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建造后瘟疫时代的教会:灰烬中重生(第一部分)

建造后瘟疫时代的教会:灰烬中重生(第一部分)

2019年4月15日的时候,巴黎圣母院被烧毁了。多少世纪以来的著名地标塔尖烧为灰烬。感谢神,教堂中殿虽损坏严重,但幸存了下来。

Wallace B. Henley | (图片:Scott Belin)

政府重要部门立刻宣布要重建这座教堂。建筑师、教会和政府机构还有其他人开始猜测未来的建筑将会是什么样子。

这仿佛能类比我们今日的教会。新冠瘟疫席卷许多教会,烧毁了往昔的策略、风格和制度性结构。许多教会领袖和他们会众嘴里嗫嚅着这样的问题:后瘟疫时代的教会将会是什么样子呢?从灰烬中重生的是什么呢?

这些思虑让我回想起34年前的事情了。1986年夏天,我在亚拉巴马州伯明翰一家大型教会已担任牧师8年了。有一天下午,我的行政助理在对讲机上对我说:“有两个长途电话几乎是同时在找你。”她说。

“我接1号线,你让2号线稍微等一下,”我回答。然后我按下1号线的按钮。来电者自称是佐治亚州一家教会牧师招募委员会的主席。他们想要面试我,让我考虑下成为他们的牧师。据他说他们教会有4400人。教会礼拜在多个闭路电视系统播放,未来的计划则是建立一个5000座的大堂。

当时我在伯明翰所侍奉的教会有将近2000人,所以有机会成为佐治亚州一所更大教会的牧师似乎是顺理成章的职业发展举动。我们讨论了会面的时间。挂电话的时候我有些激动,然后接了2号线。

“我来自德州休斯顿一个教会的教职委员会,你可能不大愿意到我们这里来,”那人说。当时休斯顿以能源为支柱的经济正在周期性衰退中,失业率非常高。要买卖房产很难。此外,还有让人难以忍受的休斯顿天气和交通。

有兴趣让我担任牧师的教会在1970年代曾有过辉煌的一幕,现已成为如烟往事。只有大约有100人留下来,每周在一个不到两英亩、发了霉的体育馆里聚会。

最终,佐治亚州的教会表决要我担任牧师,休斯顿那家教会也是。我无法相信自己告诉佐治亚州教会自己接受休斯顿任命时自己的声音。

主要理由时我1973年时的一次经历。在白宫工作三年后,我搬回伯明翰,在伯明翰新闻(Birmingham News)重拾自己的记者生涯,当时该报是亚拉巴马州最大的日报。然而,回去后才几个月,主让我内心重燃成为牧师的呼召。在我15岁时我第一次听到这呼召,但在1960年代的喧嚣中,我转离了这个方向。在白宫工作之后,在报道了越来越多南部各州的民权危机之后,我确信教会的重要意义,积极回应主的呼召。

到1973年末,我已经是亚拉巴马州南方一家小教会的牧师了。尽管我读过大学,也读过神学院,但在教会成长领域我对自己该怎么做却没什么实践知识。

教会成长理论和运动在1970年代方兴未艾。我买书,买磁带,还有“怎么做”的指导,如饥似渴地阅读研究。然而,我却不知道自己该用哪种策略。

有一天,坐在一堆教会成长材料之中时,一个念头忽然如闪电击中我:耶稣从来不曾努力工作以“增长”受众……他总会有一群听众,有时人数多到了他不得不坐在离岸的小船上讲道才不至于被挤落水中。

这引发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将改变我的生活和事工:耶稣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吸引到如此多的人?

1986年,休斯敦教职委员会告诉我,我可以用任何我想要的方式来领导教会,我告诉他们我们要建立 “耶稣教会”,虽然我并不完全理解那是什么。我把教会成长的书籍放在一边,开始研究福音书,看看耶稣在道成肉身的事工中做了什么。

我在内心建立这样的信念:如果新约教会是基督的身体,那么就应该像耶稣在他的身体里所做的那样。

当我更深入地探究时,发现这些具体的行动才是耶稣在地上事工的特点:

  •  耶稣敬拜神
  •  耶稣代祷
  •  耶稣宣扬天国的福音
  •  耶稣让他所遇到的人称为门徒
  •  耶稣奉天父的名服务人的需要

正如约翰在福音书最末所说那样:“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的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约翰福音21章25节)

然而,上述五大事工的行动还是成为休斯顿教会的战略计划。最终,周末出席礼拜的人数增长到一千人以上,整个星期的事工都很活跃。

所以,正如圣母院的大火促成其结构更新的需要一样,新冠瘟疫对当代教会的剧烈影响也引发了重建、更新并恢复的需要。

好消息是,此刻正是良机所在,是建立耶稣教会作为后疫情时代教会的“好时候”。本系列后面的文章将介绍详细的做法。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