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神之心

在耶稣之前,神常常以非个人化的形式被提及。更多情况下,他被作为创世者、全能者、君王、法官、主和至高者来理解。旧约只有很少几处例外,含糊不清、欲说还休地把神称为父亲。完全是靠着耶稣,神之位格的这个方面才向我们展现出来。

耶稣向我们表明,神也是人格化的神,就像一位智慧、有爱、温柔、警醒的父亲。在祷告的时候,耶稣常常使用这样的称呼。不仅如此,他还教导我们要用同样的模式来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啊……”(马太福音6章9节)

有意思的是,耶稣用来呼喊“父”的是个在亚兰语里是非常亲昵的词:“阿爸”(Abba),也就是爸爸的意思。

华莱士·汉密尔顿(J. Wallace Hamilton)写到:“(耶稣)没哪篇讲道里,这词(父这个词)是会不出现的。没有哪次祷告中,这个词会消失。”对耶稣所说话语的最早记载是这段:“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吗?(路加福音2章49节)。十字架上最后的一句则是“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加福音23章46节)

汉密尔顿还说,当耶稣想要去解释神是什么样子时,当人们犯罪、伤害自己时,耶稣用到“父亲”这个词融入一个无与伦比、令人难忘的浪子的故事——这是路加福音15章11到32节里,讲述一个爱无止境的慈父与一个任性儿子的故事。

浪子的故事对我的意义非比寻常,从一定意义上说,我也经历过。

许多年之前,因为和父亲在一些小问题上发生分歧,我们相互隔绝、互不说话好几年。

然后我发现自己身处出乎意料的处境,我和自己那个十多岁的女儿也疏远了——形同路人——关系紧张到了她离开家住到别处。

五内俱焚的我跪着请求神让我女儿回家。神立刻回应了我的祷告,而且我心中的对此印象几乎能听见。神说:“你既然多年来不和父亲说话,我又何必带你女儿回家呢?”

我为自己的严重错误深负罪感,就是当天,我走进车里,开了45分钟到我老家。当我抵达自己长大成人那所房子门前,我看到父亲正在后院里工作。他站在车道上远远看着我,开始向我跑过来。我也向着他紧走几步,我们相互拥抱,在那里哭泣了好一会。

我请求他的原谅,这是完满、充满恩典的复合。

在父亲2012年离世之前,我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年。无论如何,我故意为之的漠不关心与不尊敬,并以此让他难过的做法至今依然让我很痛苦。必须首先为人父母,然后才能理解这种悲伤。没有什么比这更深切的痛苦了。许多父母都经历过,孩子们很少知道他们父母对他们的期望。他们很少明白父母殷切期待的样子——日渐憔悴——无时不刻不在等着孩子也许终有明白过来的一天,并且,用比喻的说法,那就是再找到回家的路。

从一定意义上说,神,天上的父,以他的温柔仁慈,也以同样的态度在盼望着我们。神当然是世间一切的全能创造者、君王并审判者。他当然可以像独裁者那样来统治,压垮我,因为我们的罪和故意的疏远,这么做也很公正。不过与此相反,神的作为就像个耐心的父亲,控制了他自己,而不是强加他的意志,反而让我们来为自己选择这样或那样的道路。他知道我们自己造成的一切缺点和改善。然而,他渴望我们能清洁、治愈、幸福并成功。一切都可以被纠正,只要我们愿意回家。

也许,在整本圣经中最令人安慰的篇章——一篇明明白白展现出神、天父心意的篇章——就是浪子故事中的这段内容:“于是起来,往他父亲那里去。相离还远,他父亲看见,就动了慈心,跑去抱着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路加福音15章20节)

需要的话,就再读一次吧。确保自己没有轻忽了这段经文无以伦比的重要意义。这是在说,当父亲看到孩子回来时,他向孩子跑了过去……这就是神,天父的心意。

也许,你需要因着信靠基督赦免自己的罪而回家,回到神这里。我们的国度当然也需要回家,回到天父这里——我们一切自由的成败兴衰都赖以依靠的这一位这里。

也许,甚至就像我曾经那样,你有需要纠正对一位家人犯下的某个错误。

当然,这已经太久了。回家吧。

愿你与你家人父亲节快乐!

马克·克里奇(Mark H. Creech)牧师是北卡基督徒行动联盟(Christian Action League of North Carolina Inc)公司的执行理事。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