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妮·厄尔克森·塔达与善受苦难

对世界观考验之一就是这世界观是否足以应对疾病、残疾以及文化的蔑视。

上个星期一,我朋友琼妮·厄尔克森·塔达(Joni Eareckson Tada)接受移除肿瘤节结的手术。这离她宣布从癌中痊愈不到三年。我很感谢主,手术过程很成功。

请为琼尼和她丈夫、她家人并她所进行事工“琼尼之友”(Joni and Friends)的延续而祷告。

在获悉新诊断之后,琼尼写信告诉我“善受苦难”意味着什么。我想:如果有一种与世俗、进步派所想象更不一样的生活,那除此之外就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了。主宰我们文化的信息就是苦难是不可救药、毫无价值而且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避免的——甚至以生命本身为代价。这就是例如医生协助自杀这类思维背后的线索,而这是琼尼坚决反对的。

琼妮·厄尔克森·塔达(Joni Eareckson Tada)与其夫 肯·塔达(Ken Tada)在华盛顿的美国国会大厦前留影,日期未知。

然而继续让我震撼,并让我确信的在于,琼尼是如何理解这事的——即便到了今天,即便在轮椅上度过50年,即便在第二次对抗癌症之时——她理解自己的苦难并不只关乎自己。这具有永恒的潜力。

琼尼知道(她亲口告诉我)她自己应对当前事情的方式会发出一个信息:残疾失能的人生不仅仅值得过,而且神在他家中为那些我们文化视为不便的人留下了一个特别的位置。琼尼理解,基督肢体的成员中那些不能像其他成员那样行走、看见或交流互动的人不仅仅是神之国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且还是我们其余这些人在自身受教诲、成圣过程中所需要的。

不幸的是,在教会中,我们有许多人未能理解这一点。最近《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报道中,社会学家安德鲁·怀特海(Andrew Whitehead)介绍了自己与家人如何挣扎于寻找一个教会为家。他们有两个自闭症的孩子,他告诉我那些教会会众的一些不体面言论和行为,他们视这两个男孩为打扰者而非同样拥有神之形象者。

怀特海说,他和妻子有很多年是在屏幕上观看礼拜与布道的,或者干脆放弃了,只待在家里。基督徒们告诉他,他的孩子们不该去教会,因为这孩子并不能真正从中“得到任何东西”。

可悲的是,他的经历并非独一无二。他提到了一份对超过400位有特殊需求孩子父母的调查,结果表明其中三分之一因为孩子不受欢迎而更改了信仰团体。在他自己的调查中,怀特海发现,有自闭症孩子从来不出席宗教仪式的可能性是没有这类状况孩子们的两倍。

教会领袖们,我明白这点。这很艰难。我那些孩子们有自闭症的朋友们——包括查克·寇尔森(Chuck Colson)的女儿艾米莉(Emily)——他们描述了自己日常的艰难与疲惫,我为他们的坚强和信仰而敬佩不已。对决定要优先考虑、爱并服务这类家庭教会而言,这需要很大的牺牲。

但太多情况下,我们无法接纳这些孩子们的理由并非因为太过困难。而是因为有了这些残疾的孩子们就会对舞台秀场和教会品牌有所妨碍。这个类型的基督教,并不聚焦于给我们正面的体验以及让我们感受良好,只是福音的萎缩、枯干版本。这种基督教将在真正的苦难面前分崩离析,也无法阻挡四肢瘫痪、晚期恶疾或者有严重残疾儿童的攻击。这样的教会当然不会操练其会众以抵挡任何愤怒文化、或者充满了愤怒同伴的社交排斥。这会让我们越来越贫乏、萎靡。

除非我们回归在基督里经历苦难的神学与实践,否则我们就永远无法抵挡那些会阻挡我们的折磨考验,无论个人和教会皆然。

本礼拜日,我看到一位有残疾的青年人在我教会里第一次担任助祭。他并没有做对一切事情,但我们都会更好地追随耶稣,因耶稣与我们同在。

(翻译:尤里)

原文最初发表于突破点事工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