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美国 |
盖洛普调查:80年来,首次不到一半美国人是教会成员

盖洛普调查:80年来,首次不到一半美国人是教会成员

(图片:Unsplash/Kelly Sikkema)

根据盖洛普(Gallup)一份新分析报告,虽然美国依然是一个高度宗教性国家,而且十分之七的人声称与某种宗教组织存在联系,但近80年来首次出现只有不足一半的人称是某间教会的正式成员。

盖洛普表示,当他们在1937年首次调研教会正式成员情况时,有约70%的美国人是教会的正式成员,而且这个数字在接下来60年中一直保持稳定,直至1998年才开始逐步下降。到2020年,隶属于某间教会的成员比例稳定在49%。

从每次都有超过6000名美国人提供反馈的1998年至2000年、2008年至2010年和教会成员比例首次降至不足50%的2018年至2020年的三次三年期总计中,这家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分析咨询公司找出了成员人数减少因素。

盖洛普发现影响教会正式成员比例最大因素是年龄。约66%的传统派(1946年后出生的美国成人)为教会正式成员,相比下婴儿潮一代为58%,X世代为50%,千禧年一代为36%。当前关于Z世代成年人群的有限数据表明,他们的教会正式成员率与千禧年一代相似。

分析还指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表达没有宗教偏好。近20年来,不认同任何宗教的美国人比例从1998年至2000年的8%升至最近三年的21%。该人群中只有4%的人称他们是某间教会、犹太会堂或清真寺的正式成员。在1998年至2000年,这个数字为10%。

盖洛普的高级编辑杰夫瑞·琼斯(Jeffrey M. Jones)写道:“虽然2020年出现的下降可能是暂时的,是与新冠状病毒大流行有关,但鉴于年轻一代和年长一代成年人的宗教信仰和教会正式成员水平相当低,该数字在未来数十年持续下降似乎已是不可避免了。”

琼斯作了补充:“教会的强大只与其成员资格有关,而且依靠成员们的经济支持和服侍来维持运作。由于没有宗教偏好的人不大可能成为教会成员,所以教会领袖们面临的挑战就是鼓励那些有特定信仰的人员成为正式、活跃的教会成员。”

在宗教团体中,天主教徒有着最大的降幅,在这些测量的时间段中从76%降至58%。新教徒下降了9%,从73%降至64%。

数据也显示在过去的20年里,美国东部居民和民主党人中教会成员人数下降幅度更大。

盖洛普表示,政治保守派、共和党人、已婚成人和大学毕业生有着较低的下降,与南方居民及非西班牙裔黑人成人一样有着较高的教会正式成员比例。

东伊利诺伊大学政治学副教授、芒特弗农第一浸信会牧师瑞安·布尔格(Ryan Burge)在其针对巴纳集团发布的1965年至1984年出生之人的五年视窗《一般社会调查》(General Social Survey)的数据分析中,指出相比于出生于1945年和1964年的“婴儿潮”一代成员,成长于教会的年轻一代通常不会回归教会。

布尔格说,对于任何一位关心教会成长的人而言,“这应该是个警报”。

他解释说:“很多牧师在主日早晨站在讲台上,看到他们步入20岁中期和30岁出头的前青年团体成员们越来越少地重回长椅之上。任何教会都不应假设这一关键人口会像他们的父母那样回归活跃成员。”

布尔格补充说:“数据诉说了一个明确信息:20年前关于妨碍教会成长因素的假设不再适用。如果教会对此毫无作为,期待他们所有的年轻人在步入30岁后自动蜂拥而至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追悔莫及。现在的无所作为可能会导致教会无光明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