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蘇萊曼尼、美國以及正義戰爭

蘇萊曼尼、美國以及正義戰爭

伊朗前最高安全與情報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少將。
伊朗前最高安全與情報指揮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少將。

伊拉克當地時間星期五凌晨,一架美國無人機襲擊了巴格達機場,擊斃伊朗最高軍事長官卡西姆·蘇萊曼尼(Qassem Soleimani)。數十年來,蘇萊曼尼是伊朗在中東地區插手武裝衝突和恐怖襲擊的主謀,其行徑包括向黎巴嫩真主黨提供援助、襲擊沙特油田與國際間船運,並以美國在當地的軍事力量為襲擊目標。事實上,五角大樓將超過600位美國軍人之死歸咎於蘇萊曼尼。

在其死之際,蘇萊曼尼離開美國駐伊拉克大使館僅15英里之遙,而上周該使館正被由蘇萊曼尼所操縱的武裝分子洗劫。

哈德遜研究所 (Hudson Institute)的邁克爾·多蘭(Michael Doran)在紐約時報上撰文指出:「剷除伊斯蘭共和國這個數十年來針對美國及其盟友,尤其是以色列的暴力活動的策劃者,代表着中東政治的結構性轉變。」

而且,儘管不知道這結構性轉變會帶來什麼,多蘭的結論是:「我們今天早晨起床後的世界,擺脫其最臭名昭著且危險的恐怖分子,變成了一個更好的地方。」

當然,美國襲擊蘇萊曼尼帶來一系列的問題。伊朗會如何回應?會導致通過什葉派武裝分子的「代理戰爭」嗎?伊朗會直接打擊美國軍事目標?伊朗會在中東甚至在美國發動恐怖襲擊嗎?這是在中東甚至更大範圍內通往更大規模、更血腥戰爭的決定性一步嗎?

未來不可知,在一個充斥着反覆無常角色的動盪不安地區尤其如此。不過呢,我們能按照「正義戰爭論」(Just War Theory)來評估這決定以及任何導致敵對行為的決策,是否真是合乎正義的行為。多少世紀以來,從奧古斯丁、阿奎那到宗教改革家的基督徒思想者們——都在尋求基督教關於人之生命的神聖性以及基督徒通過保護我們鄰舍遠離邪惡而愛他們的職責這兩者之間的調和之道——他們給出了一系列的條件,讓一些暴力行為能被視為正義之舉。這些條件包括是否應該發動戰爭以及應如何發動戰爭。

第一,發動戰爭的原因以及背後的目的必須是正義的。第二,戰爭必須由合法權威所發起。第三,暴力必須成為最後的手段。第四,使用在戰爭的東暴力必須恰當。第五,暴力不得針對非武裝人員,以及最後一點,必須有合理的獲勝可能。

顯然,這些條件都對應着很不確定的細節,其中有些則是我們這些旁觀者們也許也無法知道或者是不確知的。如果我們用這些條件來評價擊斃蘇萊曼尼事件,我們能得出的結論就是,考慮到蘇萊曼尼長期以來的恐怖主義與邪惡行為,以及他針對美國和美國盟友們(包括平民)這些劣跡,這些都是正義的原因。

行為的發起者是否是合法的權威,這問題更加難以回答,因為美國和伊朗之前並沒有處在正式的宣戰狀態。然而,我們的武裝力量是合法駐紮在伊拉克,得到國會授權並伊拉克政府的批准。蘇萊曼尼是在煽動針對美國和伊拉克政府的敵對行為,並且按照五角大樓說法,他還在策劃更多襲擊事件。(戴維·芬奇David French在這裡給出了更多有幫助的解釋)

本次襲擊是精密的無人機襲擊,並沒有針對平民,這也是回答了關於手段恰當性與成功可能性的問題。襲擊是不是最後的解決手段?很難知道。顯然,對伊朗政權的制裁併沒有影響蘇萊曼尼在周邊地區的活動。

最困難的問題,在我看來,就是所預防的邪惡是否比潛在後果更嚴重。這大膽、全新的立場會導致伊朗收斂其行為,還會觸發更大規模的戰事呢?我們只能從事後來回答這問題。

當然,我們所知有限。不過,我們需要在未來幾天、幾周中將正義戰爭的條件記在心中。正如敏迪·貝爾茨 (Mindy Belz)在BreakPoint播客關於蘇萊曼尼伊朗的特別節目中告訴我那樣:儘管美國正關注於總統彈劾問題,但中東一直都炸得天翻地覆。

最重要的是,讓我們向創造歷史的神禱告,祈求神將智慧賜給總統和國會,求神賜平安給我們軍人和其他生命受威脅的許多人,賜中東以和平。

原文最初發表於Breakpoint.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