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教会领袖的女性:当下争论中的女性互补论

公众演说家、作家贝丝·摩尔(Beth Moore)于2011在早会时告诉22000名学生,他们需要控制自己的心思,让自己的焦点关注于神,乔治亚州亚特兰大,2011年1月2日礼拜日。

女性在教会领导层中地位的问题常被称为互补派对平等派的争论,但在互补派内部,正在发生一场重大争论。

尽管宗派各异、差别繁多,但教会历史上的领导职务,比如领导牧师、长老都是留给男性的职位,这常常获得传统的支持,而且似乎有对此的圣经解释。从宽泛意义上说,被称为是互补派的人,通常认为女性不应该在教会担任某些特定职位。相对的,神学平等派坚称圣经并没有支持这样的限制。

在广为传播那些震撼教会及宗派的性虐和腐败丑闻中,女性在教会中如何被对待以及她们应该以何种精确方式进行带领的问题又再度浮现。

最近几个月,知名圣经教师、讲者贝丝·摩尔(Beth Moore)深陷争议,因为她表示自己所在宗派,美南浸信会(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对女性施加了太多限制,对此主题的过分强调最终会阻碍到福音的传播。

为更深入探究这问题,基督邮报与两位颇有神学造诣的女性进行交流,她们认为圣经确实认为教会里某些职位是保留给男性的,而同时也谈到了厌女症如何以及为何出现,这些都在第一部分中予以介绍。随后的第二部分,将是对男女完全平等派的专访。

辩论一瞥

使徒保罗在提摩太前书2章12-13节是最常被用来证明女人不应该在教会中讲道的经文,保罗写到:“我不许女人讲道,也不许她辖管男人,只要沉静。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

艾米·伯德(Aimee Byrd)是神学家、认信福音派联盟(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的作家,对她而言,认为高级牧师职务应保留给男性的信条并非基于有争议的经文。

“关于教会里女性传道人的问题,我们更需要合乎圣经的神学解释,而非拘泥于字句,或者只是抽出一段经文,然后说:‘好的,就是这意思’然后断章取义。”伯德在马里兰州弗雷德里克(Frederick)的一家咖啡店中接受基督邮报采访,她和她家人住在该市。

“提摩太前书2章中‘辖管’到底是什么意思有许多争议,因为这是圣经里这个希腊字唯一被使用的地方,也是当时被使用的唯一地方。”伯德说。

艾米·伯德(Aimee Byrd),神学家,认信福音派联盟(Alliance of Confessing Evangelicals)的签署者

当辖管这词真意味着你被别人管理去做一件特定的事情时,常被作为一个总括性的权力词汇。

“所以我们要问这样的问题:你被授权的是什么,具体任务是什么?我的牧师由神授权来传扬他的话语,牧养神的民,去保护他们。不过他并没有被授权告诉我今天该穿什么。他也没有被授权告诉我应该听什么。他没有针对教区居民人生的总括性权威。这是具体的管辖。”

“并不是说女人没有任何权威,男人从不服从。平信徒也应该顺服教会政府的管辖,所以当我们使用这些词的时候我们应该说明具体情况。”

伯德认为,对基督徒而言,重要的是深入思考这些问题,回到创世记,尤其是创世记前三章,她强调所有经文都要通过这个角度去解读。

“神委派亚当,命令他去看守、管理园子、圣殿。在创造夏娃之前,我们看到这点。那是一个僧侣式的世界。我认为你需要做一个僧侣式的论证,来支持所谓的互补论。”

在许多方面,“亚当受召在夏娃之前,这是他必须为夏娃的创造而牺牲自己的生命。教会怎样从基督而出,照样,夏娃也怎样从男人而出。这是一种牺牲。伯德说:“他是那个被告知‘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的人,这正是基督道成肉身所做的,离开天国来到世间,与他的新娘连合。”

