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牧师——圣经怎么说?

首先,我想要说我认识并且很钦佩许多被公认是牧师的女性。她们非常勤勉、为人正直、工作努力。我们这国家,过去很多年里曾做过许多拖女性后腿的事情,比如不在领导岗位上提拔、支持女性。亚历山大·斯特劳齐(Alexander Strauch)对这问题同样有评论说:“在许多当代人的心思中,把女性从教会领导层中排除出去是性别主义、歧视,是男性统治的又一个实例。但情况并非如此。全世界没有哪个真正爱人、在乎神的话语、能够意识到女性曾遭遇(及依然正在遭遇)那痛苦非人化经历的人,会歧视女性。”

女性是神对世界最大的恩赐之一。但在我们热忱地提拔女性(有时我全心全意赞同)之时,我们是不是忽略了圣经呢?就整体而言,当不良行为发生时却矫枉过正,在教会并非罕见现象。

第一,我们必须理解,充满爱、有所助益的女性角色对教会健康至关重要,正如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一样。神所设计的男-女两性关系是要相互完成,没有哪个性别比另一个更好,但我们确实角色不同。要反对这些神所赐予的区别,则会导致偏颇的立场。

第二,许多人误会了神所设计的男性领导角色;这其实并非荣耀的地位,而是仆人的地位。仆人是要来保护、带领、捍卫教会的。我们是要来侍奉神交托给我们的人。如果在夜深人静时,家里发出一声巨响,我们会鼓励妻子去一看究竟吗?我希望不是。神呼召男人居于仆人般领导者、保护者的地位。

第三,我们从创世记3章16节看到,神设立男人的领导角色。然而,当男人在领导职责上有所退缩时,女性就会介入。男人必须起来响应仆人式领导的呼召。这种领导并非主宰或者滥权,而是仁慈、恩典并谦卑。牧师是要侍奉那些在教会里的人,不是要主宰他们。神的设计并不在于“优越”或者“高贵于”,滥权则玷污了这种设计。

圣经是怎么说的?

有些人拿新约圣经中的革来氏作为女性当牧师的例子。他们说,按照哥林多前书1章11节的说法,革来氏是一位家庭教会的领袖,但圣经并没有这么说,圣经说的是“革来氏家里的人”。另一位被提到的女性是百基拉。她和她的丈夫亚居拉一起传道。还有一位女性是使徒行传16章的吕底亚。她和她全家都受洗了,她家成为早期基督徒的聚会场所。

尽管提到了这些女性,但文本里并没有说她们担任长老/牧师的角色。牧师、主教、监督这些词都不是用来说她们的。旧约里的底波拉是另一个被用来支持女性担任牧师的例子。底波拉在旧约里是位具有很大权力的人物,在一段时期内担任整个以色列族的士师,但我们不能用这段经文来支持新约对教会中牧师或者“主教”角色的定义。

希腊语里,主教这词是“episkopos”,而牧师这词是“poimen”,两个词指称的是同一个职位,而且他们都是阳性词,意思是牧养、照顾。男性领导地位的资格记载在提摩太前书3章1-7节和提多书1章6-9节中。圣经并没有列出女性牧师的必要品德要求,也没有用episkopos、poimen这两词来介绍女性的角色。对那些赞同女性担任牧师的人而言,圣经对该角色所列出的品德要求又在哪里呢?

男性被赋予了牧师和长老的职位,因为神赐予他们带领、为他们的家庭和教会而死的角色。我相信基督以男性形象来到世界也正是出于这样的理由:带领、牧养、牺牲。这个与保罗时代的文化没有关系,因为男性/女性角色始于创世之时:这不是哪个“更好”的问题,而在于设计。神如何设计我们的?提摩太前书2章11-13节讲述了女性不要辖管男性。(这里要再次参见创世记3章16节)。

男人们能师从像欧凯莉(Kay Arthur), 普里西拉·夏勒(Priscilla Shirer), 葛安妮·洛茨(Anne Graham-Lotz), 贝丝·摩尔(Beth Moore)和其他的女圣经教师吗?绝对可以。但她们不应该成为覆盖在男性管理角色上的属灵遮蔽。我们需要更多的女性作家和讲者,两性相辅相成,而不是相互竞争,我们在基督里是平等的,只是分工不同。“如果男性只是出于自私的目的,武断地限制女性在教会中的领导地位,那是不公并歧视的做法,但如果这限制是创造者设计的一部分,那就是不是歧视了。”(亚历山大·斯特劳齐,Alexander Strauch)

耶稣尊敬女性,支持女性的尊严,他以应然的方式对待女性,但他从来不会颠倒角色。耶稣呼召保罗,耶稣任命彼得,耶稣鼓励约翰带领教会。女性们可能而且应该去教导、管理并组织,不过这些都要在经文的指导下,比如是在女子事工、儿童事工、办公室管理和无数其他岗位上。但我们在描述女性的角色时,应该避免使用男性的词语“牧师”。

男性领导在做出决策之前应该向女性们寻求明智的意见和建议。举例来说,在我们家里,我们是一起做决定的。此外,我三本书和许多文章(包括本文)的编辑都是女性。她们意见和建议都无比珍贵。她们都是杰出的作家,远远胜过我。女性是对教会的一大祝福,是让一切连接在一起的粘合剂。没有她们,我们不可能存续并繁荣。

如果圣经因着直接提到并列出一系列需要满足要求的方式来支持女性成为牧师,那我就是她们最大的支持者。我的观点与个人看法、男性主导、滥用权威或男性优越主义无关,只与圣经里所给出的原则、让每个角色都能在整体中得到完成有关。时代已变,但真理不变。

谢恩·艾德曼(Shane Idleman)是美国加州兰开斯特“西部基督徒团契”(Westside Christian Fellowship)的创会牧师,有关他的书籍、讲道,请访问shaneidleman.com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