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心理学协会将多配偶正常化:没花多长时间

20多年之前,现在已经故去的理查德·约翰·诺伊豪斯(Richard John Neuhaus)神父曾写下了他那些最令人铭记话语中的一段。当你读到题为Whither Incest?(暂译为《终局是乱伦?》)一文时可以看到,他在文中说,可以放心去假设,这不会是“对传统道德的有力辩护。”

为了更好地说明诺伊豪斯神父的话,每当美国心理学协会(APA)在谈及与性相关的题目时,你都确定,这不会是对传统道德的有力辩护。

最近,美国心理学协会宣布设立了一个专门小组以“满足实行自愿非一夫一妻制之人的需要,包括他们相互交错的边缘自我身份。”是不是觉得诘屈聱牙需要解释?请继续读下去。

第一:“自愿非一夫一妻”是多配偶的委婉说法。多配偶的意思是“与多个伴侣有亲密感情的实际做法或欲望。”而“相互交错的边缘化身份”意思是说,该小组将考察拥有多个伴侣的欲望实际上是如何根植于自我身份认同的,而任何对此持异议的人就是在歧视“天生如此”的人。或者,按照美国心理学协会在自己声明中的说法:“……在没有社会和医学污名的情况下进行理想亲密关系的能力并不是所有人的自由。”

实际上,我们有许多人预言多配偶会成为性革命的下一个目标。多配偶的婚姻至少在现在看是不可避免的。这就意味着婚姻是两个人以上的关系了,为什么不呢?如果婚姻被正式地与生育意义隔绝,也就是现在这所谓“同性婚姻”合法化,那也没有理由让婚姻继续成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也可以是三个、四个或者更多。

也可能,按照该专门小组的一个成员在博客上的说法:“单配偶制是一种特权……”当然,这是在暗示其不应存在。

该专门小组将研究所涉目标下所有的多配偶关系,按照该小组一位成员的说法,是要帮助“精神健康执业者们……审查[他们的]偏见并且对自愿非单配偶的客户采取非判断立场——正像[他们]对待男女同性恋、双性恋、变性和酷儿客户们一样。”

请注意这里的前提:只要有问题的行为是“自愿”的,那无论这词本义是什么,“精神健康执业者”就应该“采取不判断的立场。”

然而,这个专门小组的真正目标,远远超越了去除精神健康执业者们偏见的定位。还记得我之前从声明中引用的那个词组——“社会和医学污名”吗?正如美国心理学协会一次又一次做过那样,目标是给自己要推行的意识形态刷上一层科学的油漆。

这意识形态将一切的性道德降格为“赞同,”并假设对于定义或参与“被渴望的亲密”而言,无所谓好也无所谓坏。任何人有什么不适感,那一定就是“污名”的结果。

研究青春期性问题的外科医生安德·范·莫尔(Andre Van Mol)告诉基督邮报:“这是意识形态取代科学后完全可期待、可预料的结果。美国心理学协会正向我们表明,他们只是一个职业行会,而不是什么科学团体。”

这同样是我们在人类性事方面文化曲线“完全并可预见的后果”。四年之前,罗比·乔治(Robbie George)曾在《美国利益》(American Interest)上发表过题为“接下来是多配偶吗?”(Is Polyamory Next?)的文章。那里所指出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媒体中对多配偶带有同情的描写,法律学者发表的意见,反反复复呼吁我们“对多配偶和多伴侣性关系持开放心态。”他说得很清楚,许多同性恋所鼓吹那些被运用在同性婚姻上的逻辑将最终也被运用到多配偶制上。然后,也会被自由接受了。

考虑到最高法院的变化,我们也许不会立刻拿到多配偶婚姻的奥贝格费尔诉霍奇斯案式(Obergefell-type)裁决。不过,美国心理学协会的这项举动表明,这也许并非必要举措。如果有足够多的人确信反对多配偶是老顽固行为,那政治和法律,尤其是一些法院的裁决,很快会顺势而上的。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