甚至身体上区别要表明这样的现实,伯德指出。

“亚当是要看守圣殿。神创造男人比女人要在身体上强大,更多肌肉组织和更强的骨密度,这是有理由的。女人被赋予在身体内创造生命的能力,让她们更脆弱。我们的身体是用来创造并培育生命,这让我们脆弱。但男人被创造是表明他需要为另一性放下生命。他需要从外部来加入这个家庭。”她说。

我甚至会用“顺服”这个词来形容男人受召这三个方面的顺服。互补派的人并不总是喜欢把‘服从’和‘男性’两个词放在一起,”她说,“但我不知道你还能把这两个词叫做什么,这非常美好。”

在以弗所书5章里,保罗解释了丈夫应如何效法基督以爱妻子。

“这很有趣,因为保罗使用了许多女性的工作语言来描述男性应该如何对待、服务自己的妻子。那他应该怎么做呢?他应该支持妻子,提升妻子,他应该促进她的圣洁。”伯德说。

如此描述与许多互补派的“主义”不一样,伯德解释到。

“这不是什么我们是一半加上另一半就等于完整的全部。这是一个完整的加上另一个完整的成为第三样事情。”伯德说,还提到了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就该主题所写内容,说女性在新约中的角色不可否认。

“阅读圣经中早期教会的事情很振奋认信。你看到女性在基督教传教中非常活跃。你看到女人与主一同旅行、为主提供财物,比如约亚拿、苏撒拿这样的,而吕底亚则是腓立比教会最早的建立者之一。”

“非比将保罗书信写到罗马,一定是罗马书最早的阐述者之一。他们会问谁呢?罗马最聪明的人读罗马书就没任何疑问吗?那他们(罗马教会)会向谁提问呢?保罗授权传递这封信的人。显然,他把一切都告诉了她。除了等待另一封信之外,他们不可能依靠保罗的其他沟通方式。对保罗而言,非比是很重要的帮手。”

在关于敬拜秩序的讨论中,男人和女人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应该认识到男人和女人在上帝面前有同等的价值和价值,但是“角色”是不同的。伯德认为这个词远远不够,并敦促废除它。

“角色”是戏剧术语,她写到,“就好像我们是在扮演、演出什么似的。”

“但我们用它来描述男人和女人,如同这是我们的本体存在,是我们的本质,而实际并非如此,”她强调说。她指出,许多福音派教徒从文化中借用术语和思想,而不是问一些更深层的问题,比如,“圣经中的整个元叙事是什么?”“为什么上帝创造女人?”或者“为什么上帝让女人排在第二位。”

引用修女普鲁登丝·艾伦(Sister Prudence Allan)的话,伯德说,关于最后一个问题,夏娃作为末世标记被创造出来。当人类,亚当,看到夏娃,他看到他将成为什么;他看到了他的终极目标,基督的新娘。这就是为什么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说女人是男人的荣耀,她解释道。

“所以如果你要采用男性受圣职的论点,那就是上帝在创造女性之前在中间创造了各种动物,而这些动物没有一个能回应亚当的声音。没有一个能。然后神创造了一个女人,她是一个礼拜中的回应者。这就是互惠。她是男人的朋友,是力量的增强。”

求同存异?

尽管从口头上可以说,让互补派和平等派有所分歧的那些问题只是次等重要的教义,伯德认为,从语言上说,这应该进入我们如何分类、看待人的第一等级的教义范畴。

关于教会中性别定位的争论,她说:“就像被大洋分割的两块大陆,我们却将此当成彻底倒向世俗化思维的滑坡。”

“我们被自己的恐惧所带领,也许是因为我们看到其他宗派在授予女性神职领域所前进的方向,而这些教会同时又在性伦理上有所缺陷,有些人会拿着这些例子作为调查的典型案例。但也存在相当多的宗派,比如说福音长老会(Evangelical Presbyterian Church,EPC),在圣公会内部,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情况,把这两点视为完全不同的问题。”

“有相当多的平等派,其中有许许多多人相信圣经的权威。所以他们的论据都是来自现实、严格的释经工作,对圣经的真诚解释。他们顺服于圣经的权威。”

