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超级明星式基督教的陷阱

无论神如何使用一个男人或女人,也无论他们有多受恩膏、得多大恩赐,我们永远必须记住,神的国度里,没有什么超级明星。

只有一颗闪亮的星,他的名字是耶稣。其余的每个人,无论他们在人们眼里有多“伟大”,也仅仅是仆人而已。

当然,许多信徒出于不成熟和肉欲,将荣耀归于神所使用的器皿并将其偶像化。这是耻辱,却也并不意外(即便在一场美妙的音乐会后,人们都知道要赞美的是钢琴家,而非钢琴)。

真正意外之处在于有如此多的福音牧师却以这种谄媚为营生。更有甚者,他们事实上是在滋养这种行为。还有什么比这更非基督教的行为呢?

1970年代早期,东海岸曾有一个教会里的牧师,他出口成章、滔滔不绝。很快,他从临近城镇吸引来人群,许多人得拯救。他决定租用更大的体育场,坐满能有20000人。印刷海报、打广告,举行“地上天国”的会议等等。耶稣被描绘成杰出而又充满能力的形象,高高挂在体育场上。牧师本人的一小张画像在下面。当会议举行的时候,体育场座无虚席,这是极大的成功。

西海岸一个主要教会听说了这位牧师,给他提出了建议。他们告诉他说,要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每日电台节目,而不要使用教会的名字。他们还给他一些广告上的建议,他都言听计从。

结果,第二年的时候,放在体育场内的巨幅广告海报就是牧师本人了,而一个小小的耶稣站在下面。第三年,海报上就找不到耶稣了。

我没骗你。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这人的“教会”居然发放那种你能戴着的小吊坠,里面刻着的是他的脸。

炒作来了,圣灵走了,事情很快开始走下坡路。

然而我们却一次又一次重复同样的错误。神开始通过人的器皿行动,我们却高举器皿而非神。我们什么时候能学到这个教训呢?

但还有更微妙的事情。用甘丁尔(A. G.Gardiner)的话来说:“当先知被接纳并被崇拜,他的信息就丢失了。先知只有在作为公敌被石头砸死、呼吁我们悔改,扰乱我们日常的舒适生活,打破我们所尊敬的偶像,打破我们所谓神圣传统的时候才派用处。”

一旦现实被接纳、得尊荣,他就失去了锋利之处。怎么会这样呢?

起初,他无牵无绊:“这是我的信息。我以爱并破碎的心这么说。我想要你接受。不过如果你拒绝,我总还是追随神。我不会停止宣教。我一点都不妥协。”他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不过,然后他就出名了。他有数量巨大的追随者,扩大了自己的团队,扩张了自己的影响力,增加了收入。现在他有一个巨大的预算了!现在人们开始对他有所期待:“把我们非常爱吃那道菜给我们!”

然而神对他说:“是时候改变你所强调的内容了。人们开始与你越来越融洽。你的话语落在聋人的耳中。你的信息越发贫乏。回到十字架吧!”

所以,他顺从了圣灵并且挑战人们,只是现在大家都不想听了。他的收视率下降。收入减少。事工机器运转不良。整个帝国摇摇欲坠。他的员工没有收入。

现在他需要把所有时间用在集资上。他被困住了!

不过,这些事情不仅仅发生在“先知”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任何一个职业牧师身上,从教会里的牧师到旅行传道人都有包括在内。

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顺服神吗?还是我们会在信息上有所妥协以满足人群,让自己的教牧之舟随波浮沉?如果我们选择妥协的道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现在这是我们的事工而非主的事工,这很少会结出永恒的果子,如果还有的话。

然而我们还在美化我们见到的每个“先知”,讲者越“受恩膏”,我们就越高举他们。然后,我们让他们看上去很光鲜,磨平他们的棱角(“平衡”是关键!)。我们调低他们信息的音量,使之足以成为让人享受的冒犯(“哦,他一语中的!我喜欢这样。”),然而我们让他们上电视(在每次节目之前都反反复复播放他们全球探险的壮举),然后用全色彩的海报(以“谦卑然而如此得恩膏”的形象来装点版面)给他们打广告。

