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婚姻与性的多米诺骨牌

纽约客(New Yorker)杂志最近发布了一篇丹·皮蓬布灵(Dan Piepenbring)题为Chick-Fil-A's Creepy Infiltration of New York City(暂译为“福来鸡阴谋渗透纽约城”)的文章。作者由于福来鸡支持“反对同性婚姻”组织而批评该公司。换言之,福来鸡并不以肯定1996年的捍卫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为耻。

仅仅22年前,我国大部分政客还愿意为具有历史意义、古老而尊荣的婚姻制度采取这样一种立场。然而,至今已然白云苍狗,海沸山崩。基石被撼动,多米诺骨牌一块块倒下。主观的感觉比圣经事实更为重要。

你被这世俗文化的巨变影响到你了吗?如果你对自己今天所信仰的内容不那么确定,不妨参加一下我所说的“传统婚姻测试”。

从1到10的等级,你有多坚定相信,孩子们应该被教导婚姻只能是一男一女之间?如果你觉得传统价值观是可鄙的,那你是1、2。另一方面,如果你赞同传统价值观,那你是9、10。

从1到10的等级,你有多坚定相信,孩子们应该被教导去拥护赞美同性婚姻、开放式婚姻以及跨性别的意识形态?你在这点上得分越高,那你在前一题上得分越低。这两个评分合起来就是传统婚姻测试。

你认为应该让人在这评分表上的分数更高更低呢?好吧,我的看法是,我们应该都赞同对多种选项持开放的态度,以在这问题上取得更进步的立场。

举例来说,纽约时报杂志去年有一篇题为Is an Open Marriage a Happier Marriage?(开放的婚姻是更快乐的婚姻吗)的文章。作者苏珊·多米努斯(Susan Dominus)写到:“在很多年与很多夫妇交流之后,我常常发现自己在反思自己的婚姻。我开始觉得他们在婚姻上展示出来的开放态度不再那么让我疑惑,更家质疑自己对这种可能性的完全厌恶。”

这种精神上的转变带来好奇心以及尝试的开放态度。这常常会导致跨越某些历史性的界线。

如果你好奇美国怎么会突然变成一个鼓励孩子模仿异性行为的国家,我建议你读一读数月前我公开发表的一篇文章The Sudden Phenomenon of Transgender Children - How Did We Get Here?(“跨性别儿童的现象级突发——我们何以至此?”)

那你在传统婚姻测试中表现如何?任何在神对性别、婚姻与性的设计上有所疑惑的人都不愿意去肯定生活重要领域的界线。

相反,你会认为发现自己鄙夷传统婚姻,而开放婚姻值得探索。这就是禽兽的自然状态。带着罪去调情是心痛和灾难的提货单,无论是心思上的出轨,还是身心都出轨。

一旦你在神对性别、婚姻和性的设定上出轨,你甚至会觉得必须把自己的观念传递给小孩子。我最近在另一篇已发布的文章Will America's Public Grade Schools Become Transgender Mills(美国公立中小学会成为跨性作坊吗?)里谈到过这种危险。

我敢打赌,你的祖父母并不认为传统婚姻是令人毛骨悚然的。然而,我能理解为什么那些选择拥抱性别、婚姻和性领域另类方法的人会觉得毛骨悚然。

信仰会带来后果。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里拿到了一个赝品,他们有罪的决定引发了许多恶果。如果亚当和夏娃服从上帝的命令,他们就不会越过上帝建立的界限。第一口禁果总是最重要的。它以进步和改变的名义开启了新的道路。

当神造人时,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确定性别,“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创世记1章27节)。如果没有性别,你就不可能有符合圣经的婚姻,而且如果没有性别和婚姻,你就不能有符合圣经的性行为。这个顺序很重要,解释了为什么上帝这样设置。

过去50年里,美国有3块多米诺骨牌与上述相反的方向倒下。1960年代的性革命瞄准了三个目标里最容易对付的一个。在那个时候,很少美国人会被同性恋婚姻、跨性别意识形态的赝品迷惑。因此,需要推导的第一块骨牌就是性,成百上千万美国人抛弃了神对性纯洁的计划。

接下来倒下的骨牌就是婚姻自身。同性婚姻被接纳、深入人心就是罪演变发展的过程。几十年来,我们的社会一直被性罪和撒旦所装扮,好再有下一个大动作。好莱坞和奥巴马总统花了数年的时间大力宣传同性婚姻,然后才下狠手。事实上,在2012年5月21日,新闻周刊的封面就给了奥巴马“第一同性恋总统”的封号。

可以想象一个吸毒成瘾的人需要新的毒品。美国就在这种影响之下,现在需要更多的药物来满足毒瘾。对同性婚姻的接受和欢呼,成为那些不再满足于仅仅在婚姻之外支持性行为的人的新选择。第二个多米诺骨牌倒下了。

最后,性别革命在几年前就开始了。这是第三个多米诺骨牌,正是我们今天国家所在的位置。可悲的是,人类有一种从胜利的手中攫取失败的本领,用一种亵渎的、邪恶的东西来取代神圣和光荣的东西。那些信神的话语、选择神的人与那些在性别、婚姻和性问题上提倡开放思想和进步议程的人相比,对“令人毛骨悚然”的定义有着截然不同的定义。

当你停下脚步,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迫切需要造物主的智慧和恩典时,你会感到无比的谦卑。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重新参加传统婚姻测试。记住:这是开卷考试。

(翻译:尤里)

本文作者Dan Delzell是内布拉斯加州帕皮利恩(Papillion)的泉源路德会(Wellspring Lutheran Church)的牧师,也是基督邮报的定期供稿人。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