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即或不然

我认识这么一个英俊的小孩子。简直每天每天都在长高,很快就是个帅小伙了。现在他十多岁,学习成绩好,非常聪明。他酷爱体育,熟知每个大学和职业球队还有他们的球员。就这样的年纪而言,他简直可以说是拥有一个小小的智慧宝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我确信如果他没有走弯路,那一定会有所建树,让许多人获益。

孩子是妈妈的小心肝,视如珍宝。在她看来没有什么能与儿子相提并论。不过,只有少数几个人和我才知道的一件事,甚至这男孩自己的都不知道。他母亲在他出生前是曾认真考虑过堕胎。当这位母亲怀孕时,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未婚,没有准备好,惊恐万分。朋友们劝她放弃算了。但命中注定,我有许多机会就此决定与她交流,并促使她别这么做。她也确实没这么做。现在,英俊的儿子每天陪在身边,她很后悔曾经严肃考虑过那样的事情。

想想她即或不然就可能失去的一切吧。

在其著作《暴风雨的警告》(Storm Warning)中,已故的葛培理博士写到:

“几乎毫无例外,媒体都在捍卫女性的所谓‘堕胎权’。我在所有报纸上只找到几篇有意义的反对文章,其中之一是发布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市《哨兵》报的社论,这文章如先知般呼喊,抨击这个不道德的幽灵以及罗诉韦德案判决后引发的痛苦。”

“‘由堕胎所引发的道德沦丧,可能而且极有可能会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其中包括鼓动滥交、导致生命概念的非人格化以及就我们所知,会按下毁灭家庭单元的按钮……对女性自己呢?一念之间的堕胎会在未来给她带来的悲剧后果。

生活中已经有太多无法避免的痛苦了,不必再在一个极端的时间里,让自己留下原本可能会成为孩子、结果却只是一段可怕经历的回忆’”。

这篇洞见深刻的社论所担心伴随堕胎而来的一切在今天都成了现实,“即或不然”便拥有的美丽、宏伟而又有益处的一切,没有比缺失这一切更糟糕的事情了。

反堕胎活动家,兰迪‧奥尔康(Randy Alcorn)曾从《读者文摘》中引述过一个难以置信的故事,主人公是名叫卡图扎(Catuzza)的意大利裔女性,生活在纽约。1950年代的某一天,卡图扎让邻居11岁的小男孩和他3岁的弟弟乔伊(Joey)触摸自己的腹部,让他们感受自己未出生婴儿的胎动。35年之后,乔伊在濒死的状况下被一位医术精湛的医生救活。在看到医生姓氏之后,乔伊的哥哥将记忆的碎片连接了起来。“那时我才想了起来”,他说,“许多年前,在欧文街(Irving Street)上长大的时候,卡图扎腹中胎动的那个婴儿,在长大后成了拯救我弟弟生命的好医生。”

经典影片《风云人物》(It's a Wonderful Life)常在圣诞季重播,以寓言形式描述了这一奇迹。

詹姆斯·斯图尔特(Jimmy Stewart)扮演乔治·贝礼(George Bailey)的人生忽然间一塌糊涂,他相信如果自己从未出生,也许会更好。

当一位天使令他确信自己人生的重要、世界如果没有他将何等糟糕后,天使总结到:“很奇怪,不是吗?每个人的人生都会接触到许多其他人生,当他并不在场,那就留下了需要填补的空洞,不是吗?……你看到了吗,如果就这么放弃,是多大的错误?”

上星期日是全国教会的人类生命神圣主日(Sanctity of Human Life Sunday)。星期二则是美国最高法院罗诉韦德案判决的46周年纪念日——正是这个判决让堕胎合法——也就是这个判决,在我们社会中留下了超过6000万个空洞。

我们因此失去或丢掉了什么,无法估量。

孩子会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喜悦。他们是我们国家最宝贵的财富。

愿神能让一个全新纪念日的黎明加速到来——也就是终止堕胎的纪念日——每一个母亲都能让美丽的儿子、女儿伴随身边——每一个卡图扎未出生就在子宫中胎动的孩子都能实现他的梦想——不要再有更多的空洞了。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