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mmended

当前页面: 观点与评论 |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敢于“重振旗鼓”(第二部分)

应对失败并汲取教训:敢于“重振旗鼓”(第二部分)

1965年的时候,我让自己的家庭陷入窘境,抛弃了自己的呼召和职业,与我所盼望并正为之做预备的人生分道扬镳。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 | (图片:Scott Belin)

在本文第一部分里,我介绍了自己如何贸贸然中断自己的研究生教育,不顾属神家人和朋友的劝告,接受了一个在德国纽伦堡的教会的牧师职位,以及我如何几乎当卖自己拥有的一切让自己年轻的妻子和只有一岁的女儿在机舱里飞越十二月的北大西洋。

我梦想自己能在闻名遐迩的(对我而言,在那时至少能这么说)埃朗根大学(The University of Erlangen)当时声名卓著神学院拿到研究生学位。然而,四个月的时间都不到,纽伦堡教会就无法支持我们,因为总人数在教会成员中占九成的美国军方人员被派往越南及其他与那次战争相关的岗位上。

我必须找办法让我们三人回家。所获得的最便宜的办法是冰岛航空(Icelandic Airlines),这意味着要在雷克雅未克度过一个寒冷的夜晚,然后再在一家螺旋桨飞机上横跨大西洋。

飞机航行在黑暗大洋的上空,我看着熟睡的小女儿包裹在一位好心空乘借我们的毯子里,深感愤怒和绝望。信心已然变成了骄傲,然后是狂妄,然后是从灵魂中血崩而出的羞辱感。

我最恨的是自己。我的自负让我去追逐一个欧洲的学位。我没有像应该那样去做个好丈夫、好父亲,自己也没有仔细考量妻子和孩子的意味何在。我声称有神的允许并带领,这让许多人失望了。

那晚在飞机上,我发誓我已经结束自己从十五岁起就热切追求的事工。当我意识到自己对神的旨意,特别是对自己能否清楚地听到神的旨意感到困惑时,我从“纽伦堡审判”而来的问题就燃烧起来了。

我不知道,在未来的几个月、几年、几十年里,上帝会给我上最宝贵的一课。我对自己“纽伦堡审判”的回忆感到畏惧,但也为此感谢上帝。

如下是我学到的教训(在本系列第三、第四部分还有更多):

  • 自我诚实对你的治愈至关重要,但自我憎恨对你的精神和心理健康具有破坏性。

我开始把自怨自艾视为忏悔。我无情地在精神上和情感上鞭打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我只是给那些希望看到我再次积极和坚强的亲人带来更多的悲伤。我明白了,自我诚实是真正的恩典的一个重要方面。没有它,恩典还有什么意义呢?当我们坦然承认失败,但同时接受神的恢复性恩典,并原谅自己时,神的巨大恩典就显现出来了。这就使我们经历了从狂妄到羞辱到诚实到磨练,最后到达希望的整个修复过程。

  • 不要让灾难性的失败重新定义你的余生。

迈克尔·乔丹是最伟大的篮球球员之一——如果不是最伟大的话——他拒绝让失败来定义自己。乔丹说过:“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超过九千次投篮不进……输掉了近三百场比赛……有二十六次,我被派去投决胜球但没投中……在我的人生中,我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这就是我成功的原因。” [1]

  •  失败让你进入旷野一段时间,但你必须重整旗鼓。

首先,我必须重新参与到我相信关于神和他旨意的事业中去。

我一直在思考无神论,直到我意识到,要相信没有什么东西,就必须知道一切,以免那个东西可能存在于知识的空白中。由于“帕斯卡的赌注”,不可知论是行不通的。如果我作为上帝的信徒死了,但我错了,我永远不会知道;但如果我作为一个非信徒死了,但我错了,我将永远知道。因此,我会在某种广义的神论意义上继续在智力上继续相信上帝,但不是作为一个与我有关系的人。我也曾短暂地飘向了 “星球大战神学”。上帝更多是一种超然的“原力”,而不是一个有爱的人格化的神。

这立场也维持不了。对与神的关系互动的渴望更加强烈。

最后,我回到了如果我们要亲密地认识神就必须抵达的立场。我将我自己、我的错误和失败完全交托给他无限的恩典中。慢慢地,我开始体验当我们悔改,那么“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我也不记念你的罪恶”(诗篇103篇12节,以赛亚书43章25节)的现实。

随着这种对他存在感的增强,我意识到我必须重新接受我的呼召。我已经成为一名报社记者,并且很喜欢这个职业,最终成为白宫的助手。但我对教会事工的渴求却越来越强烈。

1973年的一天,也就是我们从德国回来7年后,在白宫成为总统助手3年后,神戏剧性地重新呼召我献身传福音。

此外,我必须重新接受研究生教育,所以我报考了神学院,获得了教牧事工和带领的硕士学位。

在对失败的处理中,我发现,重新参与是从过程到收益的关键一步。敢于迈出这一步,并一路走出来,希望实现。

[1] 引自https://www.bradaronson.com/famous-failures/

华莱士·亨利(Wallace Henley),高产作家,休斯顿第二浸信教会(Houston's Second Baptist Church)高级助理牧师,曾在白宫和国会工作。

最受欢迎

更多观点与评论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