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尼日利亚屠杀:谁掌握胜过地狱的权柄?

Wallace Henley

谁掌握胜过地狱的权柄呢?

考虑到最近在新西兰、尼日利亚以及世界上其他地方所发生的可怕的事情,仿佛一切都乱了套,而上面这个问题就非常重要了。

在新西兰,一位枪手在清真寺里至少杀死了50名穆斯林崇拜者。在尼日利亚,超过100位基督徒被宗教狂热分子在家中、教会中被杀。

许多圣经学生也许会想,大灾难何时到来。新西兰与尼日利亚血案幸存者和他们家人也许会得出“大灾难”已经到来的结论。还有因宗教而被迫害的几百万寻求避难者也是。

当代,似乎“无底坑”裂了口,悲剧席卷世界,如同太阳内部喷出的耀斑一样。

最切题的话来自已逝世多年的一个人。克里斯托弗·道森(Christopher Dawson)是严肃的天主教徒,历史哲学家。道森是在牛津读书的英格兰人,最后在哈佛教课。他关注于从圣经视角看待各民族与文化,痴迷于历史事件的属灵意义和意味。

道森传记的作者布拉德利·比尔泽(Bradley J. Birzer)写到,道森在自己所生活的20世纪中,亲眼看到了“民族主义、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的兴起,还看到了”大屠杀集中营、古拉格、杀戮的战场、彻底的机械化以及对人类生活的压倒性毁灭……”

“最近这些年所发生的一切都让我确信,文明是何等脆弱的东西。”道森曾写到。他深刻考察了这一切的一切,并且“忧虑无底坑的能量已经被释放了。”

我们这时代最近所发生的事件,从最字面意义上说,那就是极其可怕的。

按照圣经的说法,无底坑是“兽”(启示录11章7节)的居所,是堕落天使们的监狱(彼得后书2章4节、犹大书6节)。

谁,或者什么有权来控制这些澎湃汹涌,甚至要如激流一般冲进世界的能量呢?

显然,在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和她那群在惨剧发生时嘲笑“默想与祷告”的傲慢灵魂伴侣们看来,谁都没有这权柄。许多轻蔑之人认定没有地狱无底坑,但需要从国家层面上进行更好的控制。

从圣经所展示的事实来看,无关紧要的反而是支持政府扩权的人们。他们不可能通过设立足够多的法律、叫嚷更多的口号来阻止屠杀。这就是克里斯托弗·道森所强调的文明的“脆弱性”。拉塞尔·科克(Russell Kirk)是道森最有影响力的弟子,他的结论是:“一个文明不可能在带来这文明信仰自身的消亡中长久存在。”

因此,我们不能指望奥卡西奥-科尔特斯和她同好们的世俗进步主义来关上无底坑噬血大口并拯救我们。

那谁拥有胜过地狱的权柄呢?

“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拿撒勒人耶稣曾说过。在基督每次驱魔的时候,他都展现出自己的权柄能胜过地狱的能力。这一直持续到了今天,无论何时何地,耶稣的名被用来驱逐魔鬼,宣扬神的话语以对抗无底坑的谎言和幻象,高举基督的赞美和敬拜取代了黑暗。当这些事情发生时,基督的国度就被彰显出来。

在当代这些地狱一般的悲剧频频显现时,主耶稣基督又如何?当耶稣把“天国的钥匙”赐予西门彼得,并通过彼得传给教会时,答案就已经很明显了。在这基础上,基督的信徒们走向全世界,宣扬天国、给人施洗、让人成为耶稣基督和他天国的信徒——门徒。

耶稣把教会称为他的“肢体”,使徒保罗在写给各教会的信就以此为主题。正是教会藉着圣灵的能力,在世界上继续着耶稣以爱为动力的属世事工。

这说的是哪个教会呢?在克里斯托弗·道森写教会和属神国度时,他所指的是“基督教世界”,这是天主教教会在欧洲拥有极大权力的时代与地域。

然而,虔诚信仰耶稣基督为主的教会,无论是天主教、新教、福音派、五旬节派、灵恩派或者别的什么宗派归属、人为的分类如何,都继承了这权柄。

拥有抑制深渊力量的就是敬拜神至高的威严,敬拜神之圣洁的教会。这样的教会是以基督为中心,在社区中做着耶稣道成肉身时所做的工。限制着地狱的教会拥有圣灵所赋予的能力,而不仅仅沉溺于肉体的行为。真正的教会锚定于神的话语及其永不改变的真理中。拥有胜过地狱权柄的教会是基督国度令人叹服的再现,由其所带给世界的祝福——首先从所在社区开始,然后一直到达“地极”。

作为基督肢体的教会在世界上的作用越小,那国家权力介入的就越多,并且单纯依权力来制服地狱的能力。

所以,在这个时代中,当因无底坑致命的硫磺恶臭给各民族笼罩上阴影、毒化她们的文化、让生命在社会中窒息时,还是要让教会成为教会啊!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