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呼唤真先知

呼唤真先知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 | (图片:Scott Belin)

史蒂夫·科特斯(Steve Cortes)于7月1日在RealClearPolitics网站上撰文表示,美国需要一位“伟大的保护者”。在科特斯看来,唐纳德·特朗普需要完成从“伟大的干扰者”向“美国人民,尤其是中产阶级的伟大保护者”的角色转变。

然而,我们现在需要远比这更加伟大的人物。当代的疯狂时刻促使人们呼吁真正的先知起来做先知的工作。预言的真理是一团火焰,可以把那些使人们与上帝和彼此隔绝的谎言和歪理邪说化为灰烬。

耶稣自己在马太福音24章中预告过“不法的事”。主说,在那时的严酷考验中,许多人会“跌倒”。那时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好些假先知起来”。

在我们现在的社会中,无法无天,离道叛教,假先知比比皆是。我们急需真先知。我们不需要那些试图预言未来的假先知,但那些宣扬基督和他的国度——良善、公义、和平和圣灵中的喜乐(罗马书14:17),并使我们恪守这异象的先知,在我们这个时代的混乱中至关重要。

我们需要的先知只是凡人而已。他们有时会像以利亚听到耶洗别王后在追寻他的藏身之处时那样紧张不安。他们可能会在人性的弱点中跌倒,但他们总是会被上帝的话语燃烧。听众会知道,主已经通过一个软弱的人说话了。

几个主日之前,我在我讲道的教堂里播放了一段电影片段。在影片中,马丁·路德·金博士于1963年在林肯纪念堂向广大群众发表了他伟大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

在结束时,我的听众为一个死了五十二年的人在五十七年前说出的话长时间鼓掌。当代的教徒在教堂里看的是一节粗糙的电影片段,听的是一个粗糙的背景音,但他们还是认识到了一个真正的预言性话语。

还有一个预言的响起,虔诚的犹太人丹尼斯·普拉格(Dennis Prager)说:“如果我们继续讲授宽容和不宽容,而不是讲授善与恶,那么我们最终的结果将是对恶的宽容。”

“为什么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目前危机的严重性?”1947年,富尔顿·希恩(Fulton Sheen)主教想知道。他给出的答案是:“部分原因是人们不愿意相信他们自己的时代是邪恶的,部分原因是这涉及到太多的自我指责, 主要是因为他们在自己之外没有标准来衡量他们的时代……只有那些靠信仰生活的人,才知道世界上正在发生什么。没有信仰的广大群众意识不到正在进行的破坏性进程。”

许多观看和收听希恩主教定期电视广播的人都知道他们听到的是一个先知式的人物,特别是当他说:“摆脱这场危机的唯一方法是属灵的...时间比你想象的要近。... ”之时。

就是此时,就是此地。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时代了。

我敬爱的朋友并导师约翰·埃德蒙·哈盖(John Edmund Haggai)曾打趣到:“传道人被赞誉为管理者、餐后演讲者、书评人、辅导员、优秀的调酒师、组织工作者、项目推动者,但布道究竟怎么了?”

在这个关键时期,我们可能会问: “先知式的布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美国现在不乏占卜师、分析家和预言家。他们一本正经在电视和电脑屏幕上像老大哥一样盯着我们。他们试图听起来像智者,他们用沉思的语气告诉我们如何思考,根据他们的观点到底发生了什么,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他们崇尚那些赢得他们青睐的人,诋毁那些他们讨厌的人。

我们需要真正的先知,敢于对着古巴比伦伯沙撒王在当今的后代们放胆直言:“你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你的亏欠!”(但以理书5章)

我们需要真正的预言家,他们不会匍匐在娱乐机构的红地毯上,而是站在这些华丽的织物上,把这些妄想说成是剥削的谎言。愿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s)和贾斯汀·比伯(Justin Biebers)以及其他在这一领域发出重要声音的人能够找到并发出预言性的信息。

我们需要真实的预言之声,将直面信息机构的巨头,并宣布他们和他们的宣传不会告诉我们什么和如何思考。

我们需要勇敢的男男女女,在圣灵的力量中流动,告诉学术机构中的卖大力丸的骗子们,我们看穿了他们的伪装和肤浅的诡计。

在这个时刻,需要大胆的先知,他们要用事实来面对希律王的政治机构,它那银色的衣服掩盖着虫子的侵蚀。

我们不需要更多的谄媚者、事实编造者、左派右派假新闻的传播者、姑息者、媒体巫师、宣传策划者、安抚者、深层国家的幕后主脑或浮夸的鼓吹者,而是需要真正的先知。

他们可能像摩西一样口吃,像施洗者约翰一样粗犷,像耶利米呆在水井里那样衣衫褴褛。正如圣经中的先知们所发现的那样,既得利益者们会严厉地对待他们。顺序也都是一样的:

边缘化

漫画化

诋毁

刑事定罪

监禁

灭绝

虽然如此,还是要让先知们在街角、在城市广场、在体育馆、在教会讲坛上兴起。愿神膏抹先知,用令人清醒、赐予生命、给人自由的真理来充满我们这被人欺骗的文化(约翰福音8章32节)。

我们已经有了抗议的时刻。我们现在是否会拥有先知和先知教会的 “凯洛斯”(Kairos)——关键时刻呢?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