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當前頁面: 觀點與評論 |
問蘭德博士:跌倒了的基督教領袖們能被允許回歸教牧嗎?

問蘭德博士:跌倒了的基督教領袖們能被允許回歸教牧嗎?

問:在道德上犯錯之後,基督教領袖們應否被允許重回教牧崗位呢?

當基督教領袖們背離信仰之後,是不是應該能重新回歸基督教教牧職位並被信任呢?我在之前的基督郵報專欄上談過這個問題(2020年2月7日14日

然而,由於賽達維爾大學(Cedarville University)那悲劇的不斷展開而導致公共分歧愈演愈烈,事情就有些不一樣了。公開說明一下,我與賽達維爾大學校長托馬斯·懷特(Thomas White)有私交,他由於僱傭一個「性虐者」在該大學工作而被委託人安排在調查期間進行「行政休假」。

我所知道的懷特博士是一個擁有堅定基督教品德、高度受召感要侍奉主並福音和我們救主教會的一個人,我希望並禱告祈求,這次由賽達維爾大學委託者所授權的獨立調查能夠發現懷特博士只是失察而已,沒有別的過失。我更希望並禱告調查懷特博士對神學家併兼職籃球教練安東尼·摩爾博士(Dr. Anthony Moore)的信任也沒有瑕疵,安東尼·摩爾博士即由懷特博士所聘用的那個「性虐者」。(摩爾博士已承認偷偷攝錄過一個男同事洗澡的視頻並且在之前教會中掙扎於同性吸引。)

話雖如此,即便這些禱告得到正面的回應,我也相信懷特博士在判斷方面犯下了很嚴重的錯誤。無論他打算讓一個基督徒弟兄並朋友「歸正」的動機有多高尚並「有挽救的意義」,他最高的優先考慮總應該是受由父母並委託人交給他來照顧那些年輕人的安全以及身體和屬靈健康。從非常現實的意義上說,懷特博士還是年輕學生的牧者,他的首要考慮應該是他們的福祉。

賽達維爾的插曲說明了在北美基督教學校、學院、教會和准教會事工中,每周(如果不是每天的話)都在發生的一個問題,並提供了豐富的信息。當擔任實際職務、"事實上 "的牧者監督和負責的人(不僅是牧師和教會同工,還有基督教學校和學院的教師,特別是教練和宗教和聖經教師,以及通過Cru、InterVarsity、Ratio Christi等的准教會牧師)背叛了他們神聖的信任,他們還能去擔任基督徒領袖的職務以負責保護神的子民不受假牧人的影響?我相信,回答必須是響亮的:「不!」

為什麼?當人們背叛了基督教領袖所肩負那神聖並聖潔的信任時,他們的可能的復職必須讓位於被基督教領袖保護那些被服侍和被背叛之人的神聖責任。應該永遠記住,"過去的行為是對未來表現的最好預測"。

這樣跌倒過的領袖們可以被寬恕嗎?是的,他們可以被寬恕,如果他們認罪並請求寬恕(約翰一書1章9節)。他們能新成為教會完全的一員,成為基督肢體的一部分嗎?是的,新約聖經說的很清楚,那些悔改的人能夠被寬恕並且成為當地基督肢體的一部分。所以,與基督的縱向關係是可以被修復的,然而,與同為信徒之人的平行關係也能恢復。

然而,這與被重新提升到他們所背棄的神聖信任的地位是不同的。被呼召並被授權作為牧人和牧師服事神的子民,是一種神聖的特權和神聖的託付,而不是一種權利,即使是在神呼召並裝備了一個人做這樣的侍奉時,也是如此。他們在道德上的失敗會使他們永遠失去履行神聖呼召的資格。

這樣的人濫用他們所傳揚耶穌的愛和恩典的神聖呼召,虐待那些被呼召去牧養的人,就是那些向他們尋求屬靈諮詢和牧養的人,這是褻瀆。事實上,這是對靈魂的強姦。

使徒保羅是基督教信仰的英雄,他很清楚他潛在的道德敗壞可能使他失去了使徒職分並傳福音的資格。他對哥林多教會寫到:「我斗拳,不像打空氣的。我是攻克己身,叫身服我,恐怕我傳福音給別人,自己反被棄絕了」(哥林多前書9章26-27節)。這裡的話語栩栩如生。保羅「擊打」自己的身體,使其從,否則的話他就是「不合格」的,或者說「被棄絕的」(adakimos)。這個詞在一世紀時的羅馬帝國時用的比較多,講的是定期稱量硬幣以檢測其是否與標稱金銀重量一致的一種常見做法。經過一段時間使用後,硬幣可能會在經過一手又一手的交易後因摩擦而失掉一些分量。在天平中被稱量並發現不再擁有足夠價值後,硬幣就被打上「被棄絕」的烙印,退出流通,放在架子上。哥林多是一世紀時的重要商業中心,哥林多人立刻會明白保羅說的是什麼意思。

按照保羅其他許多教導而言,他顯然並不擔心自己得到永恆的拯救(羅馬書8章28-39節,以弗所書2章8-10節,提摩太後書1章12節)。然而,他很明白的事實就是如果他自己不提防道德上的錯誤,那他就失掉了自己擔任使徒的權利,不能成為耶穌基督福音的使者。

我也擔心,為幫助一個跌倒過基督徒弟兄 "恢復 "這種合理且令人欽佩的願望,往往會使我們對屬神、崇高的榮譽和隨之而來的責任的敏感度減弱,而這也是承擔起牧者、牧師的責任所在。

歸根結底,雅各告訴我們:「我的弟兄們,不要多人作師傅,因為曉得我們要受更重的判斷。」(雅各書3章1節)

希伯來書13章17節是這麼說基督徒領袖作為牧人的照顧關愛職責:「因他們為你們的靈魂時刻警醒,好像那將來交賬的人」,而教會所賦予一個基督徒的職責和信賴,沒有比這更大的了。這些話對所有想要響應上帝的呼召成為牧羊人的人來說相當振聾發聵。在未來的某個時候,每一個牧羊人都要為自己守望關懷的事跡而向大牧人本人負責。

我禱告祈求所有奉耶穌的名受牧羊人神聖而聖潔的呼召的人,都要不斷地用仁慈的心態去錘鍊自己的身體,使自己的身體順服,免得他們失去作為上帝的牧羊人之一這奇妙而神聖的特權。

理查德·蘭德博士(Dr. Richard Land)是南方福音神學院(Southern Evangelical Seminary)校長,基督郵報英文版執行主編。

最受歡迎

更多觀點與評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