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教会&事工 |
独立调查证实拉维·撒迦利亚不端行为指控并犯有“精神虐待”

独立调查证实拉维·撒迦利亚不端行为指控并犯有“精神虐待”

2016年1月3日,拉维·撒迦利亚在"热忱会议"上发言. | (图片: Passion Conference/Phil Sanders)

2月11日,拉维·撒迦利亚国际事工(Ravi Zacharias International Ministries,简称RZIM)发表了一份道歉书,而针对有受害者宣称这位已故基督教护教家涉嫌“性骚扰,非自愿触摸,精神虐待和强暴”为期一个月的独立调查结果也已经公布。

RZIM聘请亚特兰大米勒&马丁律师事务所(Miller & Martin)对指控进行第三方独立调查,后者在这周发布了一份深度报告,详细列出针对撒迦利亚犯下的性行为不端严重指控。

在随报告发布的声明中,RZIM董事会表示“对拉维的行为感到震惊和悲痛”,还感到“全体迫切需要悔改”。

RZIM的声明解释说:“我们不仅相信那些公开做出指控的女性,而且对于之前没有公开指控拉维,但在调查中其身份、故事浮现出来的更多女性,我们也相信”。

“悲剧性的是,目击者们描述了包括性骚扰、非自愿触摸、精神虐待和强暴在内的遭遇。我们震惊于调查显示的结果,也为受此种可怕侵害所伤的女性们感到悲痛。”

这份长篇报告包括了对多年来接待过撒迦利亚的十几位按摩治疗师的采访。

一位按摩师表示,这位布道家经常试图索要的“不仅是按摩”,同时四位按摩师称撒迦利亚有过自慰行为或在按摩中要求她们触碰他的生殖器。有五人称他“对她们有过不当触摸或抚摸”。

根据报告说法,还有一位按摩师“报告了多年来遭遇的她形容为是强暴的细节”。

报告指出:“我们采访的目击者中,仅有一人称与撒迦利亚先生有过性交行为。这位目击者报告了多年来遭遇的她形容为是强暴的细节。为保护她的身份,本报告不会透露她与我们分享的多个细节。”

在与她谈过她的信仰和财务状况,并确立自己“父亲形象”后,撒迦利亚安排他的事工组织为其提供财政支持。但是,撒迦利亚之后就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还“警告她永远不要把这事情说出去,否则因为他名誉受损而失去救赎的‘数百万灵魂’会找她负责”。

报告指出:“此案件的许多方面都与其他按摩治疗师的案件存在类似行为和升级,而且后者们彼此都不认识,是随时间推移在不同情况下接待撒迦利亚先生。”

调查发现,在撒迦利亚的所有物中也找到一套露骨照片,其中许多都是非常年轻的女性。

同时还发现撒迦利亚向一位韩国女性及一位泰国按摩师都发送过调情电邮。邮件中,他称呼她们为他的“天使”。

报告写道:“我们也审查了撒迦利亚先生的电子设备,发现了他与妻子之外女性之间的文字及邮件证据,还有200多幅女性的自拍照。”

终其数十年的事工,去年5月因为癌症而以74岁之龄去世的撒迦利亚是位享誉全球的基督教护教家。

作为美国基督教广播电台和电视频道的多产人物,撒迦利亚在1984年创建RZIM。今天,RZIM已经在15个国家设立办公室,拥有近300名工作人员。

2017年,加拿大女性罗里·安妮·汤普森(Lori Anne Thompson)指控撒迦利亚有过一段性行为不当的网络关系。这位护教家否认指控,并指责汤普森及其丈夫是在进行勒索。

同年,也有人指控撒迦利亚夸大自己的学历。

2020年秋季,其他针对撒迦利亚的指控开始浮出水面。

数位曾经工作于这位多产演说家兼作家与人共有的日间水疗中心的按摩治疗师声称,在接受背部疼痛按摩时,他会裸露自己,自慰,索取露骨照片,还进行挑逗。

RZIM聘请米勒&马丁律师事务所对这些宣称进行独立调查。2020年12月,RZIM在一份中期报告中承认,这位已故基督教护教家的确在日间水疗中心中涉嫌性行为不端。

除日间水疗中心的指控外,调查团队还被赋予“广泛的酌情处理权,以及追踪可能导致其他性行为不端线索的权力”。

在11日发表的声明中,RZIM董事会认为,依据最新报告,现在可以相信那些指称撒迦利亚行为的目击者们说的是真相。

董事会在声明中表示:“对于拉维侵害和不当行为事件的受害者而言,在参与这次调查时诉说故事并重温可怕经历一定让她们感受到深深的痛苦。”

“我们直接地向您表示:语言无法表达出我们对您经历的悲痛,以及对你勇敢回应的钦佩。我们非常感谢您,也感到非常对不住您。”

旧金山律师史蒂夫·鲍曼(Steve Baughman)是对按摩师们的指控最初进行报道的人。他在声明中告诉《基督邮报》,说“这事情不再只关拉维·撒迦利亚,而是关系到让他能够这么多年过双重生活的福音派业界了”。

鲍曼在声明中称:“只要我们还只是关注个人,体系是不会改变的,我们可以预见受害者人数会继续增加。”

2月9日,汤普森在推文中说,她对自己“在黑暗中的低语为其他受害者在日光下呼喊而铺好道路”存有“希望”。

她写道:“这些女性的遭遇不能被忽视。”

向前看的话,RZIM正采取步骤帮助撒迦利亚侵害事件的受害者。

该机构已经邀请受害者宣导者罗谢尔·邓赫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对董事会及高级领导层进行教育和建议,好理解创伤、侵害和最佳标准做法。邓赫兰德会作为受害者的保密联络人,“帮助指导这些被侵害者们的护理、正义和赔偿程序”。

RZIM还将邀请承诺咨询公司“指路牌解决方案”(Guidepost Solutions)来对该机构的结构、流程、财务和政策进行全面评估,帮助促进一个“自上而下式的整体文化改革”。

声明表示:“鉴于调查的结果和正在进行的评估,我们正在寻求主关于这项事工未来的旨意 ... 在辨别神将如何带领的时候,我们花时间专注于祷告和禁食,我们在不久的将来会讲到这一点。”

在《基督邮报》的社论对版文章中,曾经带领过美国演说小组的卡尔森·韦特瑙尔(Carson Weitnauer)对RZIM如何处理这些性行为不端事件表示遗憾。他呼吁RZIM“变更名称,删去拉维的材料,为许多失败进行悔改,以及为拉维事件受害者所经历的伤害作出恢复性回应”。

他写道:“如果想避免重蹈RZIM的覆辙,基督教事工组织和教会应该对如何预防他们亲身经历这场危机的自身体系和文化进行严格评估。愿上帝给我们明晰和勇气坚定维护受害者,防止此类侵害在未来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