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遭关押牧师子女因拒学习古兰经升学受阻

(图片:Courtesy of ACLJ)2012年9月8日,纳达尔卡尼牧师被宣告无罪。

伊朗遭囚禁的牧师优素福·纳达尔卡尼(Yousef Nadarkhani)绝食抗议该国政权因其子女拒绝学习伊斯兰教和阅读《古兰经》,试图拦阻他们完成学业。

根据Article 18——一个旨在促进伊朗基督徒宗教自由和宽容的组织——报道,纳达尔卡尼的孩子们上周重返学校,但被告知他们尚未完成先前年级的学业。

同时他两个最小的孩子被告知不能再上学,因为他们没有得到修完先前年纪课程的成绩单,但17岁的丹尼尔还是作为“旁听生”被接受进入12年级,但仍然尚未收到证明他已修完上年级的成绩单。

纳达尔卡尼是一名穆斯林归主者,在吉兰省(Glan Province)牧养一间家庭教会,目前因“危害国家安全”罪名在伊朗臭名昭著的德黑兰埃文监狱服10年有期徒刑。

他于2016年5月被捕,罪名是宣传“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和圣餐期间违反国家禁酒规定以及危害国家安全。

纳达尔卡尼首次被捕是在2009年,当时因抗议今天同样处罚于他孩子的教育政策。该政策要求所有学生都必须上关于古兰经的课程。

由于纳达尔卡尼和妻子是穆斯林归主者,他们抗议孩子在学校被教导伊斯兰教。因这个原因,这位牧师被控叛教并被判处死刑。但是,他于2012年被无罪释放。

Article 18报道称,纳达尔卡尼曾试图确保他的孩子在他2018年被关押进监狱前被承认为是基督徒,因此他们不必参加伊斯兰课程。但是,尽管法院作出了有利于该家庭的裁决,但此事尚未与地方当局达成统一。

因此,纳达尔卡尼的孩子未能获得证明他们是基督徒并修完学业的证书。

尽管15岁的Youeil和16岁的Hannah计划于今年秋天开始上10年级,但他们尚未获得证明其已修完先前课程的成绩单。

他们无法获得成绩单的原因是,这三个孩子作为支付全额学费的学生入学,但被标记为是“旁听生”,而这要直到该家庭的法律案件得到解决才能移除。

根据 Article 18,宗教少数族裔通常不参加伊斯兰学习课程。但是,伊朗对从伊斯兰教改信的信徒提供较少的自由,例如纳达尔卡尼斯,该国仍将其视为穆斯林。

美国国务院将伊朗列为严重侵犯宗教自由的“特别关注国”。根据美国敞开的门(Open Doors USA)2019年《全球守望名单》(World Watch List),伊朗在全球50个对基督徒最危险的国家中排名第9。

敞开的门称,尽管该国基督徒遭到严峻逼迫,但地下教会运动在伊斯兰共和国仍继续发展,伊朗目前有80万基督徒。

“伊斯兰教归主者被认为是叛道者,根据伊朗法律不享有宗教法律保护,”《敞开的门》在2018年12月关于伊朗的情况介绍中写道。“根据伊斯兰教法,他们应判处死刑。他们失去继承家庭财产的权利。他们仍然被视为是穆斯林,因此(他们的孩子)必须接受伊斯兰教育。”

美国敞开的门称,基督徒被禁止与非基督徒分享信仰。此外,不允许穆斯林参加教堂礼拜。接触非基督徒的基督徒面临教堂被关闭的风险。

8月,一名穆斯林归主者因“危害国家安全”而被判入狱一年。Mahrokh Kanbari于圣诞节前夕在她的家中被捕。根据援助组织“全球基督徒回应”(International Christian Response,简称IRC),她被推荐见一位宗教领袖接受“指示”重回伊斯兰教。

今年早些时候,伊朗布坎区一名书商因出售圣经被捕。

7月,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在白宫接见遭受迫害的幸存者,一名家人在伊朗被囚禁的基督徒呼吁总统关注该国基督徒状况。

塔姆拉兹是伊朗牧师维克托·贝·塔姆拉兹(Victor Bet Tamraz)的女儿,塔姆拉兹牧师带领一个波斯语教会直到2009年被关闭。她的父亲因为建立家庭教会并宣传“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被指“危害国家安全”,被判处10年刑期。

“(基督徒)在我们国家没有权利,”塔玛兹强调说。“我今天站在这里希望引起你的关注。”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