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在瘟疫中寻求耶稣

“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新冠病毒席卷全球之际,类似耶稣早期追随者所说的这句话在许多人心里徘徊。随着瘟疫传染到每个大洲,成千上万人罹难外加数十亿人的生活被搅绕,前面这句话所带来的感触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让我们揪心。

这次恐怖危机中,耶稣在哪里呢?教会关门了,团契失散了,我们又去哪里寻找耶稣并他的追随者呢?耶稣与这两位早期追随者的交流揭示了我们面对危机时的三种反应。

马大和马利亚是耶稣最虔诚的追随者,她俩急切地恳求这位神迹制造者到场并帮助他们濒死的兄弟拉撒路。这要求似乎合情合理。两位女性在家里招待了耶稣并支持他的传教工作。拉撒路不仅仅是她们的兄弟,更是耶稣的密友。耶稣就在附近,然而,他等待并默默停留,直到拉撒路死了。

和今天我们中许多人一样,马大和马利亚迫切盼望他们所爱之人能被治愈,也疑惑于耶稣似乎杳无音信。他们哀毁骨立,悲痛溢于言表。他们接下来的做法对我们都有指导意义。

为失去的生命而哀痛

我们在约翰福音11章里所能读到的悲痛跃然纸面。我们读到了马利亚、马大,他们的家人,全都为拉撒路的死而悲痛欲绝。他们如此哀叹:“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哀叹是“因痛苦哀伤而情绪激烈表露”,在通篇圣经中都很常见。在诗篇13篇1节中,大卫王,正如他在其他许多场合一样,哭喊哀叹:“耶和华啊,你忘记我要到几时呢?要到永远吗?”

我最近在阿根廷还有别的五个国家旅行,拍摄纪录片IN PURSUIT OF JESUS(暂译为“追求耶稣”),探究人们如何在自己个人与文化体验中看待、遇见信仰。在阿根廷,我发现当地在1970和1980年代军政府上台执政时导致了全国性的悲剧。

超过3万阿根廷人被绑架、折磨并暗杀。那些失踪的人被称为“被消失者”。我们知道他们惨剧的原因是他们勇敢的母亲们、祖母们公开为他们哀叹,无惧可能的死亡后果。他们的哀叹不仅仅是情感释放,更是危机中对变革的呼声。

我们受召使用这种哀痛的意识来击败当前的危机。这总是哀叹必然后果。马大、马利亚和悼念者们都是在遵守历史悠久的悼丧传统,不仅仅彼此如是,在他们所信却常常不理解的神面前也如是。所以,他们以哀叹来质疑耶稣:“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兄弟必不死!”

你知道吗,耶稣欢迎我们带着这样的言辞来接近他?如果你发现自己在问自己:“这要持续多久啊?”“你为何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的计划怎么会是这样呢?”你的悲伤哀痛很契合圣经传统。

就像与居丧的马大和马利亚在一起的悼念者们一样,每个人都当“与哀哭的人要同哭。”耶稣并没有因他们的哀伤而谴责或批评他们,事实上,耶稣是加入了他们的行列。耶稣看到马利亚和悼念者们哭泣,随后约翰福音11章35节就记载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耶稣哭了。”每当我们看到新的罹难者数字时,请大家要记住这并不仅仅是数字,而是有姓有名的人,还有那些为他们哀悼的家人、朋友们。要寻求耶稣,我们必须为因此失去生命这无以言表的悲伤而哀痛。

继续对耶稣说话、谈论耶稣

一直听到有人说“祷告能改变什么吗?”,我也发现这是很大的启示。有时候,祷告并不能改变处境,但能改变我们。这让我想起了福音界传奇歌手马哈利亚·杰克逊(Mahalia Jackson)所唱那非凡的歌词:“主啊,不必移那山,但请赐我攀登的力量。主啊,不必移走那拦路石,但请让我安然绕道。”这首歌展示了我信心尚未达到一个层次。但这确实是在我们所生活这不确定的时代中能提供安慰的真理。“主啊,请改变我。请帮助我在无论发生什么的情况下都信靠你。”

