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葛培理,世界因你更美好

葛培理全家福,摄于2003年,钟路德逝世前4年。

这些人在两年内相继出生,然而没人注意到。没有什么头条新闻宣布什么孩子出生在南非、什么女孩出生在马其顿,或者有哪个婴儿出生在波兰。那个出生在北卡罗莱纳农场里的小男孩呢?他到来时也没有什么头条报道。

当他离世时显然不是。

葛培理是这四个人中最后离世的。

特蕾莎修女。

教宗约翰保罗二世。

纳尔逊·曼德拉。

他们的面容也能组成一座拉什摩尔山。他们的传奇永垂不朽。

我的办公室里有三封装裱好加了相框的信件,一封是我第一本著作出版商的用稿通知,一封是小布什总统的来信,一封是来自葛培理的信,他赞扬了我的一次布道。每一封信都如珍宝一般,来自葛培理的称赞感觉就像来自使徒保罗的祝福。

神将恩典给予谦卑的人,因为谦卑的人饥渴仰慕恩典。神确以恩典赋予葛培理一生。世界因之而更加美好。

在葛培理的许多崇高品德中,有几项是我努力效法的:

他的信仰毫不分裂。他对神深深信仰,对圣经极其看重,对恩典的信息全然依靠,没有谁会质疑他的立场何在。但也没有谁会觉得被他的信仰所威胁。有看法是一回事,为此发生争执是另一件事。毫无疑问,葛培理选择的是前者。我没法想象他选择后者。

他的人生与他所传递的信息一致。很少有谁能看到哪个新闻节目里的人却没听过这人被牵扯进另一桩公众人物的丑闻之中。政客、牧师、神父、教练、好莱坞精英们——还有谁能同时维持住自己的公开形象和高度正直的品德呢?葛培理做到了。从任何意义上说,他都是完美的。他有自己的后悔和失误。但他的人生无可指责。

葛培理从来不拿自己当大人物。我第一次遇到他是1997年圣安东尼奥举行布道活动的时候。当时我在祷告团队里,在晚间活动开始前都会在场下遇到他。第一个晚上,我进到房间里,被告知葛培理就在里面等着我。我想他可能是在祷告或者读圣经,或者是别的什么事情,比如温习自己的讲稿等等。然而并非如此。他是在跟自己的兄弟开玩笑。他抓起他兄弟的棒球帽,让我去挠他兄弟的头。这时候距离这位传道人向60000人讲演只有几分钟,而他正拿自己兄弟的头皮开玩笑。

这种嬉闹让人精神振奋。我们这些宗教人士容易严肃地让人生厌。葛培理却总在传播欢乐。

他很知道自知者明。不久前,我和音乐家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W. Smith)因为一个事工的周末活动而来到北卡罗莱纳州的阿什维尔(Asheville)。这次隐修活动是在葛培理培训中心(Billy Graham Training Center at The Cove)举行的,该处设施由葛培理布道团(Billy Graham Evangelistic Association)所有。

在活动举行前几个小时,迈克尔和我一起查看周末的安排。迈克尔因为刚刚所体验到的经历而非常感动,他很少谈论隐修本身的事情。他之前与葛培理见过面。那时这位著名的布道家已94岁高龄了,已经在考虑自己的葬礼上谁会说些什么话了。葛培理告诉迈克尔,他希望自己的名字不被提及。

“什么?”迈克尔问。

“我只希望主耶稣之名被高举。”

葛培理曾亲自向2.15亿人传道,还通过媒体向几十亿人传道。他让每个大洲的体育馆座无虚席。他是从杜鲁门到奥巴马每任总统的顾问。他几乎出现在每个最受钦佩名人榜单的榜首。然而,他却不想在自己的葬礼上提到自己的名字。

圣经说:“因为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彼得前书5章5节)

很容易看到原因何在。神阻挡骄傲的人,因为骄傲是在阻挡神。傲慢让膝盖僵硬,不会跪下,让心顽梗,所以不会承认罪。骄傲人之心从来不会忏悔,不会悔改,不会请求宽恕。确实,狂傲的人从来不会感觉自己需要被宽恕。骄傲让灵魂沉没的礁石。

然而,谦卑的心就是乐于做骄傲不会去做的事情。谦卑的心就是迅速寻求神的帮助、恩典和力量。神将恩典给予谦卑的人,因为谦卑的人饥渴盼望恩典。

神确实以恩典赋予葛培理一生。世界也因之更美好。

葛培理。

纳尔逊·曼德拉。

特蕾莎修女。

教宗约翰保罗二世。

愿将这些人赐予我们的那一位,也将更多这样的人赐给我们。

陆可铎(Max Lucado)的作品安慰了超过1亿读者,他与妻子居住在德克萨斯州的圣安东尼奥,是当地橡树岭教会(Oak Hills Church)的牧师。欲更多了解他,可访问网站www.MaxLucado.com,关注他的推特@MaxLucado 。

(翻译:尤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