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教会长老有分歧的恰当方式

作为肢体的长老,信仰中的一位父亲,作为唾弃虐待、下手严厉等行为的领导层一员,我写下这些话语。所以,在我讲述与教会长老发表异议的恰当方式之前,请允许我坦白地谈谈教会领袖的角色。

属神的领袖是用侍奉的方式进行带领。通过榜样。通过呼召和受膏。

他们不会威胁。也不恐吓。也不幕后操纵。他们是牧者,不是暴君,是羊群的榜样,不是独断的老板。

这就是为什么我写下多篇关于滥用领导地位的文章,还有一整套呼召改变我们“宗教体系”的书。

领袖们必须负起责任。领袖们并不高于法律——神的法律以及地上的法律。在罪中不悔改而顽固到底的领袖应该公开被其他领袖斥责(参见提摩太前书5章20节,这里所说的持续、顽固的有罪行为,意思是说一个领袖在多次被警告后依然拒绝悔改)。

当然,还有一些时候,领袖们必须让一切按部就班。必须斥责。必须纠正。必须提建议。必须提警告。必须执行纪律。未能做到这些,就不是负责任的好牧人。

读一读提摩太前书后书以及提多书里保罗所给出如何当领袖的指示吧。他说的很清楚,这些都是领袖职责的介绍。

作为领袖、作为父亲,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在爱中做。我们这么做是运用神的权威,并且是按照神所定恰当的顺序,不要带着个人威胁或者用网上那些随意、不负责任的方式去做。

至于那些言行有害羊群的领袖——那可是神的羊群——神斥责话语相当严厉,“主耶和华说:我指着我的永生起誓,我的羊因无牧人就成为掠物,也作了一切野兽的食物。我的牧人不寻找我的羊,这些牧人只知牧养自己,并不牧养我的羊。所以,你们这些牧人要听耶和华的话。主耶和华如此说:我必与牧人为敌,必向他们的手追讨我的羊,使他们不再牧放群羊,牧人也不再牧养自己。我必救我的羊脱离他们的口,不再作他们的食物。”(以西结书34章8-10节)

受神指派担任他羊群的小牧人是何等如履薄冰。神要我们对我们影响到的每一只羊负责。当我们引用圣经(比如引用诗篇105篇15节,神说“不可难为我受膏的人”)来掩盖自己的罪行时更加可怕。愿这样的事情永不发生!

神禁止我们恐吓自己的会众,让他们去认为如果自己与我们有所分歧,那神圣审判就会落到他们头上。神禁止我们滥用神赋予我们的神圣权威,以此让羊群缄口不言。

与此同时,与神所赋属灵监督职责之人有所分歧,也有正确或错误的方法之分。这就是为什么希伯来书会说:“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希伯来书13章17节)

别让你自己成为你领袖的负担。那“就与你们无益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保罗会写:“不可严责老年人,只要劝他如同父亲。”(提摩太前书5章1节)

不幸的是,今天,在我们社会中对老年人普遍不尊敬如瘟疫一般,而且从文化而言,我们已经失去了尊重他人的意义。这瘟疫也在教会中蔓延,互联网上尤其如此。

信徒们指责属灵领袖们。他们指名道姓,挑战他们,好像是对着酒吧里的醉鬼说话。嘲笑、取乐、边缘化,而且这常常建立在二手(或者更坏)信息上,而且几乎总是建立在非常有偏见的判断上。

他们说起话来毫无尊敬,没有敬意,没有谦卑。他们把自己当成法官,而且还全知全懂。他们自己就是最懂行的,而所有的领袖都是一堆白痴。

“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各书4章6节)。我永远不想身处一个神阻挡我的位置。朋友,要小心啊。

重申一下,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能追究犯罪领导人的责任。我们必须这么做。毫无疑问,我们绝对必须这样做。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许多羊就会受到伤害,上帝的名字也会蒙羞。

但这必须以正确的方式来做,否则我们会伤害自己,对肢体造成破坏。

你看,有数百万虔诚的牧人和领袖,他们努力工作以荣神益人。当我们公开批判并不负责任地针对某几个具体的领袖(哪怕我们所说的话里有真相),我们也是播下了不合、混乱的种子。这么做太危险了。

我们要用何种方式来牧养那些现在感到困惑的人呢?作为负责任的牧者,我们功效发挥如何?当我们没有想过自己话语在更大范围内所产生的影响力,我们又怎么能作为负责任、充满爱的肢体一员来发挥作用呢?当领袖被我们抨击、嘲笑,仰望他们的信徒会如何?(我是在说那些犯了错误但依然是属神的领袖,而不是性掠食者或其他罪人。)如果我们打算用互联网,那我们必须谨慎。

神赋予权威是有缘由的,当我们对属灵领袖表现出鄙夷或者自己打扮成先知来抨击整个教会界,那我们就堕入了属灵的无政府主义中。

还要重申一下,犯罪的领袖们必须被直面对质,而有所妥协的领袖必须要被问责。

我自己经历中就要求过承担责任,我也和别人实践过这做法——许多次。我为此失去过朋友——以及其他许多东西。

就这样吧。如果我们爱耶稣,在乎神的品质,那我们就不能拿神圣的东西当玩具。

与此同时,即便当我与别的领袖有最激烈的分歧时,我也会以尊敬对待此人,哪怕是和我妻子单独私下聊天时也如此。当我跪着祷告时我也依然以尊敬的方式谈论他们。

我不会成为弟兄的控告者(参见启示录12章10节,这是撒但的作为)。我不会蔑视权威。

多年前,我与一个主要宗派的领袖们有很严重的冲突,当时,因着神面前的良知,我无法遵从他们对我生活的指示。

不过,在晚上回家后,我和南希私下讨论这事的时候,我说的是:“神祝福他们。我知道他们都是值得敬佩的人。”我甚至日记中都这么写。

出于同样的精神,我恳求你在自己的言辞和态度上也要小心。我们不应该利用互联网作为抨击基督肢体的讲坛。

不幸的是,我们已经堕入了肉欲、嘲弄的精神中,变得非常刻薄、充满恶意、恶毒、毫无礼貌。正如我在8月14日一文中所写那样,我们需要给自己的嘴唇加上过滤网。我们话语确实拥有生杀予夺的能力。

靠着在神面前的谦卑,我们要一起追求公正与公义。

无政府主义和混乱并不是从上而来的,我们的父对批评、纠正和操练有着适当的命令。

当我们顺服这命令,那就得到了保护、得到了治愈、得到了果子,得到了恢复。

迈克尔·布朗(Michael Brown)拥有纽约大学近东语言和文学博士学位,在多个神学院担任教授。他著有25本书,并且主持一个全国性的每日广播脱口秀《Line of Fire》。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