伯德强调:“然而从另一个角度说,奇怪的是,我也见过最大的互补派组织在教导自己的补充派理论时,却在第一层面的教义,比如说三位一体教义上有所妥协,以错误的方式进行教导……基于那样的教义,那就大错特错了。我们在这里是谈论正统教义,是教会多少世纪以来都承认的。”

圣子永恒从属(The Eternal Subordination of the Son)争论

对那些有时被称为严格补充派的人而言,他们相信女性不被允许授予担任牧师领袖的职务这信条来自对于神性三位一体功能的观点——圣子是、曾经是、现在是、将来也总是从属于父。

“当说到圣子对父的从属时,总是在救赎、基督道成肉身这样的语境下。这并不是说,圣子在每一个领域都是从属的。但这种三位一体的观念被投射到了人类关系上,创造了一个男女之间的性别等级制度,男性主宰女性,”伯德如此解释这概念。

当伯德受邀去各教会和神学场合进行讲演时,她经常听到女性说她们想要作为耶稣的门徒成长,得到培养,然而,教会领袖们关注的却是男性。女性想要参与到教会的神学生活中,但他们觉得那是一种威胁,并且总是用一种成为一部分、而非“危险”的方式去思考。

“我不认为所有这些男性领袖都这么想。我认为这是个盲点,他们没有看到,因为牧师都是去了神学院,接受训练,那里都是男的。然后他们来到教会,而教会领袖又都是男的。那他们有的是什么呢?教会中的男性文化氛围。”伯德说的。

伯德曾受邀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改革宗神学院(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讲演,与讲道并交流的班级的人谈话,确保他们不仅仅向会众中的男性讲道,也要向女性讲道。那里的一位教授意识到自己的盲点,邀请她发表言说,告诉她自己曾讲道五年之久,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只是向男人讲道,哪怕女性在场时也如此。

“随后发生的事情就是‘女性事工’的诞生。这事工自生自长,然后你在女性事工里就有具体执行的牧师。我们真的需要看看不同教派里教会管理体系中这意味着什么。对整个教会而非仅仅针对女性而言,有多需要女性的声音,又能带来多大的好处,”伯德说。

厌女症问题

问题不仅仅是女性被无视。

朱莉·罗伊斯(Julie Roys)是作家、调查记者,现在还是罗伊斯报告(The Roys Report)的主持人,她表示有时甚至称呼自己为补充派都很犹豫,因为她并不知道对别人意味着什么。

“我讨厌说这个,在许多互补派教会里所潜藏如此多的厌女症,多到了以至于我觉得当许多人听到互补派教义时,他们就想到厌女症。”罗伊斯是Redeeming the Feminine Soul(暂译为“拯救女性的灵魂”)一书作者,她在接受基督邮报采访时表示。

“当我听到互补派们说,女性不能讲道,因为她们是女人或者夏娃更容易受骗时,这让我畏缩不前。我害怕的事情就在于这些是我自己阵营在说这些事情。”

罗伊斯相信,自己阵营中有那么一些人关注性别角色过头了,其结果就是神对男性与女性的荣耀愿景反而被丢失了。

朱莉·罗伊斯(Julie Roys)

“这几乎就像一些互补论者说,上帝创造男人和女人只是为了告诉50%的人她们能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更多的则是她们不能做什么。她们从来没有找到更重要的原因。这就像告诉一个孩子,因为我这么说了,或者因为圣经这么说了。”

“所以很多女人只是坐在那里想,上帝真的恨女人吗?事情就是这样吗?上帝是沙文主义者,厌恶女人吗?”

