“当社会变得越来越现代、越来越城市化,朋友和同事们取代了兄弟姊妹、父母、阿姨叔叔们。”家庭也许对青年人结婚生子带来一些微小、但有时并不那么微小的压力,但朋友间很少会有这样的效果。

然而,在宗教状况和生育之间有非常确定的关联,这是我们之前的突破点上谈论过的。

人口下降将引发令人不快的震荡,在经济领域尤其如此。从理想状态说,每一个退休者应对应6个工作者。而由于人口寿命预期增加和低出生率,这个比例将在2050年的时候下降到3,到2100年的时候下降到2。我们也许能活得更久,但人数会更少,我们的社会将活力不再,企业家精神式微,创造力削弱。

面对如此现实,“人口过剩”的迷思依然拒绝寿终正寝。那些阻碍生育率和人口增长的做法,无论来自是政府政策层面还是文化的鼓励,其实都是极其可怕的观念,可能使我们所有人都成为受害者。

然而,与布里克和易比逊不同,我拒绝放弃希望。信仰,尤其是基督教信仰,依然在世界上许多地区非常强大。只要坚持出这一点,就有可能避免一些在《空空如也的星球》中所那些“惊人事实。”

若非如此,那事实也就这样了,等着我们的就是僵尸般的末日。

参考内容

人口过程理论中的漏洞:散布恐慌的政策,约翰·斯通斯特里特,突破点,2015年7月1日(Bugs in the Overpopulation Theory: Panic-Fed Policy, John Stonestreet)

不仅仅是田鼠:人类,创造力与人口过剩,埃里克·梅克塔萨斯,突破点,2013年10月2日(More than Voles: Humans, Creativity, and Overpopulation, Eric Metaxas)

原文最初发表于突破点事工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