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实践你的决心

(图片:Unsplash/Bruno Nascimento)

每到新年,数百万美国人都会下定决心减重保持身形。以我的浅见,如果你想达成目标,一般来说运动必须是成功要件的一部分。但是要坚持下去,就要找到其中的乐趣。

有些人痴迷健身。他们几乎是崇拜他们的身体,那显然不对。

使徒保罗说基督徒的身体是“圣灵的殿”,这段讨论的背景是关于避免性罪。

不过,我认为我们应该试着适当照顾我们的圣殿。研究似乎不断显示运动有益健康,包括散步。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格雷钦‧雷诺兹(Gretchen Reynolds)最近提到:“一项令人振奋的新研究以一群经常运动的七十几岁长者为对象,根据该研究,运动几十年的年长男性与女性,他们的肌肉和25岁健康人士在许多方面是难以区别的。”

过去15年来,自从我开始经常跑五公里、十公里等等,我发现整体而言我比较少生病。我记得我所听过关于我健康最好的赞美是当我的医生看着我的心电图说:“哇,像21岁一样。”当时我55岁,已经维持一周数次剧烈运动好几年。

提到我参加赛跑较早的经验,就会勾起小时候的年度赛跑我老是最后一名的痛苦回忆。我爸会拉我去这些比赛,而我总是在那里感到无地自容。有一年,我很开心,因为有个跑者跌倒,我变成倒数第二名。

接下来40年,有一天我受邀在我们教会学校参加赛跑来协助阿滋海默症的研究。我答应了,而我居然乐在其中。自从2003年1月那天,我参加过许多赛跑,甚至有一场全程马拉松。我学到不要和其他跑者比较──虽然他们激励我跑更快。我是和自己比,试着缩短我的时间。

其中一次路跑叫作“趣味路跑”。一个朋友反驳:“如果是路跑,就不会有趣了。”但我不认同。

此外,在你人生某个面中的自我要求,例如运动,往往会扩及其他面向。在属灵层面,记住生命是一场马拉松,不是50码冲刺是好事。

使徒保罗有时以运动为喻,包括跑步,来鼓舞他的读者,例如“你们也当这样跑,好叫你们得着奖赏”。希伯来书的作者写道:“……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

一位跑者朋友鼓励我开始跑步──“肯定比付医药费要好,”他会这么说。他总是因为我稍微过重责备我。“噢,杰,”他会指着我的肚子开玩笑,“我在想我可以借你的枕头一下吗?”他也会开玩笑,我走路发出像定音鼓的声音。当我减肥成功,他就不开这些玩笑了。

当然,在没有谘询医师的情况下不应该跑步或是做其他激烈运动。

跑马拉松危险吗?唐纳德‧阿德尔博士在《高度健康》一书中写道:“我个人认为马拉松跑者和铁人三项那一类的健康风险,和四分之三过重或肥胖且讨厌运动的美国人面临的严重风险相比微不足道。想想在马拉松途中猝死的风险是50,000分之一,下床对厌恶工作、配偶与整体生活的肥胖吸烟者来说比这个机率更危险。”没错,但是显然有许多有益健康且远比跑马拉松省时甚至安全的运动可选择。

最近研究指出举重比有氧运动更有益健康。我在健身房两种运动都做,最近我在健身房运动比在跑道上频繁。膝盖在路面上能承受的撞击有限,我希望等我老了还能够运动。

我认识一个开始规律运动的男人──最近才开始。他讨厌运动,我想他会因此很快就放弃。最适合从事的运动是你会确实持续下去的运动──不管是举重、散步、跑步、半程马拉松、游泳等等。

何不在2019年下定决心健身──并同时享受过程和结果呢?

(翻译:敏慈)

本文作者杰利·纽康(Jerry Newcombe) 和甘雅各(James Kennedy)博士一起主持《Truth that Transforms》节目。他自己写或与人合著了23本书,包括《The Book That Made America: How the Bible Formed Our Nation and Answers from the Founding Fathers》。他和Peter Lillback博士合著了畅销书《George Washington's Sacred Fire》,他的网站是www.jerrynewcombe.com。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