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南苏丹完成第1000个新约译本

(图片:YOUTUBE/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在南苏丹完成第1000个新约译本,当地数百名基督徒在这本新约的奉献礼上把自己献给上帝。

威克理夫在8月达到这重要的里程碑,但这只是占全球语言数的10%,其他一些语言有若干程度的翻译工作在进行。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寻求在2025年前,为每个需要圣经翻译的族群展开译经工作。

美国威克理夫首席运营官拉斯·赫斯曼(Russ Hersman)最近在电子邮件中向基督邮报描述上月在南苏丹举行克利科语(Keliko)新约圣经奉献礼的情景。

“在克利科语新约圣经奉献礼的第二天,Bidi Bidi难民营也举行了一场礼拜,Bidi Bidi难民营是世界第二大的难民安置点,接受了超过25万难民。那场礼拜好像是第二次小型奉献礼。牧师在礼拜上请求神悦纳奉献,然后数百人走了出来。”

赫斯曼接着说:“难民们拿出钞票和硬币放进奉献箱,不知道他们从哪里有这些钱,然而有许多人没有什么可以给......但他们仍然走出来,把手伸进奉献篮。就好像他们说,'我把自己献给主。'克利科语圣经就是为他们翻译的。”

随着克利科语圣经的完成,现在世界上大约10%的语言都有自己的圣经。该机构表示,近2500种语言的圣经翻译工作正在进行,但多达1600种语言(22%)的语言还没有已知的圣经。”

威克理夫的“2025异象”旨在到2025年让世界上所有7000种语言有圣经翻译项目开展,但因为缺乏文字,近世界45%的语言将在本世纪末消失。

赫斯曼告诉基督邮报,科技技术的发展应用使得翻译过程更快、更有效,该机构曾用50年才在2001年完成第500个圣经译本,但完成另外500种语言的圣经译本只用了17年。

“这种加速——将长达数十年的翻译项目缩短至数年—— 主要因为南方和东方教会的发展以及科技技术加快了翻译速度,并使更广泛的沟通和旅行变得更快捷,”他说。

“当地领导力的空前成长、全国翻译人员的加入、项目的发起,以及与邻近社区和类似语言团体的合作都加速了翻译进程。”

赫斯曼透露,还未有任何母语圣经的语言族群主要集中在南太平洋岛屿,那里总共有近1300种语言,例如仅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就有800多种语言。

“最大的挑战是庞大的语言数量,但地理可达性 ——在某些情况下—— 缺乏字母表也是重要的障碍。这也是我们采用社区接触策略的原因之一,”他解释道。

“通过聚集说相似语言的群体,他们可以在翻译项目上合作、学习,建立社区并同时加快翻译过程。”

威克理夫圣经翻译的“2025异象”面临不同挑战,包括处理不友好的政府和其他宗教,他们反对圣经翻译项目。

赫斯曼指出:“有时在对圣经翻译开放的地区也存在困难,由于南苏丹的内乱,夹在交战双方间的人面临危险环境。”

“我们希望所有人都能接触神的话语,即使面临迫害、不稳定和危险,我们相信神的主权。”

饱受战争蹂躏的南苏丹——完成第1000个新约译本的所在地——就是这样的例子。

“由于当地动荡,南苏丹的克利科语族群经历了巨大的困难。南苏丹上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内战使该社区无法留在家园,许多克利科语族群逃到乌干达和刚果民主共和国,”这位威克理夫美国首席运营官解释说。

“在与苏丹政府签订和平协议后,人们开始返回祖国。然而,2013年,南苏丹爆发种族斗争。虽然克利科语族群未卷入种族战斗,但战争仍在蔓延并影响了克利科语族群的家园。大部分克利科人再次逃到乌干达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他补充说。

威克理夫主席鲍勃·克里森(Bob Creson)在2017年的一次采访中告诉基督邮报,翻译工作和用所熟悉的母语听到耶稣的教导已经转化了社区,他提到喀麦隆班巴朗村(Bambalang),那里村民的300个房屋被邻近村庄烧毁。

“面对巨大的破坏,许多人生气,想要报复。但是,奇兰博语(Chrambo)中耶稣有关爱仇敌的话安慰和医治了班巴朗村地区的人,他们选择了宽恕。”克里森当时告诉基督邮报。

赫斯曼指出,在接触难以进入地区的许多其他语言族群时,只是语言努力对完成圣经翻译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的工作包括行政任务、后勤、教学、信息技术、社区合作、数据收集、指导等。组织的复杂性也加增了2025年计划的整体挑战,但我们很幸运,在这些方面都有非常优秀的人才。” 他说。

“虽然技术加倍提高了实际的翻译过程,但确定未触及的语言、展开与社区的合作使他们理解如何准确地翻译圣经——需要时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