多年来,罗伊斯一直是这样认为的,但她也无法接受平等主义的立场,因为她觉得这种立场将性别拉平,与某些经文相矛盾。例如,圣经多次提到亚当首先被创造出来,作为男女角色不同的基础(哥林多前书11章7-8节,提摩太前书2书12-14节)。

“但出于同样的原因,平等主义者把整片森林夷为平地。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回到为什么上帝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她再三强调。

直到40岁,才有人向罗伊斯解释了三位一体的象征主义是如何与生俱来的——男性和女性的一种肉体结合——关于男女关系,有一些东西反映了上帝的形象。

在婚姻中,男性和女性的一体结合被认为是一种象征,是一个三位一体生活和爱的象征。在婚姻的结合中,两个分离的、不同的人在爱中走到一起,形成了圣父、圣子和圣灵成为一体,然而又是独立的个体的画面。

罗伊斯发现了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阐述的这种神学,并把它带到芝加哥的一所福音派学校穆迪圣经学院(Moody Bible institute),询问那里的教授是否认为这是圣经正统派。她这样做时没有提到教皇约翰·保罗的身份。

他们回答说确实如此。

“那为什么没有人(在福音派的世界里)教导这信息呢?”她问到。

“对我来说如拨云见日一般。我开始看到圣父、圣子、圣灵之间的美好互动,以及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结合。然后你继续读以弗所书5章,你会发现,现在,丈夫和妻子是基督与教会关系的反映,这个肉体的结合有了另一个意义。藉着基督与教会的关系,我们受召进入三位一体的生命和爱。

“这不是性别角色的描述,而是丈夫为妻子牺牲自己,就像耶稣为教会牺牲一样。这是一种爱的关系。”

但是因为性别角色是在这种等级的方式下被教导的,上帝的设计的信息是模糊的。

“在三位一体中,你首先想到的不是等级制度,而是合一。你想到爱,想到天父让子得荣耀,子荣耀父和圣灵,他不仅美化了他们两个,指向他们。这就是美,这种有机的关系。”

 “补充论排斥女性,因为其并没有表现为男女在婚姻和教会中应该体现的爱和有机统一。”罗伊斯继续说,“应该有这种美好的关系和相互作用,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归结为一个事实,那就是教会里的男人,我们教会里的领导人说他们尊重女性,但他们不尊重女性。他们并没有真正接受女性的天赋,也没有赞美女性,更没有为她们所带来的独特特性而自豪。你就是看不到。”

“你看到的是,很多男人说你不能做这个,也不能做那个。对很多女性来说,这一个很老男孩关系网。”

或许在最近几个月里,没有人比贝丝·摩尔更有效地说明了这一点。

神学上关于性别和领导的争论,在美南浸信会的杰出人物中被认为是一个作为“保守复兴”的一部分得到处理并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个教派内部的运动,旨在将美南浸信会从自由主义的轨道上重新定位。

“当我看到贝丝·摩尔身上发生的这一切时,我不禁要问:这种对女性的厌恶达到了什么程度?这种教义和神学达到了什么程度?”罗伊斯对争议发表了评论。

“我并不是要指责什么,因为我认识很多教会领袖,他们认为这是教义问题,他们也明白这是教义问题。我很欣赏他们说的话。与此同时,我确实觉得我们没有意识到我们自己在教堂里的厌女症,它真的被激化成了神学和教义。但真正的原因是厌女症。我们只是没有意识到。”

罗伊斯是作者兼电台主持人,她认为,神学家有时会谈论人类知识范围之外的事情。

罗伊斯曾对一位知名的美南浸信会男性领袖说,补充派把自己的旗帜插错了地方——妇女不能在教堂里教导和讲道——他们立论于提摩太前书2章有争议的段落上。插旗的恰当位置是在整个圣经范围内,尤其是强调男性和女性的象征意义,其结合反映了与教会的超然关系。

“《圣经》以婚姻开始于《创世纪》,以婚宴和婚姻结束于《启示录》。引用约翰·保罗二世的话,他说婚姻是解释两者之间一切的关键。这是一个伟大的象征,圣经的伟大隐喻。”罗伊斯说。

“我们需要回到这个问题上来,而不是把讲道变成一件大事,”她补充到,“我认为,如果更多的补充派能真正祝福并欢迎女性的天赋,这场辩论就会开始消散。”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