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得你仇敌的诡计,第三部分

从50年代中到60年代初,二战后的美国社会都没意识到,自己正在经受邪恶者的新一轮攻击。我们灵魂的敌人,以其堕落天使的魔鬼智慧介入其中,充分利用并更进一步迷惑了将要到来那一代人的心思。他的计划有三步。第一是要让人的思想偏离原先的复兴。第二,教会内的战火继续。第三则共同搅扰是每一代人的心思和计划,让他们奔波操劳,无暇考虑属灵的事情。

第一次世界大战、大萧条后不久,从历史角度看又相当短时间内所发生的二战带来了劫后痛苦,这让许多人的心思意念中诞生了想要让家庭更强大、更幸福的渴望。有人说:“美国需要再度欢笑”,而在之前几十年中则播撒下了太多眼泪。直到那时,他们还只是努力工作的养家糊口人,很少有用在娱乐上的时间和金钱。绝大多数的母亲都是全职主妇,受惠于19世纪末充满能力的复兴与改变人生的信息,强大的道德素养依然健在。魔鬼的战略是要把一个起始于最早拓荒者们的坚毅、属神的基督教国家改造成异教国家,于是这欺骗大师很快就搭上了这趟便车!

你如何让整个国家接受一些他们从未接受过的东西呢?“爷爷奶奶们不曾做这事,爸爸妈妈们也不曾做这事,我们也不会做这事”这曾是美国模式。无论“事”是什么,无论是不是任何可能在道德上有问题的做法,绝大多数家庭都不会把这件事情带到家里!

希特勒在经济凋敝的废墟上许诺家家都有车可开、顿顿都有鸡可吃,让人们改变自己的观念,以接受他败坏的哲学。历史上的其他时代,僭主暴君们也曾用恐怖手段上人们不得不屈从于与他们前辈所不同的新思维模式。然而,在当时的美国文化中,撒但仅仅是把不道德的事情变得有趣,就奏效了。

举例来说,巫术根本不会被1940年代和1950年代所接受,但在1964年,《亚当斯一家》(Addams Family)上映,同年,ABC台制作了《怪胎一族》(The Munsters),原先“恐怖”的角色变得有趣,几年之内,这两个节目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撒但主义入侵我们的起居室。魔法、咒语、巫术、巫师和鬼魂等等,都成了每天节目里的常态,相伴随的还有许多低级趣味,曾被数百万人认为是恐惧、甚至是邪恶的东西,很快就变得可爱、有趣。

与此同期,讽刺的在于这次又是ABC台,另一个名为“家有仙妻”(Bewitched)的节目上映,播放了8年。这个节目里,一个纽约的广告公司总裁与一个他发现能施行巫术的女人相爱并结婚。然后到了1965年,NBC台开播了名叫“太空仙女恋爱”(I Dream of Jeannie)的节目,前后持续了5年。其故事线是某个军官在一个岛上找到了一个瓶子,释放出一个美丽而又穿着暴露的精灵,名字叫珍妮。珍妮总是想要做一切愿意取悦她主人的事情。这很快在美国中年人中获得巨大流行。要记住,撒但在幕后的目标就是要打好基础,让复兴后的一代人接受巫术行为。他的长期计划,则是用每个人起居室里那台按照老派基督徒说法,被称为“独眼恶魔”的设备来欺骗我们。

有一个半开玩笑的说法,叫“有时神会说‘撒但,你先走一步。’”尽管仇敌总是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但神要采取行动了。

就是在那个时代,神在我们国家里兴起了“灵恩运动”(Charismatic Movement)。不同记载或不同组织机构的数据可能有些不一样,我读到的最早报导是在1950年代就开始了。神的这个做法在1967年被罗马天主教会所认同,然后又有两位不同的教宗接受。这是前所未见的一种复兴。这次复兴聚焦于圣灵的事工。有报导说,成千上万、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感到“圣灵的恩赐被浇灌于各地。”许多人都感受到彼得引用过先知约珥所说的那句话得到了完全实现。“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约珥书2章28节,使徒行传2章15节)

灵恩运动以属灵体验为特色,与以破碎、悔改和归信基督为标记的其他复兴不同。当然,到处都有数不清的治愈见证、从控制人生的成瘾问题中得解救和其他神迹,在此之中,而撒但也来搅浑水。

仇敌用让黑魔法变得有趣的手段成功地混淆了美国大众的心思,1966年4月30日,安东·拉维(Anton LaVey)在加州旧金山开设了撒但教会。尽管这个国家教会在“事后”呼吁被注意到,但仇敌的立足点已经稳固。在加拉太书5章20、21节中所列的巫术,是属肉体的行为,使不悔改的心远离天堂,根据今天的报道,这样巫术正以指数级增长。

作家雷蒙德·布柯兰(Raymond Buckland)在其最近出版的新书Witchcraft from the Inside(暂译为“内部的巫术”)中表示,巫术是美国增长最迅速的宗教,他宣称“找到了‘人民的宗教’注定要取代犹太教、基督教和佛教成为美国最流行宗教的原因。”

我们能和保罗一样说“我们并非不晓得他的诡计”(哥林多后书2章11节)吗?还不能!

诺兰·J·哈克尼斯牧师(Nolan J Harkness)是Nolan Harkness Evangelistic Ministries Inc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