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不是巴勒斯坦人

迪奥戈·莫尔加多(Diogo Morgado)在马克·伯内特(Mark Burnett)和罗马·唐尼(Roma Downey)的连续剧《圣经》中扮演耶稣基督,该剧于2013年3月3日在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上映。

开宗明义。耶稣是加利利的犹太人,不是什么巴勒斯坦穆斯林。他过逾越节,不是斋月,他被称为“拉比”,不是“伊玛目”。他追随者们叫雅各布(Yaakov)、约哈南(Yochanan)和耶户大(Yehudah),不是什么穆罕默德、阿卜杜拉、哈利德。他自己拥有一个当时相当常见的犹太人名字:约书亚(Yeshua)

至于“巴勒斯坦”这个词,直到主后135年之前,都没有被广泛用来形容以色列人的土地——换言之,这已经是这位约书亚死并复活100多年之后。罗马人将这块土地改名为巴勒斯坦就是为了嘲笑犹太人,因此称呼他们祖先(并神圣)的家园为非利士人的土地。

把耶稣贴上巴勒斯坦人的标签,不仅仅是时代错误,更是一种误导。

那是因为今天的所谓“巴勒斯坦人”指的就是非以色列人,非犹太人。这词现在说的是巴勒斯坦人,宣称这块以色列人的土地属于自己、而非属于以色列人。主要指的是穆斯林。

这就是有人在说“耶稣是巴勒斯坦人”时心里所想的。这就是为什么巴勒斯坦激进分子想要按照自己的样式来打扮耶稣。

这还是去年在伯利恒庆祝圣诞节时的事情,法塔赫官员称耶稣是“第一个巴勒斯坦人。”

再往前5年,也就是2013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宣称:“每个圣诞节,巴勒斯坦人都欢呼自己一员——耶稣基督的诞生。”

早在2005年,巴勒斯坦当局宣称:“我们不能忘记,弥赛亚(耶稣)是巴勒斯坦人,是巴勒斯坦人马利亚的儿子。”

法塔赫甚至在2015年宣布耶稣是“第一个巴勒斯坦殉教者(shahid)”。

这就可不是把耶稣尊奉成为一个伊斯兰教的先知(而不是被钉十字架的神的儿子),是一个生活在1世纪时候的犹太拉比。

相反,这是把耶稣包装成了巴勒斯坦自由战士的形象,由一位巴勒斯坦母亲所生,和邪恶的犹太人而战,而且(在伊斯兰看来)是伊斯兰的先知。万万不可认为耶稣是以色列的弥赛亚,而只是拉比约书亚。

不过,巴勒斯坦激进分子和穆斯林宣传鼓动者按照自己的样子重新塑造耶稣、称他为巴勒斯坦人是一回事。

众议院的一员这么做则又是另一回事。然而不是别人,正是众议员伊兰·奥马尔(Ilhan Omar)转发了奥马尔·苏莱曼(Omar Suleiman)的一条推特,其中就有“耶稣是巴勒斯坦人”的说法。确实,这推特凸显了巴勒斯坦基督徒在邪恶犹太人手里受害的样子,进一步将耶稣与他的犹太家系隔绝开。

所以亚伯拉罕·库珀(Abraham Cooper)拉比对奥马尔转发推特大发雷霆也是事出有因了,他强调“巴勒斯坦是罗马人在钉死成千上万犹太人、毁掉耶路撒冷圣殿并将以色列人从故土流放后编造出来的字眼。”

但奥马尔并非让这骗局存续流传的唯一一人。

就在这条误导性推特转发之前,在《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埃里克·克帕齐(Eric V. Copage)声称:“出生在伯利恒的耶稣,和许多有深色肤色的巴勒斯坦人非常像。”

巴勒斯坦人耶稣!

仔细看,在一篇700词的文章中,“犹太人”这词一次都没有出现。“以色列”这词也没有出现过。一次都没有。

讽刺的是,克帕齐还解释说,为什么他作为一个黑人基督徒,在儿童时曾困惑于“白皮肤、蓝眼睛的颜色形象。”

当然有理由的。耶稣不是欧洲高加索人种。

但他也不是什么非洲黑人。也不是巴勒斯坦人。

他是生活在1世纪,中东的犹太人。他能靠犹太教装束被识别出来,包括衣服底边口子上有带子(参见民数记15章37-41节,并于马太福音9章20节、14章36节相参照,RSV、NRSV、ESV、NASB、NLT、TLV等译本均可)

这并不意味耶稣会对巴勒斯坦人所面对的挑战无动于衷。也不意味着他不会认同巴勒斯坦基督徒。也不意味着支持以色列的美国基督徒应该反巴勒斯坦。

根本不是这样。

以色列真正的朋友——尤其是以色列真正的基督徒朋友——应该为以色列并巴勒斯坦人寻求公平公正。至于耶稣,他既是以色列的弥赛亚,也是世界的救主,为犹太人也为外邦人献出生命。

但我们还是要终止巴勒斯坦激进分子、穆斯林领袖、美国女众议院和纽约时报绑架耶稣身份的做法。

不要再这么说谎下去了。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