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花多少时间和青少年在一起?

(图片:UNSPLASH/BEN WHITE)

我们曾经在青年事工中常讲这么个笑话:需要一个复杂的数学公式才能测算出两个移动目标相互碰撞的确切位置!这恰恰是当代教会里一个普通青年牧师想要努力追赶上今日青少年繁忙日程安排时的体会。

如果青少年们定期出席各项活动,你每天实际花多少小时来牧养自己教会中的青少年?最常见的是周中的青少年小组,这大概要你用上1到1.5小时。如果他们在礼拜日也来,那就还要多几个小时,不过坦白说,在礼拜期间,你没多少时间可以和他们互动。

按照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说法,美国的青少年平均每天睡8.6个小时。在学校和家庭作业上用掉6.8个小时。媒体和通讯每天占用2.3个小时,还有一些调查的这项数据要高一些。青少年的空闲时间是每天1.4小时,他们花1个小时在吃喝上。参加体育运动0.7小时。在镜子前梳妆打扮用掉0.9小时。宗教活动只有可怜的0.1小时,做义工0.5小时。其他种类的活动是每天1.7小时。

能看出为什么说接触他们、与他们一起过一段有质量的时间是种挑战的原因了吧?

我们还应谈谈自己与技术的竞争。我还记得自己刚刚意识到这种挑战的时候,当时我还在公立学校工作。某一天,学生们必须去看有教学内容的视频或者DVD。其中一些东西已经有20多年的历史了。质量差到了让青少年们如坐针毡的程度。我要是影迷,那确实没什么比坐在3D巨幕影院观看精彩动作片更好的事情了,所以我很同情他们。

自1977年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用《星球大战》第一部“新希望”提升影片制作门槛以来,美国的视频技术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过去那种3、4秒时长的视频剪辑,有时比个镜头还漫长的视频,卢卡斯将其缩略到了每个只有2.5秒,强化了电影的感染力和精彩程度。很快,他的技术成为追随者们效法的榜样。这些快节奏场景电影在接下来几十年中影响着青少年的注意力时长。

青少年们再也不看那个时代的老派慢速,受限于缩水预算的教育电影、基督教电影。一项又一项针对互联网的研究确认这一问题存在。只有很少几个,也许是有巨额资金支持的电影制片方才会去挑战这些现象。

在青少年的想法中,这只是带来枯燥而已!在他们人生的这个阶段,好莱坞的大型电影公司设定了他们心思的模式,再不可能从快速“法拉利风格”回到老牛拉破车的节奏了。

2015年,《华盛顿邮报》刊发题为“青少年每天花9小时在媒体上”(Teens Spend Nearly Nine Hours Every Day Consuming Media)一文。这数字是卫生部在前述报告中估值的三倍。想想吧:如果青少年每天24小时中哪怕只有6个小时是用在媒体设备前,那我们与他们在一起共度的时间无论有多宝贵,又如何匹敌呢?

千万不要低估了青少年接触青年事工时间长度的重要意义,我想讲述一个一位不必透露其姓名女士的故事。她加入了我们小组里的一个大型的青年团契。我们每个人都为她祷告,神也感动她。她公开向自己的青年小组和我们教会宣告,神已极大地带领她,甚至她觉得自己感到了加入教牧行列的呼召。我们鼓励这位女士更频繁地出席青年小组和教会的活动。这位女士的母亲本人也是一直出席教会活动的人,还是我们管理委员会的成员之一,在她听到她女儿的经历后说:“看看这能维持多久吧!“

几个星期之后,这年轻的女士告诉我们,她母亲催促她找一份夏季短期工作。她也找到了一个,但因为工作时间关系,她要错过一些青年小组活动。在我和她母亲联络时,得到回复是:“好吧,她必须学着去工作!“我们很赞同,出于负责,我们也建议能找一个与新找到信仰不冲突的别的工作。她母亲的却断然回答:”绝不。“

这位女士的出席情况锐减,不久就告诉我们说工作的地方有个年轻人开始约会她。那人并非信徒。与所有人的建议相反,她还是接受了他的追求,不到6个月,她发现自己怀了一对双胞胎女儿。

她再未追随神的呼召。马太福音22章14节说:“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然而神确实因此而做成了一件事,教会接触并将爱带给那位男友和两个女婴,当妈妈的也因此而学到了颇有价值的一课。

我们总应该单单信靠神,神是能让两个火球在恰当时间碰撞的那一位。与其觉得难以跟上青少年的时间表,还不如珍惜在神面前与青少年共度的每时每刻。

我一直相信,祷告是关键所在,我们最需要的是圣灵的属神恩膏。青少年需要我们来爱他们,需要理解他们成长于其中的这个纷繁芜杂的世界。神能融合教牧事工与时间,使其触动内心,这会持续到永恒。我们必须寻求神,每天追随他的带领!

(翻译:尤里)

诺兰·J·哈克尼斯牧师(Nolan J Harkness)是Nolan Harkness Evangelistic Ministries Inc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