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虔诚的仆人,葛培理

美国的福音传道人葛培理,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讲道,19575月。Caption

葛培理宣扬的是爱,也将爱活了出来。

“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马太福音25章23节

你很可能已经知道了,葛培理牧师在99岁高龄回归天家,与主同在。

许多年前,在俄勒冈州的波特兰,我有幸与葛培理一起参加了他的布道活动。那天晚上也许创下了出席人数的记录,我和他同车去活动现场。我记得当时开车的是葛培理的挚友威尔森(T.W. Wilson),我坐在前排,葛培理和哲嗣葛福临坐后面。

当我们抵达体育场时,葛培理从人群中好不容易走到了讲演台上,我被人群的敬畏表情震撼到了。仿佛正从他们中间走过的是摩西。

葛培理在好莱坞星光大道上。

然而葛培理自己对如此赞美似乎无动于衷。他站起身来,发布了一段充满力量的信息,然后,在结束后,我们又坐进车里回宾馆。同为传道人,我觉得自己应该赞扬一下他那晚所讲演的信息。所以我转过身来,看着后排上的他,说:“比利,你今晚的讲演真棒。”

“那就是福音。”他回答说。

我回过身来,开始思考,我刚刚是想要赞美他一下。也许我应该说得更具体一些吧。然后我又转向后排,说:“我很喜欢你说的‘他能让你的良心再度敏锐起来’这部分内容。”

葛培理看着我,说:“是啊,神可以做到。”

然后我又转回来,想了想,好吧,我可不打算再夸奖他了!

一个人身处如他这样地位,却对此毫不在意?有个说法是只有平稳的手才能端起盛满的杯子,而神多年来也将如此多的责任交托给了他。在我对他的一切记忆中,葛培理谈笑风生一如常人。他会对你产生兴趣就像你会对他产生兴趣那样,但这对我而言根本难以理解。他为什么想要问我的意见,听听我想说什么呢?如果能用一个词来概括他,那就是和蔼——当然我还想加一个谦卑。葛培理总是和蔼可亲的,不仅是对总统还是别的什么名人,也对那些在餐馆或者街角里遇到普通人很仁慈。他似乎总是对每一个具体人感兴趣,我明白,这也是他成功的秘诀之一。

有人曾经写过,如果你看到一只乌龟爬在篱笆上面,那你知道肯定是有人把它放在那里的,乌龟自己爬不到那里。葛培理自己也一直明白这点。归根结底,他只是一个来自夏洛特的农民。他成长在奶牛农场里,他会说:“我就是个乡村传道人。”人们会无视这段话,好像他也只是说说而已,但其实他确实如此。他只是个乡村传道人,被神拔擢到了很少有人,甚至没有别人曾到达的地位。

我记得有一次出席葛培理布道团(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董事会议后会和他在一起的情形。那是葛培理一本重要传记的发布前不久,他很关心都写了他什么——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归根结底,你不知道作家会怎么写你,他们跟谁交谈过,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会完全按实情写作。

在讨论中,我对他说:“比利啊,你过的是正直的人生。你是属神的人。你没有什么要尴尬或担心的。我知道这篇传记会非常美妙,因为你作为耶稣基督的信徒走过了美好的人生。”当然,确实如此。但事实是连他也有这种担心,这表明他和任何人一样都有不安全感。无论如何,他并没有什么隐秘的忧虑,教牧生涯自始至终都维持了清誉。

葛培理祷告,1968年

在某一次的布道活动后,我们开车去葛培理的宾馆。我们坐在一起,葛培理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他穿着睡衣和正装皮鞋。(我猜他没带着自己的拖鞋。)活动结束后有人给过我们一些烤牛肉三明治。但在那时候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三明治又冷又硬,不过我们还是从包里拿出来大嚼一番,边吃边聊天。我看到葛培理吃着三明治,对睡衣、鞋子还有一房间的人很满意。他不是那种想要盛大聚会、隆重庆典和美妙晚餐的人。吃着三明治、与朋友们在一起,这就让他很高兴了。

当我回忆起这些往事,我觉得他是我见过的人中间最像基督的——当然,他的人性软弱和缺点除外。他也愿意承认这些缺点的存在。

如果说葛培理有缺点的话——当然,我们所有人都有缺点——我想是他太过仁慈了,让别人来利用他的好心来满足自己的利益。他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但他有时对别人太接纳、太充满爱了,有些人则会利用这点。但如果你要有一个人性弱点,考虑到一切情况的话,这是个相当不错的缺点。

葛培理宣扬的是爱,他也活出了爱。他全心全意地爱着妻子钟路德。我从来没听说哪对夫妻像他俩那样相爱,当然,他们也会有分歧,和所有夫妇一样。然而他们相互说话的方式,却看上去非常可爱有趣。钟路德在每个方面都和葛培理一样,有极大的智慧和幽默感,你看的出葛培理很喜欢在她身边。

当钟路德年迈病危时,我记得曾去过他们家。钟路德坐轮椅上,葛培理坐她身边。我们共同的朋友丹尼斯·阿加贾尼安(Dennis Agajanian)是位很棒的吉他手,他也曾参与过多次葛培理的布道活动,当时丹尼斯也来拜访这对伉俪,被邀请演奏亨德尔清唱剧《弥赛亚》中哈里路亚合唱一段。在丹尼斯演奏的时候,我看着葛培理和钟路德。钟路德的脸散发着光芒,葛培理则看着她微笑。他们什么话都没说。但在演奏结束之后,钟路德说:“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时演奏的曲子。”后来才知道,他俩第一次约会就是看亨德尔的清唱剧《弥赛亚》。

在这特殊的时候,我将永远铭记这永远完全爱着对方的两个人。

我感谢神将葛培理和他的传奇经历恩赐给我们,祷告祈求神在此刻能安慰葛培理的家人们。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