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称陈恩藩新作《致教会的信》对美国教会批评过于严苛,倡议家庭教会模式

2017年6月22日,畅销书作家、“我们即教会”(We Are Church)启动者陈恩藩牧师向脸书员工发言。

在对陈恩藩(Francis Chan)新作《致教会的信》(Letters to the Church)一书的评论中,查理斯(Tim Challies)牧师认为这位前大教会领袖书中的许多看法极具说服力,但对于美国教会的现状却失之夸张。

查理斯牧师具有改革宗神学背景,目前担任加拿大多伦多市恩泽教会(Grace Fellowship Church)的牧师。他在周三发表的评论中说他对这本最近出版的《致教会的信》一书的内容有许多疑虑。

他在评论中说到:“我关切的是他时常夸大所陈述的事例。陈牧师始终维持极力陈述问题和解决方案的模式,却鲜有细致阐明的解释。书中充满对美国教会现存困境和家庭教会优越性的夸张描述。这些描述有的不够厚道,有的则是几近荒谬。”

基督邮报已经和陈牧师联系寻求他对查理斯牧师评论的回应,并将在取得回应后延续本篇报导。

查理斯牧师引述书中的一些段落来说明他为何不赞同该书的某些观点。这些内容似乎声称罪犯团伙的成员比起美国教会的会众更有家庭凝聚力;甚至呼吁所有美国教会的领袖都应该被“更新或更换”以适应合神心意领袖的新浪潮。

查理斯牧师宣称:“他这种忽视神恩典的观点让我担忧。陈牧师对美国教会大部分的批判都不是针对某一个特定的教会模式,而是广泛的指责所有教会。”

查理斯牧师继续说到:“读完这本书之后,很容易落入一个结论认为家庭教会是仅存的忠于神的教会,唯一的荣耀神的教会。这个结论是藉着书中一贯的负面描述推论而成的。”

陈牧师曾经担任加州基石教会的牧师一职,离开该巨型教会后,在过去这五年他投身于植堂事工。查理斯牧师认为陈牧师出版本书的时机可能“过早”了。

查理斯牧师写道:“每一个结婚已经五年的丈夫都自认够资格撰写一本关于婚姻的名著;每一个有五岁小孩的母亲都自认够资格撰写一本关于教养儿女的巨作,但在智慧和成熟的养成上,五年只是刚刚在起步阶段。”

“我一点也不排斥家庭教会,但我判断这种教会模式只是在启蒙阶段,目前大张旗鼓的推广还言之过早。它还需要多年的实践后才能发掘并修正其中必然存在的缺点。”

但同时查理斯牧师也对书中其他几个方面予以肯定。

“我很欣赏陈牧师能将他的视野超越美国的教会,刻意融入从全世界信徒学得的理念。从这些不同地域、不同情境下服事教会,甚至以不同角度解读同一本圣经的信徒身上,我们有太多可以学习和应该学习的地方。”

“我们应该有向所有弟兄姊妹谦卑学习的胸襟。认为西方文明注定要做引导的教师而不是向别人学习的学生是傲慢的心态。”

查理斯牧师也称赞陈牧师“正确的诊断出美国教会一些实际存在的问题,尤其是他自己曾经追随过的巨型教会模式。”

查理斯牧师继续说到:“我认同陈牧师所抱持的理念,我们关切的不应该只是教会这个机构而是每个信徒。但‘数以百万计的人被教导无需付出任何代价就可以成为基督徒,而人们也相信这是真理’的教会现状让陈牧师感到痛心。他对教会能让每个基督徒都忠心的得造就、彰显成熟的生命、宣扬福音,并且分植建立新教会的期待是正确的。”

查理斯牧师在书评结论中肯定他对陈牧师的敬意,但同时也表示此书“缺乏细致的解说和平衡的论点来使它更完善”。

在基督邮报的一篇特稿中,陈牧师在关于《致教会的信》一书的答问环节中,说他为“美国教会中消费者心态的消失这种可能性而激动”。

他说:“我梦想在我有生之年这事可以成就,我也愿意付出我余生的努力来促成这事的成就。我认为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开始问自己、在祷告中记念、在心里头思考这么一个问题:神想要他的教会如何?这问题能改变一切”。

就他目前人生阶段的服事与植堂事工,他认为自己已经开始用不同的方式显明对耶稣的爱。

“我人生这阶段最奇特的部分就在于,我与神的亲近直接将我与教会紧密联系起来。对我而言这很不寻常,因为多少年了,我都觉得自己只有在人群之外、孤身独处的祷告室内时才是与神亲近。”

最新资讯