别说我们今天的教会就没有名人崇拜!别告诉我我们没有超级明星!【请注意,我首次写下这段话是25年之前了。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从前,当耶稣在加利利的时候,当时耶路撒冷正要庆祝一个重要的圣日,他的弟兄并不信他,就对他说:“你离开这里上犹太去吧!叫你的门徒也看见你所行的事。人要显扬名声,没有在暗处行事的,你如果行这些事,就当将自己显明给世人看。”(约翰福音7章3-4节)

他们这么说是在嘲笑他,想要刺激他。今天,这是许多基督教教会的行为哲学!

一个知名的牧师带来了这么一个令人震惊的徽号:那是画着一地球,上面有一面旗帜,旗帜上是这个人的名字(我们就称其为“张三教会”吧),覆盖整个地球。人怎么能自我高举成这样?

这是他的说辞:人们已经听说过耶稣了,他们并不感兴趣。所以,他要让人们对他自己的名字感兴趣,然而,当人们被吸引到他这里,他就能将他们引导到耶稣这里。(我听到有人这么哼哼了吗?)

正如保罗在给哥林多信徒时,当地教会的人非常着迷于超级明星、假使徒:“有说:‘我是属保罗的。’有说:‘我是属亚波罗的。’这岂不是你们和世人一样吗?”

保罗继续写到:“亚波罗算什么?保罗算什么?无非是执事,照主所赐给他们各人的,引导你们相信。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 ”(哥林多前书3章4-7节)

显然,保罗有我们中许多人缺乏的东西。他是主亲密的灵魂伴侣。是主不遗余力的同工。耶稣是他一切的一切。

他这么做并非为了财(尽管当神赐给他丰盛的恩赐时,他也知道怎样使自己富足,而且他总是一个好管家)。

他这么也不是为了名(有什么名可言?)。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有人跟随(除非人们也是为了跟随主)。

保罗的呼召是荣耀他的救主与神。如果我们追随他的带领,我们就得祝福。

史密斯·维格氏维尔(Smith Wigglesworth)知道牧养巨大人群是何种状况。但他一样很愉悦——也许更愉悦——在他讲道之后,他为医院中的病人和他们家人祷告。他并不需要“保镖”簇拥。他并没有成名到不能与众人在一起。

他会像教牧一个国王一样去教牧一位濒死的老寡妇,他会回应一个手写的请求为一个被恶魔附身的男孩祈祷,就像他会回应一个正式的请柬,在这个国家最大的教堂里传道一样。如果是神的旨意,他就带着喜乐去做。归根结底,他的工作是服从他主的命令,而不是服从在人眼里某个伟大的人。

正如詹姆斯·斯图尔特(James A. Stewart)所说:“圣灵通过穆迪(Dwight L. Moody)在英国所做最大的工就是在500-600人的小组里,而不是2万或者3万的庞大人群中。人们可能很害怕人群。我们若不从这些数字中被救出来,就不能与神同行。可悲的是,我们可能更多地想到数字,而不是基督,他在地上传道的日子,不但到城里去,也到不显眼的地方去传道。”

我们还要看看德国牧师赫尔穆特·西埃里克(Helmut Thielicke)说的话,他说:“对成功的崇拜通常是魔鬼最致力培养的偶像崇拜形式。”

对成功的崇拜导致超级明星综合症,常常是仆人们最大的绊脚石并隐藏最狡猾的陷阱。

愿我们所有从事教牧工作的人都能注意到这个陷阱,要确保高举主而非我们自己。愿那些受教牧的人也要小心,莫要落入让神仆人成为超级明星的陷阱。

所有的眼睛都应该聚焦于为我们死并从死里复活的那一位。只有他配得我们的爱慕与崇拜。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