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北美之外,基督教何以方兴未艾?

基督教何以在全球不发达地区方兴未艾,在发达地区趑趄不前?一本令人着迷的新书给出了一个答案。

格伦·森夏恩(Glenn Sunshine)是寇尔森中心(Colson Center)资深成员,他属于那种非比寻常的历史学家,既通览学术与文化史,但也不仅仅是解释过去,而是更能借此深化我们对此时此地的理解。

森夏恩与杰里·特劳斯代尔(Jerry Trousdale)合著的新书名为"The Kingdom Unleashed: How Jesus' 1st-Century Values Are Transforming Thousands of Cultures and Awakening His Church"(暂译为:“释放的国度:耶稣在1世纪时的价值观正如何重塑数以千计的文化并让他的教会觉醒”)。

在书中,作者通过讲述神——在今天以及在全部历史中——通过普通人做工那些发人深省的故事,批驳了基督教正在全球范围内衰落的迷思。

比如说吧,这个来自非洲的故事。

哈桑(Hassan)是一个向穆斯林传道会的总负责人,他“接触了一个反抗尤其强烈的穆斯林社区,该社区几年前杀害了六名基督教传道人。”哈桑发现,这个社区需要一所学校,所以他“联络了穆斯林领袖们,在社区提供必要资源时,派出了一位优秀的教师(教师本人也是一位受过训练的植堂者)。”

这种实用性的援助打开了这些封闭社区的大门。按照森夏恩和特劳斯代尔的说法,两年之内,就有七个教会建立起来。

但故事可没有止步于此。当地的一些穆斯林领袖们对基督教的传播很担心,把哈桑带到了当地的州长那里。他利用此机会来讲述神的恩典,神如何帮助传道会为这个社区带来了移动医疗诊所、牙医、安全用水项目、种子银行和学校——而这一切都是服务穆斯林的。

森夏恩和特劳斯代尔最后说:“许多参加会议时怒气冲冲的穆斯林教士释放了哈桑,他们带着哈桑的名片和方案离开,以便今后更深入的交流。”

这只是发生在不发达世界中的一件事而已。以下是一些令人惊喜的统计数据:在1900年的时候,全非洲只有900万基督徒,而到了2000年,有3.35亿。在拉丁美洲,1900年时只有约5万名新教徒,今天有6400万,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1960年以后产生的。

突破点(BreakPoint)的播客节目里,格伦(Glenn)告诉我:“事实就是,教会正处在有史以来发展最迅速的时刻。”我们正看到门徒造就运动遍布非洲、亚洲和拉丁美洲。

然而,在发达国家,情况却不同。也许情况大相径庭的一个原因就在于,在欧洲和北美,天国和福音已经太过流行了。我们更倾向于关注个人拯救或者社会公正。

不过,从耶稣的时代直到如今,无论福音在何处繁荣、如野火燎原般传播,信徒们都会沉浸入祷告中,献身于福音的“圆满”愿景。这愿景包括为天国预备灵魂,但还包括了宣扬天国的真理、价值观,并且包括社会结构、机构的重建恢复。

在整本《释放的国度》中,森夏恩为如此生活的基督徒提供了一些令人赞叹的历史榜样。比如,浸信会传道人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想要去印度拯救人的灵魂,但他也引入了图书馆、农业技术进步、医院和学校。这与我们今天看到哈桑这样的基督徒在非洲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太大不同。

格伦常常在我们的突破点网站(BreakPoint.org)上发布文章,他最近的一篇文章讲述了感染发达国家教会的另一项疾病:世俗主义。真是一针见血。当你访问突破点网站时,请点击突破点的播客节目,可收听格伦介绍自己的新作《释放的国度》。

要想全景认识神通过教会在全球做了些什么,可购买这本充满力量的《释放的国度》。

(翻译:尤里)

原文最初发表于:Breakpoint。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