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同时为盐为光、为基督徒,也成为美国人

是时候了,耶稣门徒要成为最好的基督徒,并且是最好的美国人,且这两者同时达成。

就在上周, 号称“用报纸记录” 美国的《纽约时报》发布了一篇匿名特稿,据称是所谓的特朗普内阁高官所作,此人谦虚地自称要从敌后战线拯救美国。《纽约时报》通常并不会发布匿名消息源,但这一次,居然要采取如此“罕见举措”,只是因为“这非常重要。”

不,他们越过了新闻伦理的底线,这让他们能构陷总统。

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提名听证会又如何呢?那些抗议者的行为太疯狂了。更不要说某些反对派立法者与参议院身份不符的那些丑行了。

正在发生是什么呢?

从共和国建立以来,许多人告诫我们,我们政府体制维系于言论自由、公民对话、法治、美德、合乎伦理的行为等。没有了这些,我们知道,就我们所知,美国无法生存下来。

审视当前的政治和文化景象,你也许会问,到底是什么东西把我们这国度推到了悬崖边缘上。

或者换一种说法(从一本题为“内容的陷阱,The Content Trap”的书中所引用的说法):靠一颗烟头是无法点燃森林大火的。这是整个环境状态使然:又热又干燥的天气、生长过度灌木、突如其来的大风——换言之,在错误的环境中,爆发才有可能。

我们国度的文化环境并不乐观。所以问题在于,谁有改变这环境、减少爆炸风险的能力呢?谁能将善带入我们这样的文化?

这就是布鲁斯·阿什福德(Bruce Ashford)在新著Letters to an American Christian(暂译为“致美国基督徒的信”)中所回答的问题。

这本书来的正是时候。当前,如此多受召在世上要为盐为光的信徒,被诱惑要么成为美国人而非基督徒、或者成为基督徒而非美国人。阿什福德提醒我们,我们受召是同时成为这两者。首先是基督徒,但也受召生活于此时、此地。

站在哪个政党的立场与此无关,加入这歇斯底里大合唱或者因为恐惧而缄口不言也不是基督徒的选项。这些做法都无法满足神所赐我们要参与到文化中、为盐为光这一职责。

正如我们之前在突破点(BreakPoint)上说到过那样,在当前的文化中,这意味着我们要有一些最基本的智力。我们必须愿意说出正确的东西,哪怕这与我们政党的立场相悖。而且,我们必须在政治问题上发出声音来,即便所说的东西在文化上并非广受欢迎。我们最终极的忠诚并不针对任何候选人,而只在于耶稣基督。

恰恰就是我们对耶稣基督的忠诚让我们能用一种带来光、生命并希望的方式参与到文化中。我们的国家需要的不是更多道德姿态,而是道德。我们文化所需要的并不是看上去不错,我们需要真正变好。

布鲁斯·阿什福德的新书《致美国基督徒的信》整合了26封致一位虚拟美国大学生的信,这大学生正纠结于既是一个好美国人又首先是一个好基督徒的到底意味着什么。

想想吧,更年轻一代人根本不知道与当前不同的政治环境。他们甚至会认为当前的混乱很正常。阿什福德的书提供了一针见血的分析,指出为何并非如此。该书还谈到了作为基督徒,我们能以成为最好公民的方式进行带领。

如果你想要明白、尤其是如果你想要帮助青年一代来明白,真正基督徒在美国政治并社会生活中应有的作为,《致美国基督徒的信》是个很好的开始。其内容涵盖了所有热点问题,从经济自由到性别身份、高校学生抗议、权力制衡、良心的权利等等。我们在突破点网站(BreakPoint.org)为你准备好了。

(翻译:尤里)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