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埃塞俄比亚古老的基督教历史与诺贝尔和平奖

埃塞俄比亚古老的基督教历史与诺贝尔和平奖

12月早些时候,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Abiy Ahmed)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具体来说,挪威的颁奖委员会表示获奖原因是他“果断地解决同邻国厄立特里亚之间的边界冲突。”

阿比·艾哈迈德是五旬节派基督徒,是连续第二位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非洲福音派人士。肯尼亚医生德尼·穆奎格(Denis Mukwege)获2018年诺贝尔和平奖。

艾哈迈德的故事只是埃塞俄比亚久远基督教历史的最新一篇,基督教在埃塞俄比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使徒行传8章,天使告诉腓利:“起来!向南走,往那从耶路撒冷下迦萨的路上去。”在那条路上,腓利遇见了埃塞俄比亚宫廷的一个高官,此人正迷惑于以赛亚书53章的意思何在。

腓利将耶稣基督的福音讲给这个据说是埃塞俄比亚太监之人听,当这高官接受了信仰,腓利就给他洗礼。之后,“主的灵把腓利提了去。太监也不再见他了,就欢欢喜喜地走路。”

那太监所去的地方,当然,就是埃塞俄比亚。按照2世纪时教会教父里昂的爱任纽(Irenaeus of Lyon)说,“此人……被差遣去埃塞俄比亚地区,去宣讲他自己已经相信的信息。”按照教会史家尼基弗鲁斯(Nicephorus)的说法,取代犹大职位的马提亚也曾在埃塞俄比亚宣扬福音。

在接下来的两个世纪中,基督教继续在该地区传播。然后到了四世纪早期,埃塞俄比亚基督教历史迎来里程碑式的又一篇章,来自推罗的一个名叫弗鲁门修斯(Frumentius)的基督徒男孩遭遇海难,在红海沿岸的一个港口被卖为奴。他的新主人是阿克苏姆(Axum)的国王,该地区在今天的埃塞俄比亚境内。和先辈但以理、约瑟一样,弗鲁门修斯赢得了异教国王的信任,国王在去世时恢复了弗鲁门修斯的自由身。不过弗鲁门修斯继续担任新王埃扎那(Ezana)的家庭教师。

当埃扎那成年之后,弗鲁门修斯回到了推罗,受训成为主教。他又从那里去了亚历山大,请求伟大的神学家、教会教父亚塔那修差遣一位主教并传教士们促进埃塞俄比亚的进一步归化。亚塔那修做出了决定,最好的人选就是弗鲁门修斯本人,所以他被祝圣成为新主教。

弗鲁门修斯最具有历史意义的皈依者就是埃扎那国王本人,在弗鲁门修斯回到埃塞俄比亚之后就很快受洗了。此后10年,埃扎那王国中的大部分人都成了基督徒。主后330年时,基督教已经成为现在埃塞俄比亚的官方宗教,这让埃塞俄比亚成为仅次于亚美尼亚的最古老基督教国家。

“罗马呢?”你问?罗马直到主后380年才正式成为基督教国家。

近期的考古发现确认了这故事。史密森协会网站(Smithsonian.com)最近披露,考古学家们所发现的一座教堂遗址可以追溯到四世纪早期。

这发现告诉我们三件事。第一,甚至在君士坦丁在罗马帝国境内将基督教合法化之前,信仰已经远播至南到埃塞俄比亚、东到印度的范围内。

第二,基督教信仰起源于亚洲和非洲的交界之处。当代基督教在这两个大洲上的爆发,实际上是在回家。从人种和语言学意义上说,相对于欧洲人而言,我们的主与弗鲁门修斯以及埃塞俄比亚人更为接近,他们都说一种闪米特语。

最后,埃塞俄比亚两千年之久的基督教历史始于腓利简单的顺服之举。所以,当主对我们任何人说:“起来,去那里”,我们最好还是去做。归根结底,谁能晓得呢,也许主今天所祝福的一个顺服的行为,就是要改变历史,并在未来几个世纪中荣耀他的名呢。

参考内容:

埃塞俄比亚发现的教会重写基督教在非洲的历史(Church Unearthed in Ethiopia Rewrites the History of Christianity in Africa),安德鲁·劳勒(Andrew Lawler)史密森协会(Smithsonian)2019年12月10日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