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为何需要基督徒领袖?

(图片: Unsplash/Adeolu Eletu)

作为基督徒的商业领袖们,常常会思考怎么经营生意才是以最好的方式去荣耀神。在今天,那些足够勇敢去运营公司的人面临非常严峻的挑战。千禧一代相比他们的父母和祖父母一辈而言,会提出新的需求。全球的公司、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将工作从我们的朋友并邻舍手中移走。数据安全、隐私、多元化和平权给每一个并不真正知道答案何在的人提出伦理上的挑战。高管们的薪水比普通工人的增长过快,由此创造史上最大收入鸿沟。这些挑战里的每一项都呼吁基督徒以能够反映出自己信仰的方式来带领自己的组织和机构。诶,基督徒和非基督徒们常常为公司利益增长而对不道德行为视若无睹。太多商业领袖向世界发出的信号就是,在商场上的获胜与对神的虔诚侍奉无关。

每个基督徒领袖都有平衡信仰与生意的挑战。在某些领域,非盈利机构的领袖们甚至比那些以盈利为目的机构中的同行们面对的信仰挑战更大,因为他们需要平衡许多不同利益相关者的需求,比如受益人、捐献者、基金机构、本地社区以及环境。基督徒商业领袖知道,他们需要比做每家非基督徒商学院都教过那些合乎伦理、遵守法律之类的事情更多。但并非所有人都明白,对基督徒商业领袖的要求不仅仅是把钱放进捐献箱。神并不需要我们的钱,他需要我们拿自己经营的事业作为对神的侍奉。

马里恩·韦德(Marion Wade ),一位活出自己信仰的基督徒商业领袖

马里恩·韦德是基督徒商人的一个榜样,他创立并运营一项产业以侍奉基督。韦德成长在一个破损的家庭,在经历了几次失败的起步之后,在1929年时与一个朋友一起开了家小公司。他在The Lord is My Counsel(暂译为“主是我的顾问”)一书写过自己的经历。从第一天开始,公司就决心要成为一个基督徒领导力的特别榜样。“我们选择的名字几乎是自己演化出来的。作为个人、作为公司,我们都是在为主工作——我们是主的仆人。‘ServiceMaster’(侍奉主人)这词在每个领域都给我们留下了完美印象。”几十年后,他的小公司成长为拥有7000家分部、46000员工的大企业,拥有Terminix、Merry Maids等多个知名品牌。从任何意义上说,都是商业上的巨大成功。但这只是故事的一半。在韦德的书里,他描述了自己每天都面对一桩紧张的事情。“公司无论大小,其主管都有责任按照让自己员工保持工作、让股东们高兴的方式去经营公司。但这不是他的首要职责。他的第一要务是按照取悦神的方式来经营公司。他必须这么做并非因为他想要获得任何回报,而是因为,对基督徒而言,没有别的选择。”

韦德带领公司的努力似乎反映了所罗门在传道书2章24-26节中的说法:“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神喜悦谁,就给谁智慧、知识和喜乐,惟有罪人,神使他劳苦,叫他将所收聚的、所堆积的归给神所喜悦的人。”生意(以及个人)的成功来自于为取悦神而工作。这不是“说出来就拥有”的福音。相反,基督徒们把成功定义为侍奉神。尽管利润可以算是成功的一部分,但这并非成功定义所在。保罗在哥林多前书10章31节中写到:“无论做什么,都要为荣耀神而行。”保罗并不是说我们失败过的基督徒会“一切都好起来”。相反,保罗建议我们要以荣耀神为目的去经营我们的公司。

保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2章9节里写到:“弟兄们,你们记念我们的辛苦劳碌,昼夜做工,传神的福音给你们,免得叫你们一人受累。”保罗不是为个人的荣耀而做工(尽管荣耀自然而然也来了),也不是仅仅为自己宣教而募集资金(尽管也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他做工是为了敬拜与侍奉。他所做工是荣耀神的一个方法,正如他的教导、治愈并写作一样。

高管们如何平衡信仰与工作

劳拉·纳什(Laura Nash)在哈佛商学院和波士顿大学教授商业课程。她通过采访65位美国自称福音派基督徒的高级商业主管,研究了他们的问题。纳什认为他们有三个不同的方式来平衡信仰与对公司的领导:

普遍状况——宣称作为基督徒在做出商业决定中没有什么特别的难处。认为“我是基督徒,哪怕我在生意上的做法似乎不太恰当。作为基督徒,我被赦免了,我不完美。“

辩解者——相信自己的生意或财富上的成功表明自己在信仰动机与商业动机上的合理平衡。认为“神祝福我对商业成功的热切追求,所以神显然满意我经营公司的方式。”

寻求者——承认商业和基督教伦理有时会发生冲突,寻求智慧与勇气来做出潜在、不受欢迎的抉择。他们认为“我面前有艰难的抉择,所以我必须祷告、咨询其他基督徒,让我能始终将神的荣耀放在第一位。”

寻求者们给纳什留下深刻印象。在与他们交谈时,她发现他们有经常要去平衡作为基督徒同时又担任商业领袖时所产生的七大张力:

1.对神的爱与对利润的追求

2.爱与竞争的驱动力

3.人的需求与盈利的义务

4.谦卑与成功的自我

5.家庭与工作

6. 慈善与财富

7.  虔诚的见证与世俗之城

在与这些成功的商业领袖交流中,纳什听到寻求者们说,他们意识到有需要平衡的呼召时,他们会在这种情形下去寻求侍奉神。

商业领袖们以荣耀神的方式带领公司,会有多大不同?

