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会为美国驻足停留吗?

我真心诚意地相信,神想要停下来帮助美国。他为我们这国度、为我们的人民投入太多,不会仅仅是为了与我们擦肩而过。但在这发生之前,必须发生几个重大的改变。

最近我写了一本书When God Stops(暂译为“当神驻足”),讲述圣经里耶稣为之驻足停留的八个人。我总是好奇于为什么神为他们停留,却与别人擦肩而过。我享受探究这些让耶稣为这每一个人而驻足的许多原理。我也鼓励读者要明白在今天当如何做同样的事情。

一个朋友在刚刚读完这本书之后给我打来电话,他的问题颇有洞见:“神会为美国驻足停留吗?”

我立刻感到如有一道闪电贯穿全身,赐我生命。我知道我一定要到主这里寻求答案。但在我将要跪下而膝盖未及地面之际,历代志下7章14节就立刻浮现在了脑海:

“这称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祷告,寻求我的面,转离他们的恶行,我必从天上垂听,赦免他们的罪,医治他们的地。”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祷告和棒球赛的工作原理很接近。如果球员没有跑上一垒,他就不可能合规直接上二垒。然而,我每次听到有人在讲解这段常见的经文时,都拿这段经文教导祷告的重要性。他们似乎跳过了谦卑的原则。

突然间,我可能发现了为什么教会无法释放我们这国度所亟待那治愈能力的原因所在了。如果我们想要神驻足停留,如果我们想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得到神的关注,我们首先要花时间让自己谦卑下来。

耶稣在路加福音18章中的解释更好:

“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地祷告说:‘神啊,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加福音18章10-14节)

我们仔仔细细逐句逐句来看看吧。

10节: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

当我以当代美国为背景来阅读这段经文,很容易就看到一个共和党人和一个民主党人;一位男性和一位女性;一个白人和一个少数族裔去祷告。这段寓言的要点并不是他们祷告,而是他们如何祷告,这才是他们祷告被垂听与否这巨大差异的原因所在。

11节,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地祷告说……

注意,耶稣说,法利赛人是自言自语地祷告。法利赛人显然是在按照自己的样式重新塑造神,他祷告起来好像神也和他有着一样的观点。

神啊,我感谢你。

以感谢为开场非常好,不过要注意到后面跟着的这些“我”、“我”、“我”:

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

他拒绝在神面前省察自己,反而在神面前给自己摆功劳。

13-14节: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著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

后面这位的祷告并非因为他是个税吏而更加有效,第一个人的祷告也不因为自己是法利赛人而更有效。民主党人不会去在乎共和党人说什么,共和党人也没给民主党留什么空间。让一个人的祷告被听取而另一个被无视原因在于谦卑。我们晓得,谦卑和公义(或者在上引经文里所说的公正)从根本上说都密切相连。耶稣说得很清楚,除非我们的义超过法利赛人的义,就断不能进天国(马太福音5章20节)。

我们还可以在另一段经文里看到如此之义的展现,在创世记18章里,亚伯拉罕为自己侄子罗得并所多玛和蛾摩拉的民代祷。亚伯拉罕谦卑地问神,如果所多玛和蛾摩拉还有50个义人,神会饶恕这两座城吗?神同意了。

然后亚伯拉罕将数字降低到了45,然后是40、30、20,神答应了。亚伯拉罕最后问神,如果只剩下10个义人,神会放过这城吗?神最后一次答应了。

这段经文也许你已读过多次,但如果你与我一样,很可能错过其核心所在:神摧毁所多玛和蛾摩拉并非仅仅因为其罪恶滔天,还因为义人竟如此之少。

并不单单因罪恶之大,而是因为义人的缺席,才最终毁了一个国度。

除非美国的“义人”们能有一个谦卑的复兴,我们的祷告终不会被回应,越来越多的人也会离开我们的教会。无论如何,想象一下,如果全国正直的领袖们都来到一起承认自己彼此相互所犯的错,并且寻求可行办法来建立桥梁以求做得更好,那会发生什么。我真心诚意地相信神想要为美国驻足停留,但我们必须谦卑自己并请求他这么做。

格里尔主教(Derek Grier)是弗吉尼亚州邓弗里斯恩典教会(Grace Church )的创会牧师。 格里尔本科就读于霍华德大学的工商管理专业,而后在摄政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瓦格纳大学获得教牧博士学位。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