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我的精神病经历

我的精神病经历

就算很小的时候,我也感受到耶稣在生命中的存在。我猜那是从妈妈送我去主日学的时候开始的。我觉得内心有一种自己无法完全解释清楚的激动。还有那些耶稣爱孩子们的歌曲……我知道耶稣他爱我。

当我和其他小女孩一样去野营时,我会独自沿着海滩散步,思绪茫然。我会假装自己和看到的那些青少年一样美丽。我以前很美,但我自己不这么认为。当我走在沙滩上,我记得自己被人看着的感受。当时我不知道那是谁。在我长大之后,我觉得被人盯着看时我就摆摆头。成年之后,我把这一切归结在了一起,才意识到是耶稣在看着我成长。

从一开始就是主与我的相爱的故事。和所有激烈的爱情一样,这里也有心痛时分。我十岁时,母亲死于癌症。那是让所有人身心俱疲的疾病,延续5年之久。我想,母亲的痛苦我可能看的太多了。对一个孩子而言,看着母亲死于癌症太艰难了。极度的痛苦和悲伤持续多年之久。当时我没意识到自己抑郁了。我所知道的只是我对神很愤怒。我现在才晓得,他对我们各自都有安排。我只是长大之后才明白这点。

十多岁的时候,我梦想黯淡,远离教会。耶稣并没有抛弃我。他从来没有离开我。时光荏苒,我又独自去弥撒了。我为母亲和我自己的健康祷告。除此之外,我并不知道还要向耶稣请求什么。只是人生晚些时候,我才开始明白,我一切的恩典都来自于主。我可以请求神赐予财务帮助、保护、指引并其他许多东西。

30多岁的我也不顺利。我的婚姻很稳定,但我不是。我的工作有缺陷,所以我离职了。当时的事情很难解释。我开始觉得不好,然后变得越来越偏执。我的强迫症症状又回来了。20多岁时,我曾经有典型洗手强迫和对细菌的强迫症。有段时间很糟糕,我靠自己学习了一种纠正办法。如果我不屈服于这种强迫症,那它就会慢慢消失。多年后,我学习了一门关于强迫症的课程。导师说你首先要学会与焦虑共存。你自己要停止不断的检查、也不要再洗手,而要与焦虑共生。然后,焦虑渐渐缓解了。消失了吗?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不过尽管我的症状没有彻底消失,但显然好很多。我现在又相当正常了。

应对这些精神疾病并不容易。我用自己前所未有的方式祷告。我会对神说话,把自己的问题告诉神。我每天祷告祈求神能让我的疾病缓解一些。这并没有在一夜之间发生,但我可以看到事情正在起变化。我与神的关系成长了,我知道他在听我的祷告。

进入新千年,我与耶稣的关系更加牢固了。我注意到,一些美好的事情正在发生。无论何时,当我说出耶稣的名字,圣灵就充满了我整个身体。我全身都有一种触动的感受。无论是放声说出还是只对自己轻声低语都是这样。我将这状态称为被圣灵充满。我知道主在鼓励我与他拥有更亲密的关系。

有那么一次,丈夫要横跨整个国家来跟我碰头。当时我状况很差。当你和所爱之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有一种安慰。虽然我有各种问题,但我们的婚姻还是一直维持着。真正让我们维系在一起的是我们对主的信仰。我们一起祷告、为彼此祷告。

我所在教区有圣经课程。我觉得主这是想要帮助我理解圣经。我在圣经课上认识了一位女士。她告诉我她儿子是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她告诉我,她对儿子说,医生看了够多了,与我一起来教会吧。现在他好很多了,她的故事与我类似。感谢主,我现在也好了很多。课程结束的时候,我对圣经有了很好的理解,也更知道成为一个天主教徒意味着什么。主用许多方式对我们说话。

我玩一个叫“面试”(interview)的游戏。这是一个主题是让我成长的属灵问题的问答游戏。游戏是要测试我信仰的状况以及对神的知识。对于“耶稣是什么?”对这问题,我的答案是,耶稣是爱。我假装在电台、电视节目里,回答这个问题。“天国在哪里?”如果我们得救了。我们死后就去天国。“耶稣想要我们知道什么?”他想要我们追随他,彼此相爱。这游戏在我脑子里维持了很久了。有一个问题总是难住我:“耶稣想要你做什么?”我想这就是我现在所做的。我在写关于主的事情。我觉得这就是我的呼召。

事实证明,我的强迫症接近痊愈了。精神健康已经持续很多年。我将此归功于耶稣,这是他在我身上完成的工。甚至我医生,我也感谢主带领我认识他。祷告是关键,祷告帮助我应对人生挑战。我能直面这些挑战,因为主与我同在。

安·莱恩(Ann Layne)是一名天主教徒,已与丈夫携手走过婚姻生活25年。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