考虑马里恩·韦德的案例并纳什的研究,看起来伟大的基督徒商业领袖能通过自己所做的决策来荣耀上帝。基督徒领袖给自己培养出各项原则,帮助他们面对公司业务所带来的挑战。他们:

1.感谢神。基督教商业领袖周围的人知道,他每天的工作都是荣耀神。他工作如同自己的客户(或者雇员)是耶稣——正如马里恩·韦德用最好的办法来清洁地板是侍奉神一样。基督徒领袖并不仅仅是赚钱然后放到奉献箱里——他明白,工作就是奉献,所以在工作过程中,他与他人的关系就像他与上帝的关系一样。

2.为竞争者祷告。耶稣告诉我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章44节)。我们也能将这诫命用到竞争激烈的商界:耶稣愿我们为那些想要毁灭我们公司的人祷告。一个基督徒领袖想要在尽力成功,但也祷告祈求神祝福他的“敌人”。他祷告神能得到荣耀,而不仅仅自己提高了底线。

3. 找机会寻求神的指引。“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彼得前书5章8节)。撒但总在寻找机会绊倒商业领袖。一个基督徒领袖知道,在纳什所说七种张力方面的决策时要小心,而且他在其他情况下也会祷告并寻求合乎圣经的指引。

4.侍奉。伟大的商业领袖是通过侍奉而非强压手法将自己的权威用于他人身上:“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马太福音20章28节)。杰克·韦尔奇(Jack Welsh)是当代知名的商业巨擘。尽管他不是基督徒,但他编制的公司架构图却是相当知名,那就是把客户放在顶上,然后是第一线雇员……最后才是在底部的首席执行官。就算非基督徒都明白伟大的领袖是去侍奉的,而不是用权势强压他的下属。尽管“仆人式的领袖”并非基督徒专利,但这种思考方式会帮助基督徒商人做出能侍奉神之国度的正确决定。

耶稣想要基督徒发起商业革命

请允许我畅所欲言,扩展一下我们对保罗的了解,想象一下他可能经营的生意。你能想象保罗制作帐篷的样子吗?我们知道他对自己最好的介绍是——“法利赛人中的法利赛人”。他能讲演最精彩、最有力的布道,写下有史以来最广泛流传的文字。不那么为人所知的是,保罗生产的帐篷也毫不逊色。他很可能也是很棒的人事主管,关心自己制作帐篷的同工,正如他关心提摩太在教会中的工作一样。对保罗来说,制作帐篷不仅仅是为了养家糊口。对保罗而言,这更是他传教的一部分,是他献身于基督的见证。

耶稣想要每个基督徒商业领袖都像保罗、所罗门或马里恩·韦德那样侍奉。他想要领袖们在做出商业决策、与竞争者互动、遵守政府法规并带领员工是能成为荣耀他的工具。他会将商业成功赐予其中一些人而并非别人。无论他所给予的是何样的商业成功,耶稣想要商业领袖们将耶稣本人当成董事会主席。他想要他们如同主自己带领那样去服务客户、管理员工。耶稣在马太福音25章(原文作24章)的故事中给出了一条原则,是一位王对得着赏赐的人说“因为我饿了,你们给我吃;渴了,你们给我喝……”因为这王曾经说过:“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当伟大的基督徒尊敬对待自己的员工,耶稣也将这算为侍奉他了。

回到开篇时的问题,为什么对商业而言,基督徒式的领导很重要?答案显而易见。想象一下吧,一个商业社区中基督徒执行官、中层管理与一线员工都努力通过自己每日工作来敬拜神。为神的荣耀而经营的产业并不总会做出正确的决策,但当领袖们面对挑战时做出的决策会荣耀神,他们承认他、祷告并寻求他的指引并且将局面转变为侍奉的良机。

商业是基督教事工最好的场所。基督徒们每星期只有几个小时在教会里(非基督徒也许之后复活节时去一个小时。)如果基督徒想要成为耶稣革命的一部分,那么他们需要将这革命运用到每个人清醒时都在的工作之中。基督徒商业领袖在世上比牧师们更有影响力……但他们学着带领,每个决策都是荣耀神的机会。教会里的事工如同罐中的盐。盐需要用在食物上,教牧也需要发生在商业世界里。这愿景如何实现呢?通过发展商科专业,萨特勒(Sattler)学院已经抓住机会、肩负起责任去帮助那些通过他们的决定实践为上帝服务的训练中的领导者,通过培养他们的革命力量。

威廉·J·奥利弗博士(William J. Oliver)是萨特勒学院(Sattler College)商学教授。奥利弗拥有麻省理工学院硕士学位和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的管理学博士学位。 他曾在布兰代斯大学,麻萨诸塞州阿默斯特分校,塔夫茨大学,戈登学院和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任教。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