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特-金峰会

从1974年我俩19岁相遇时开始,南希和我就是最好的朋友,1976年我们结为夫妇。她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有实用主义思维、头脑最冷静的人,也是最好的人品鉴定者。她有把事情删减到底线的办法。短小精干的论述往往比我一本书所要表达的意思更多。有鉴于此,我要分享一下她的见解,我觉得很有帮助。

在具体介绍南希的洞见,先大概谈几句想法。

第一,看到如此自由派媒体这么介绍此次特朗普-金正恩峰会很是惊奇。仿佛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则一样:“无论特朗普做什么,他都错了,不值一提。”

写作本文的时候,《赫芬顿邮报》和有线新闻网的头条是这么说的“特朗普的战争博弈协议让南韩猝不及防”,以及“特朗普的新世界秩序。从撕毁与盟友的协议到与北韩对话,以下是特朗普搅和前任总统们成就的几个办法。”

相形之下,布赖特巴特(Breitbart)新闻网的头条是:“日本赞扬特朗普在与金正恩的峰会中获得成功”以及“南韩发出赞扬”(技术原因,恕不提供链接了。)

我估计这种各执一词的报道会在接下来几天中会继续下去。最终的证据则尚在雾里看花。从长期看,这次峰会将有什么成果呢?我稍后再回到这个问题——这是真正问题所在——在本文末尾。

第二,南希基本不算特朗普支持者。她投票给特朗普时有着很大的忧虑、对其所抱希望反而有限,南希觉得特朗普的品德和他交流的方式会对这个国家带来负面、引发分裂甚至粗俗化的后果。我是带着更多期望大于忧虑的心情投票给特朗普的,希望他能成为反堕胎运动、宗教自由、以色列真正的朋友。

简单的说,特朗普同时达成了南希的忧虑和我的希望。他在这两个方向上都太突出了,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方面,非常高效。

回到峰会这个题目上,南希有两个简单的问题。第一,金正恩想要某些“条件”胜过他想要权力吗?第二,可以让他确信自由能带来繁荣吗?(在特朗普播出那段现在已经海内皆知的视频时,这是特朗普在思考的问题吗?)

考虑到金正恩和“条件”,我们要记住,金正恩只有34岁,因此,他也属于千禧一代。尽管许多千禧一代也都有非常强大的世界观(想想他们呼吁“公正与平等”的样子吧,哪怕过犹不及),他们都成长在比史上任何一代都要“条件”优越的时候。

手机。游戏机。无所不在的网络生活。还有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多的汽车、财富还有各种玩意。

这些对金正恩有多少吸引力呢?考虑他终有一天统治世界的野心并不大(这么说吧,至少不像普京这样的人),也许他会满足于很多“条件”,如果他能维持自己对他国家的统治的话呢?

再说金正恩和自由,我们要记住,他还没周游过世界,没怎么看过资本主义的全部益处。他没有在北美和其他国家旅行过。而世界上有许许多多地方都在效法美国,无论好坏。

如果金正恩真心相信自由会带来繁荣,他会接受这点吗?

归根结底,他可能以北韩历史上最伟大的领袖而流芳后世,是铺就了新道路、奠定新路径的领袖。

这些,当然,就是特朗普想要推销给金正恩的东西。从我阅历来看(隔岸观景,和其他人一样),相对于达成某些具体的协议,特朗普更关心把这样的概念推销给金正恩。

那金正恩作为杀人无数的暴君这一事实又如何看待呢?如何看待北韩持续排名世界上对基督徒迫害最残酷国家第一这一事实呢?这一切,就我们所知,完全不可否认,彻底罪恶昭彰。

然而,是不是也有这种可能,那就是金正恩本人也和其他人一样,是他自己宣传的受害者呢?换言之(南希把她内心的疑惑也告诉了我),可不可能金正恩真相信美国(或者南韩)想要摧毁他的国家,或者占领他的土地?

我们一无所知。即便这是真的,他对人类所犯下的罪行依然罪无可赦。不过,也许,当他更清晰的看到现实之光,他也会发出积极的行动。

从品德层面上,无论价值如何,南希坚持认为金正恩的妹妹比金正恩本人更邪恶。不过重申一下,这只是随口一说,不是什么深刻的研讨或者独断的裁判。

最终,真正的问题是:峰会有什么成果?南希看到有线新闻网的记者在怒斥特朗普,说什么“金正恩想要和奥巴马总统会谈,但他拒绝了。所以,特朗普和金正恩的谈判没多大价值。”

然而,这才是要点所在:特朗普并没有拒绝。他愿意面对面坐下来。

这也许会成为打开被封闭、压迫、黑暗之国大门的钥匙。也许面对面的接触,带着对人民拥有更好生活以及让金正恩本人留下传奇的希望,将成为这个国家自由化的催化剂。

我们只能希望并祷告。

(翻译:尤里)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