在我与南非人交谈时,我体验到了这种信仰,当时我在拍摄南非人关于他们国家在结束可怕的种族、社会和经济隔离(即种族隔离制度)26年后的状况。大家都表示失望,希望能走得更远,但也对改变抱有很大的希望。为什么会这样?有人在镜头前告诉我:“我们仍然在祷告,相信通过我们的祷告和努力,耶稣会带来改变。”

令人惊奇的是,即使在悲伤和迷失的时候,马利亚和马大仍然继续和耶稣说话。她们相信耶稣原本能阻止她们兄弟的死亡,但在与耶稣对峙后,她们继续与耶稣交谈。姐妹俩向耶稣展现出了她们的哀叹和希望,在她们痛苦时,耶稣被带到了她们的身边。她们与耶稣的对话不仅带来了安慰,也激励了其他人。

社交隔离让我们看到了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社区。这也表明我们在艰难之时需要希望。我们必须为我们的邻居和我们所爱的人打起精神,为希望而战,这样我们才不会被绝望战胜。耶稣告诉他的信徒:“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

当悼念者们看见耶稣为他的朋友而哭泣,他们彼此说:“你看他爱这人是何等恳切。”耶稣不再只是一个天赋异禀的老师,也不再只是个制造神迹的人,而是一个充满同情心的朋友。在危机之中,与耶稣交谈让我们与他的距离更近。记得耶稣爱我们、关心我们,这是非常宝贵的。哪怕我们不晓得未来如何,但我们知道谁掌握未来。

追求耶稣里的生命

即便拉撒路死了,马大和马利亚依然追寻耶稣,因为她们相信在耶稣里依然能找到希望并生命。想想吧。拉撒路已经死了四天了,姊妹两个依然相信在这里还有比死更重要的事情。

也有比挣扎于当前困境更重要的事情。我正在纽约城撰写这篇文章,这是新冠肺炎最新的中心。好几天我都无法走出家门。我教牧的教会好多个星期不能进行人与人的会面了。我们开始为失去工作和收入来源的人启动了一个财务援助基金。不过,和马大与马利亚一样,信徒们也不断让我想起耶稣,想起还有比我们正经历这一切更重要的事情。

我在伯利恒拍摄追寻耶稣期间曾见过一位巴勒斯坦的盲人女性,她叫撒巴哈(Sabha)。她描述了一种艰难的存在状态。她因残疾、贫困并信耶稣而被认为是个流浪者。然而,她将自己描述为一个得祝福的人,因为她在耶稣里找到了生命。听着她在平静中讲述自己无畏的希望,想要打破犹太人和阿拉伯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间的墙壁时,我热泪盈眶。在一切苦难中,她依然找到了生命。

这是我在圣地到处都听说的故事。一个叫门诺(Meno)的犹太人牧师开开心心地带领我参观耶路撒冷老城,在这里,数百万朝圣者们不远千里到耶稣所生、所死、所复活的城里寻找生命。今年复活节,似乎并没有太多人能进行这样的旅行,恰是疫情高峰。这再次提醒我们,全球疫情将如何改变我们所知的人生。但耶稣回答了我们,正如他回应了马大的哀叹一样:“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永远不死。你信这话吗?”。

耶稣给出了真理和邀请。他给我们不仅仅是为了数量、而是为了品质去追求的生命。这生命不会遭受折磨、病痛……死亡也无法带走。耶稣所赐生命能带来瘟疫中的平安,暴风中的安慰。有时候,永生的生命会以神迹般身体治愈的方式突然进入我们的有形世界。我们受邀去请求耶稣这么做。在别的时候,这生命温柔地进入我们的灵魂,告诉我们更深层的真理,那就是属灵存在其实更加真实。我们能靠着追求耶稣来安慰哀痛者、治愈有病的人,因为他首先追求我们。

当我们与他人同哀痛,对耶稣说话并与别人一起追求耶稣,我们就不只是单单相信这山能被移走,而是找到了攀登的力量。总是有希望的,我们只是需要找到希望,而且我们一定能找到。

Rasool Berry是纽约布鲁克林Bridge Church的教导牧师。 他是“灵命日粮事工 ”(Our Daily Bread Ministries)制作的新纪录片《In Pursuit of Jesus 》和播客《 Where Ya From》的主持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