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好莱坞的霸凌讲台:奥斯卡的“非福音”

好莱坞的霸凌讲台:奥斯卡的“非福音”

正当葛福临(Franklin Graham)被英国7个场馆拒绝使用以传讲恩典的福音之际,好莱坞名流们则在颁奖典礼上享有霸凌的讲坛以向全世界推广他们五花八门“应该”和律法主义的非福音。

阿尔·莫霍尔(Al Mohler)曾在2009年的一篇文章中介绍过“好莱坞范的道德”(Morality, Hollywood Style)极其令人生疑的含混不清。“举例来说,就是道德相对主义者突然发现道德上要关心的东西,这在自由派变体们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还有其他一些自由派分子则认为,这些艺术家、大腕或学术界人士能凌驾社会其他人必须负责的道德之上。”

肖恩·菲茨帕特里克(Sean Fitzpatrick)在天主教交流(Catholic Exchange)上撰文也研究了好莱坞道德中模棱两可的内容,在广受欢迎的“饥饿游戏”(Hunger Games)系列电影里尤其如此。这系列电影还有类似电影的困局,菲茨帕特里克说,“就在于道德准则并不是必须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这样的电影“常常展示出不打算承担明显属灵后果的身体行为,”创造出“一个无处不在的伦理真空”以及“彻底的道德含混。”

然而,奥斯卡的传道士们想要用一连串的罪孽来惩戒我们、警告我们。想象今年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如雷鸣一般的“应该”、“不应该”吧:

素食——我们应该避免吃肉

物种平等主义——我们不应该把自己视为比动物高档

马克思主义——我们应该支持全世界的工人们联合起来创造天堂乐园。

动物权利——我们应该终止为自己使用而去杀害或使用动物

唐纳德·特朗普——我们应该支持总统被完全弹劾

“福音”的意思是“好消息”。坏消息是罪竖起难以逾越的阻碍让世人无法认识神并且活在将要到来的神的圣洁存在中。好消息是神通过那唯一一个曾经作为我们一员而活在、行走在我们中间然而完全没有负罪之债那一位——因此拥有了圣洁的“通货”,由他来支付赎罪价让我们得到遮蔽。

基督的无罪结束了所有愿意接受其的罪。我们是“靠着他的血称义”而且“因他的生得救了。”(罗马书5章9-11节)

与此同时,“非福音”则是掩饰我们的罪,让我们继续留在那里。那一票原本会严厉谴责旧约里规章的人反倒告诉我们得救的唯一办法就是按照那一帮大腕们的说教以正确的方式去吃、去对待动物并且正确投票、还要做其他一些事情。

演员华金·菲尼克斯 (Joaquin Phoenix)是2月9日奥斯卡讲台的主要讲员。在另一个场合,他曾经描述过自己的世界观,类似于:“我不相信神……不相信来世……不相信灵魂……我什么都不信。我认为人们可以相信那些让自己开心的信念,这么做完全正确。”

路易斯(C.S. Lewis)是这么总结我们称为“非福音”(在这些明星信息中言之凿凿):“如果我们问:‘为什么我们要无私?’而你回答‘因为这对社会有好处,’我们然后问:‘除了有人付钱的时候,我又为什么应该关心对社会有好处的事情呢?然后你不得不说:‘因为你应该无私’——这只是把我们带回到起点。”

事实就是,存在终极的应当应份,而且这驱使着我们前进。马丁·路德·金说过:“我拒绝接受这样的想法,那就是人当前本性中的那些‘现实存在’让他在道德上永远无法企及所‘应该存在’所直面的那些问题。”

道恩·唐宁(Dawn Dunning)曾指控哈维·温斯坦 (Harvey Weinstein)性侵,曾说他告诉她:“这就是这个行业运作的规矩。”显然,这意味着她“应该”顺服这强大制片人被指控的那些要求。

在一个一些人描绘为“非教会化”时代的美国,许多人都从好莱坞说教的电影里获取自己神学和伦理方面的教导。然后他们听到了赫然若当年拿非利人一般明星们的话,这帮人根本没有罪和恩典的观念,却告诉人们他们不吃什么、不怎么投票、尊重动物权利还有其他一些事情是多么糟糕。

非福音正在抑制真正的自由,并杀死希望。

耶稣比那些夸夸其谈的大腕们说的更好:“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约翰福音8章36节)

因此,保罗写到,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加拉太书5章1节)

哪怕这些轭挂在一个耀眼的好莱坞平台上,来自于一个显赫的大佬。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